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30日

薛澜:高铁、家电等领域科技创新中国已领先于美国

作者:薛 澜



专家简介

薛澜,全球化智库(CCG)学术委员会专家,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院长。





  如果我们对中国的创新能够有清醒的认识,那么中国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国到底应该做什么?首先的话就是中国的科学研究,需要进一步的去补短板。那么这个的话实际上是一个这个麦肯锡对中美科技创新实力的一个做了一个分析对比。那么这个里面的话大家可以看一下,红线是中国的这个是有各个领域,它这个把它分成几个象限,有以科学为基础的一些产业,有这个以工程为技术的一些产业,还有的话是以中效率驱动的一些产业,还有的话是以这个就是以这种客户为对象的一些产业,所以它分成这几大项线。那么这个红线的话这个红的这个是是中国,那这个蓝的话是美国。


  那大家可以看到是吧?我们在有些领域,你像比如说我们在这个高铁,这个上面这个这个若亏本,那这个的话我们是确实是全世界领先的。另外我们的solo帕诺斯就是在这个太阳能这个中国也是领先的。另外我们在这个host喷丝就是我们家电,这也都是中国领先的,所以我们确实的话在若干领域我们都是领先的。


  另外我们在一些传统的一些产业里面,像这个建筑材料建筑机械等等,我们也是领先的,所以我们确实有很多领域我们已经确实领先于美国。但是另外我们也不要忘记,就是我们在过去这些发展过程,我们仍然是有很多的,短板那大家可以看到以科学为基础的一些这些产业里面,就在左上角那那个那些领域,不管是制药,不管是半导体设计,还是生物医药,还是特殊的化工材料等等,在这些领域的话,我们的差距是巨大的。


  所以从这一点来讲,中国需要去进一步的去去投入到科技去补,我们短板尤其在一些基础研究领域里面,我们需要去进一步去补。短板我们原来可以说我们原来很多科技发展,,我们都基本上是由市场由市场来决定,由科学家来决定。但对于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很多技术,那它背后的选择涉及到伦理问题,涉及到价值观念的问题。


  那所以在这种情况有甚至有些技术有巨大的风险。所以在这些技术的选择过程中,那么也许可能我们社会各个方面我们不能袖手旁观。所以这个时候的话,我们讲在我们这个科技政策研究领域有一种叫社会预见的一种方式,那么也是目前很多各国政府都采用的那就是来去探讨这些技术它的未来的发展有可能哪些可能的选择,那么这些选择背后它的社会影响是什么?


  然后那通过各种机制来邀请社会的各界,包括公众,包括这种科学家,社会包括社会科学家来共同来参与这些选择。所以的话呢社会意见,可能是我们首先就需要去考虑的。而且在这个基础上去构建一种多方参与的决策机制,是我们必须考虑的。



文章选自腾讯视频、百家号,2018年9月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