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25日

薛澜:城市如何定位需重新考虑

作者:薛 澜



专家简介

薛澜,全球化智库(CCG)学术委员会专家,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


  当廉价的劳动力和政府的投资已不能推动经济增长,当现有的土地财政模式难以持续、地方政府不能再单纯地依赖土地财政获得财政收入,当代工生产已无法为企业赚取高额的利润时,我们应该怎么办?“唯有创新!”这是薛澜面对凤凰网财经提问时给出的答案。此前不久,他刚刚就任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院长一职。




  “创新”一词近年来的曝光率前所未有的高。十九大报告中,“创新”一词出现50余次,今年3月召开的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的《政府工作报告》又50多次提到科技、强调创新。不管是政府官员还是专家学者,抑或是企业领袖,总会提及这个词,以至于很多人听到它时已感到麻木。为什么创新如此重要?到底什么算创新?怎么去创新?


  中国的劳动生产率还非常低


  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院长薛澜在接受凤凰网财经专访时表示,中国已经到了需要寻找新的经济增长方式的阶段。“这几年,我们的劳动力成本,包括各方面成本上升太快了,投入成本提高了,但产出的价值并未随之提高,那这样肯定是划不来的。面对成本上升,只有提高产出本身的价值才能保持竞争力。从这点看,中国的劳动生产率还是非常低,在全世界排在八九十名的位置。这就是很明显的问题了”。


  “所以我们需要去创新”。薛澜认为所谓创新,无非是怎么能够把各种知识等转化为价值。当然,这种知识一定是独特的。


  中国城市发展的目标定位需要重新考虑


  在研究中国城镇化的过程中,薛澜认为中国城市发展存在有两大问题。


  第一,中国城市发展的目标定位需要重新考虑。“绝大部分城市都有一个特点,就是都想要很多定位,既想成为金融中心,又想成为产业中心、物流中心等等。如果这些城市想要成为这些中心,一定需要去吸引更多的投资,这就会产生各种各样的问题。从实际来看,很多地方这种想法是不现实的。“一个国家能有多少金融中心、物流中心和创新中心?很多中国的城市就没有真正去深入分析过城市自身的特点,到底怎么样能够更好的去确定发展目标。”


  “一个城市如何定位,不是某位领导说了算,到底是要重点发展制造业还是服务业,要实际考虑老百姓的需要,通过各种方式让大家形成共识,然后再通过创新驱动,通过科技、商业模式或去创造好的品牌,最终挖掘成一个城市的精神实体,或者它的主营化特质。”


  第二,很多城市的发展规划太随意。“新来一个领导就有一个新的想法,比如说弄一个什么新区,大家要新拓展的一些地方。下一个领导又新开辟一块地,这样的话很多城市规划都是半半拉拉的。”


  目前,中国一些特大城市出现了严重的大城市病。在薛澜看来,首先各个城市最需要去做的是更加明确自己的定位,另外,在城市的规模,包括交通设置方面要增加规划的科学性。“现在大家都在讲智慧城市,包括人工智能等等。可以通过综合利用这些技术来缓解城市交通拥堵等问题”。


  未来中国到底应该以大的中心城市为主,还是以中小城镇为主,这个问题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存在有争议。薛澜认为中国作为人口大国,两类城市都需要。与中小城镇相比,特大城市在聚焦知识、能源这方面能发挥很大的作用,应去鼓励多样化的城市管理模式。


  很多领域都能创新 不一定都是科技类别


  薛澜对凤凰网财经表示,很多人说起创新首先会想到科技创新。科技领域的创新固然重要,但是其他领域也存在创新,如商业模式和品牌创新。如阿里、腾讯的商业模式。他是一个整体,新的模式、新的生产方式、新的吸引客户的方式,这些都是创新。


  很多包如果从它的物理功能来讲没有任何差别,但是一个奢侈品包和一个普通包的价格有天壤之别,差别在哪儿呢?其实就是品牌价值。“我觉得过去这些年,我们这方面没有太在意。所以你看我们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我们能数得出来的全世界大家一提耳熟能详的产品或者是品牌有多少?所以我们需要靠创新去驱动,而且需要持续很多年。”



文章选自凤凰财经,2018年9月19日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