2017年09月13日

陶短房 :美韩自贸协定——“败部复活”抑或“死缓”?

来源:南方都市报

文 | 全球化智库(CCG)特邀研究员陶短房



  如果说,“存活”23年之久、且自存在以来口碑良好的北美自贸协定(NAFTA)被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硬是拖入“重新谈判”,显得有些蛮横的话,那么《美韩自贸协定》(KORUS)的“再来一番”就显得相对不那么突兀:毕竟,这项协议并非第一次被美方反悔和“重启”。


  美国是今年7月12日正式由贸易代表雷德赫特(Robert Lighthizer)致信韩国贸易部长许崇焕要求在30天内讨论KORUS“可能的修正和修改”的,尽管韩方觉得“伤自尊”,颇发了些脾气,但最终谈判还是在美国人所期望的时间、地点展开,且不出意料地没谈出什么所以然来。


  正如一些分析家所指出的,相对于“还没成事”的跨太平洋自由贸易协定(TPP)和大多数美国人觉得“有赔有赚”的NAFTA,KORUS 恐怕是特朗普最不愿维持的一个自贸协定:2016年美韩双边贸易总额达1446亿美元,但美对韩出口下滑近3%,而韩对美出口增长23%,美对韩商品和服务贸易赤字约170亿美元(特朗普更一直坚持2016年美韩贸易逆差277亿美元的非正式数据)。具体到行业,美国对韩仅在金融、旅游等方面有一点顺差,在大多数行业都是逆差,汽车业更是“重灾区”,考虑到特朗普近来竭力“讨好”国内汽车产业、从业者的姿态,他对KORUS的态度可想而知。


  同时,正当人们纷纷断言,KORUS“注定被判死刑”之际,朝鲜于9月3日进行了其第六次核试验,两天后,雷德赫特在墨西哥城美加墨第二轮NAFTA重启谈判现场表示,美韩就KORUS举行的重新谈判“重点是谈判、而非(美方)退出”。


  这一最新“话风”让一直提心吊胆的韩国方面喜出望外,连呼“败部复活”(棒球术语,佩奇制规则下开局不利的球队最后成功晋级)。而行家们则忙于分析“这是为什么”。


  一种意见认为,朝鲜核试验无意中反倒帮了韩国一把,因为在现实威胁面前,美方不得不重新认识韩国这个前线盟友的价值,避免在如此微妙的时刻冒险刺激本就容易“情绪激动”的韩国人,而韩方也较以往任何时候更加意识到“拉住美国”对自身安全究竟有何等重要,后续谈判中势必会乐意展现更为柔软的身姿,而这正是美方所期待的,减少美韩贸易逆差,或特朗普所谓“更公正公平”。


  不仅如此,特朗普“退出KORUS”的威胁,在美国原本就曲高和寡。


  分别由共和党、民主党人控制的参院财政委员会和众院筹款委员会近日双双警告特朗普“不要放弃KORUS”,理由是“半岛局势新变化再次证明美韩间强大联盟的至关重要性,而退出KORUS势必将有损于这一联盟的巩固”;一个由商业、劳工和非营利组织组成的联合咨询小组则表示“通过退出自贸协定来激化贸易纠纷是不明智的”。


  美国商会日前发出呼吁,要求旗下所有会员公司高管联合发出呼吁,恳请特朗普和其他美国行政官员不要退出KORUS,目前美国大豆协会(ASA)、全美小麦种植者协会(N AWG )和美国小麦协会(USW)已表示响应,USW主席米勒(Mike Miller)和AS A总裁摩尔( Ron Moore)均公开表示,退出KORUS“会伤害所有人”,是“不负责任”的;更具讽刺意味的是,特朗普此前不断在KORUS问题上“制造麻烦”,很大程度上旨在讨好“受害最深”的美国汽车业,而据《华尔街日报》等美国媒体报道称,汽车业中呼吁“不要改变KORUS现状”的呼声也同样很强大。


  为什么会如此?


  著名智库彼得森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经济学家肖特(Jeffrey Schott)认为,特朗普所依据的、美韩2016年贸易逆差达277亿美元“是误导性数据”、“忽略了美国在服务领域的约100万美元盈余”,因此“美韩贸易逆差远不像特朗普所渲染的那样严重”。


  前述“不领情”的行业协会正是KORUS的最大受益者:如果不是有KORUS给美国大豆供应商带来的关税优势,美国大豆在韩国市场多半会如在其它重要市场那样,受到阿根廷、巴西和加拿大大豆的冲击;同样,没有了KORUS这条“便捷通道”,美国谷物供应商将不得不与加拿大、澳洲,甚至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同行为争夺韩国这个世界第三大小麦进口市场,打一场血腥的价格大战。


  汽车行业则更微妙:在KORUS达成前,美国汽车出口韩国,韩方收取的进口税税率高达8%,而韩国汽车出口美国,美方征收的进口税税率为2 .5%.如果K O R U S被废除,双方回到原先的起点,结果很可能戏剧性地变成对韩国、而非美国汽车出口更有利。


  问题在于,这些道理并非现在才有,而是一直摆在台面上。更进一步说,相较于KORUS,NAFTA的重启更乏支持者,其对美国及美国经济、就业的便利为更多人所公认,但特朗普依然想撕就撕。


  正如一些分析家所言,特朗普所期待的,是一种“美国单边占便宜就签,不占便宜就废、曾经占但如今不再占便宜就推倒重来,对方不肯就威胁退出”的单边有利游戏规则。按照这个标准衡量,不论成约23年、“群众基础”深厚的N A FT A,还是在行业协会间广受好评的KORUS,都是他所谓“坏条约”。


  迫于内外压力和不利的氛围,这位商人出身的总统也会选择顾左右而言其他,但这未必意味着他已改变了主意:加拿大和墨西哥对手在NAFTA问题上已充分领教了他的翻云覆雨和出尔反尔,在KORUS问题上怕也不外如此。


  由此可见,特朗普暂且不再提“退出”,对KORUS究竟算“败部复活”还是“死缓”,还得走着瞧。



文章选自《南方都市报》,2017年9月12日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