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对话】| 华商“中国梦”

发布时间:2018-9-18 10:44:00 来源:CCTV





回顾改革开放40年过程,有大批海外侨商曾突破万难,带着资金、人才、技术融入祖国改革开放大业,在投资中国经济、推动中国产业走向海外等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成为改革开放建设中的一支特殊力量。

 

在2018国际投资论坛的分论坛——“华商中国梦”论坛现场,多位顶级华商同台回望改革开放40年华商投资历程,展望未来投资方向。改革开放四十年,作为中国经济发展的参与者、见证者和受益者,华商群体身处其中到底发挥了怎样独一无二的作用?





一带一路上的华商华商要做红娘 又当新娘?





市场很无情,面对挑战,选择创新!



改革开放40年间,中国吸引越来越多的外来投资,不仅仅是来自于华商的投资,还包括外资的投资,甚至本土的民营企业的崛起,它们的投资可能也会挤占华商原本打下的一片天地,面对这样的压力,他们怎么办?

 

世贸集团董事局主席许荣茂回忆了当时情况WTO的时候就预计会有大量外资的涌入,确实是竞争是很严峻的,所以得不断的调整战略,包括投资的方向、投资的产业,一成不变,在这个激烈市场竞争中就很难取胜,要不断创新。“改革开放之初很多五星级酒店都是日本人掌握的,他们财力雄厚,但是现在我们和他竞争中,我们也没有觉得吃亏。因为我们可以用外面的一些资源。我们的优势就是我们建造酒店,但是酒店的管理我们可以去通过聘请海外的世界著名的酒店管理公司来管理。所以我们去借力打力,利用我们的优势加我们利用外面的优势,共同来在这个市场竞争中保持优势。其实市场竞争是非常激烈的,酒店里面用的所有的产品,每年都在比性价比。一年采购的商品可能也有大几百亿,所有的产品我们都有一个产品库,叫各个厂商把他的产品拿到我们产品库来比对,谁的价钱好谁的质量好我们就用谁,所以市场是很无情的,很激烈的。”





华商在中国有独特优势!



香港大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成秀认为,华商在中国这个土地上有它独特优势。“因为我们有爱国情怀并且了解国情。我们能跟我们员工打在一起。当时有外国企业做镁铝的进来,当时进来时候的投资很大,一下就把渤海铝、上海美铝、云南(新)美铝买过来了,他们当时准备把这个厂办成世界上(生产规模)最大的一个工厂。我当时在建厂的时候也担心,所以去了渤海铝参观。参观的时候就问他们,我说你们开会早上开会怎么开的。他说我们八点钟的时候是老外的管理层在一边开会,我们中方在另一边开会。开了半个小时以后我们再一起开早会。我一看完以后就笑了。我说完了,这样的模式说明他美国人只认为说要拿市场,他并不达到民心。所以当时我回来以后就加速了在厦门海沧的投资。这是华商应有的底气。当然也得到政府的大力支持。今天美铝退出去了。当然也感到很大压力来自民营企业,民营企业可能现在有一些当时属于是地方上的扶持,所以他们做的实业并不是真的做实业,而是做实业为借口拿到资金去做房地产的其他东西。所以这样的企业就对像我们这样的企业产生很大的冲击。所以我相信中国政府现在供给式的改革,我认为是对的,我希望中央政府能够坚持下去,这样国家的民族工业才能发展,才能做大做强。”





华商如何既做红娘又当新娘?



有人说,华商有一种使命感就是既做红娘又做新娘,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使命?


全球化智库(CCG)理事长王辉耀理解的是,把华商比作红娘,就是在过去改革开放40年的过程中,他们带进来了资本、技术,包括新的管理的模式,但未来40年还得走出去,还得把中国企业介绍出去,还得再次充当先锋队、催化剂、变革的力量。所以华商这个红娘在中国改革开放和国际交融的过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未来走出去,怎么再立新功、再发挥新作用、再焕发青春、再推动新一代走向世界,这可能就是新娘要起到的作用。





一带一路的民心相通就是…



厦门大学特聘教授 中国东南亚学会会长庄国土也解释了这个问题,其实既做红娘又当新娘,红娘其实听起来好像比较文雅一点,就是媒婆,怎么做媒婆呢,就是把中国的东西引出去,把外边东西引进来,这就是红娘。“新娘,出去了,就像嫁出去的人,要把娘家好的东西想好向婆家怎么推荐宣传,把它带出去,这样起到了沟通双方的作用,那么两头来拉线,然后让中国跟当地国联系起来,这就是现在说的一带一路所谓的民心相通。”







改革开放如果没有华商的参与,是不会成功的?


华商在中国投资开头难?


对于改革开放初期回国发展的外商,很多人都很不懂,明明当时中国经济的发展不是很乐观,他们为什么敢回来?他们没有担心?

  

对这个质疑,世茂集团董事局主席许荣茂回答说,担心倒没有,因为主要是看到了市场。看到改革开放正在不断完善,所以就觉得这里将有巨大的市场,在这里发展将是一个很好的地方,但是知道困难会重重。许荣茂现场讲述了一段当时遇到困难的故事,其实困难很多。“因为当时申办的是外资企业。所有外资企业的审批是要外贸部审批的。要先到市里面批再到省里面批,再到北京去外贸部批。整个流程一两年算快的,往往更长,困难重重。比如当时进口了一台很重要的机器,送到甘肃那里去了,同事们不会用搞坏了,那麻烦就大了。当时就写信给日本,问了很多人都没用,厂家说广州有一个店可能能帮你修,所以派人把机器送到广州,广州坏了一个零件,再从日本寄过来,这来回折腾了半年多。所以这个生产流程的工艺就变成要手工了,这么小的一件事,在当时都是天大的困难,当时说起困难很多很多数不清。”




许荣茂也认为,这些困难并没有让他有回香港再发展的想法,因为福建人好像都是爱拼才会赢的,不会把困难放在前面。这这可能也是永不言退的华商精神。

 

香港大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成秀告诉我们,40年前跟现在是大不一样了。改革开放,国家也是摸着石头过河。华侨其实也是一步一步慢慢进来的。开始的时候,很多华侨是带着一种对家乡的爱。很纯朴的,就是国家开放了,怎么帮助祖国的建设,回家投资。而且当时的形式多数是这些来料加工,补偿贸易。形式上合作生产,逐步到承包生产,逐步才走到合资企业。到合资企业的时候,国家还有很多法规政策其实都不健全,所以也就出现了很多纠纷,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曾想放弃,水土不服有事找侨办



完美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古润金告诉我们,他当时是水土不服的问题,因为中国和马来西亚的两国的国情不一样。马来西亚是英国殖民地,要办企业,只需要找会计师所,或者是律师所,一条龙把你服务到底。“在中国,讲实在的我们也不认识人,认识的都是侨办的朋友。那个时候我什么事都找侨办。因为当时我们把外国的产品要引进中国来,自己引不到的。要通过中山市食品什么有限公司,那个是国营单位来的,要通过他们才能够。而且一定要有验资。你这边要中国银行汇回中国银行那个钱验资。然后租办公楼不是两个月三个月,一交要交一年的租金。那个时候很吃力的。而且要拿到那张执照,要很多部门盖章的,盖盖盖,真的很烦很烦。”

 

那个时候古润金想过放弃,“我是想过不干了,真的,太麻烦了。可是回去之后又想想中国人口又这么大这么多,而且父辈们也告诉我们说有机会,真的要去中国,有个情结在这边,都是炎黄子孙,后来鼓起勇气再找些朋友再入股,把资金因为钱不够嘛,找了几个股东再继续努力。”





改革开放如果没有华商的参与,是不会成功的



为什么要强调华商,改革开放的第一批华商回国发展对中国来说有什么样的意义?

 

全球化智库理事长王辉耀认为,当代中国改革开放如果没有华商的参与,将是不会成功的。“因为中国在海外有六七千万的华人华侨,上千万的华商,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有这么大华商群体在海外。说华商的这种能量、华商的资金库、华商的人才库和华商的关系网,和华商在全世界的这种人脉,我觉得给中国带来了巨大的发展。更重要的是他们带进来的国际上先进的管理经验,包括带进来的跨国公司,带进来的更多种的风险投资模式,带进来了创新创业的精神。在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知道过去是计划经济,可能已经失去了中华民族这种创业这种闯的精神,是华商让我们又激活了创新创业和这种勤劳勇敢的基因,让我们在这个改革开放大潮中不断地在释放新的活力和释放新的能量。华商在改革开放初期遇到了很多困难和挫折,反应的恰恰是中国的当时的困难或者当时的不发达,这也造就了新一代华商在中国的机遇,他们是跟中国的改革开放是紧紧地连在一起,没有华商这一代的发展,中国可能还要更长的时间。”






文章选自央视财经、CCTV对话,2018年9月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