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14日

黄亚生:弹劾特朗普三部曲之三: “中期选举”——对于特朗普表现的全民公投

作者:黄亚生




黄亚生全球化智库(CCG)学术委员会专家,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副院长、政治经济和国际管理教授。


编者按

9月5日,一名特朗普政府的高级官员在《纽约时报》匿名发文,直指特朗普作为总统缺乏道德和不称职。《纽约时报》称作者是特朗普政府里“从内部不懈努力,以阻止他的部分议程和最糟糕的决定”的许多高级官员之一。而就在一天前,9月4日,因披露“水门事件”而名声大噪的记者鲍勃·伍德沃德(Bob Woodward)透露其将在9月11日出版一本名叫《恐惧:特朗普在白宫》(Fear: Trump in the White House)的新书。在书中,伍德沃德印证了《纽约时报》所言,白宫内部确实有许多高级官员在努力阻止特朗普肆意妄为。伍德沃德书中呈现的图景是一个“行政权力陷于精神崩溃”的政府。

 

不仅如此,伍德沃德还在书中披露了关于“通俄门”调查的内幕消息。特朗普的私人律师约翰·多德(John Dowd)在1月底与总统做了一场针对“通俄门”调查的演习,模拟了特朗普与穆勒会谈时可能面临的压力。总统一再结结巴巴、自相矛盾、满口谎言,最后愤怒地爆发。

 

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黄亚生表示,围绕特朗普的种种丑闻和司法调查正在影响美国政治。对特朗普“犯罪王国”的进一步调查还会加深对中期选举的影响,以及弹劾的概率,目前,这个可能性还在不断变大。


全文共2885字,阅读时长约6分钟。


我在《黄亚生:弹劾特朗普三部曲之二:特朗普的“犯罪王国”》谈到司法和政治程序不是两个互相完全独立的东西,它们之间的关系主要是司法会影响政治,而不是政治会影响司法。

 

有证据表明一系列的司法事件已经在影响美国政治。对特朗普“犯罪王国”的进一步调查还会加深对中期选举的影响,以及弹劾的概率,目前,这个可能性还在不断变大。


总统支持率——中期选举的风向标

《华盛顿邮报》和ABC新闻在8月26日到8月29日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特朗普的民意支持率再创新低,为36%。而他的反对率则是再创新高,达到60%。调查同时显示,有63%的受访者支持穆勒对于特朗普和其身边亲信的调查。而更是有53%的受访者相信特朗普尝试干预穆勒调查,涉嫌“妨碍司法公正”。



根据民意调查,特朗普的支持率再创新低

图片来源:《华盛顿邮报》



根据民意调查,过半受访者支持穆勒对特朗普和其身边亲信的调查

图片来源:《华盛顿邮报》


《华盛顿邮报》表示,事实证明,与国家经济状况相比,总统的支持率是中期选举更可靠的预测指标。大多数关注11月份美国国会中期选举的两党策略顾问都同意这一点。根据历史数据经验,如果总统支持率低于50%,尤其是低于45%,就会给入主白宫的政党在中期选举带来麻烦,即便当时社会经济状况景气。而特朗普目前的民意支持率是36%。


众议院——共和党的焦虑

除了总统的支持率,对于中期众议院选举结果的直接预测也对特朗普和共和党十分不利。在今年的中期选举中,所有435个众议院席位都会进行选举。根据库克政治报告的预测,民主党有182个席位稳操胜券,而共和党则是有150个。另外,还有10个席位民主党可以大概率可以获得,而共和党则是有52个。剩下的41个席位两党势均力敌。



在11月份的中期选举中,所有众议院席位都会进行改选

图片来源:BBC


8月21日,《纽约时报》报道众议院共和党议员邓肯·亨特(Duncan Hunter)因为滥用选举资金被司法部起诉。在8月初,另一名众议院共和党议员克里斯·柯林斯(Chris Collins)因涉嫌内幕交易被起诉。这两人是最早支持特朗普竞选总统的两名国会议员。更值得注意的是,这两人本是今年中期选举铁定连任的议员。根据数据预测,邓肯·亨特本有接近90%的可能性胜选。现在两人的被起诉,会进一步冲击共和党中期选举的局势。

 

目前,根据库克政治报告的统计,有41个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席位需要共和党党内重新推选候选人。这是自1930年以来共和党需要党内重新推选候选人席位数量最多的一次,而这个数量还可能增长。其中23个席位是因为退休问题,现任议员选择不继续寻求连任。还有一些席位是因为上一段提到的原因,即现任议员因为丑闻而被迫辞职。这一点很重要,由于新推选的候选人往往不如现任更容易赢得选民的认同,因此在中期选举将会对共和党有不利的影响。

 

8月26日,美国记者乔纳森·斯万(Jonathan Swan)曝光了国会共和党高层内部流传的一份清单。这份清单详细罗列了特朗普政府的18项丑闻。这些事项都是共和党拒绝调查的事项。共和党内部预计一旦民主党在中期选举重新控制国会,民主党国会很有可能开启对在这份清单上所列事项的调查。这份清单包括了很多一个正常运行的国会应该关心和问责的事项,包括“大选安全和针对选举的黑客攻击”、“白宫安全许可事件” (特朗普曾威胁取消布什和奥巴马政府国家安全顾问进出白宫的安全许可,只因他们对特朗普的政策提出过批评)和“波多黎各飓风的应急处置对策”(国会曾对政府对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的应急处置举行过两党听证会,但没有就2017年造成数百名公民丧生的波多黎各飓风的应急处置举行过任何听证会)。



乔纳森·斯万披露的清单在美国引起轩然大波

图片来源:National Review


不过,清单上占比在最多的事项是围绕腐败犯罪,包括“总统特朗普的纳税申报表”、“特朗普的家族企业——他们是否遵守了宪法的薪酬条款”和“特朗普与俄罗斯的交易”等。特朗普一直控制着一个私人商业帝国,拒绝向公众披露其细节,他的私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交织在一起。现在控制国会的共和党人拒绝采取任何行动来调查特朗普潜在的腐败和敲诈行为, 比如强制披露特朗普的纳税申报单。



美国记者乔纳森·斯万曝光的清单

图片来源:亚生看G2


在公开场合,国会中的共和党人对中期选举表现得很乐观。但私下里,他们正忙于做最坏的打算。这份文件列出了一旦民主党掌控国会,对于特朗普政府的潜在危害。共和党非但没有将这份清单视作一种耻辱,反而将这份清单的曝光视作对共和党选民的激励。对于共和党最忠实的支持者来说,特朗普远比国会里的共和党议员更有号召力。共和党希望将这份清单作为吸引共和党选民投票的动力。因为一旦共和党中期失利,民主党就会开启清单里针对特朗普的调查。

 

如果想顺利弹劾特朗普,那么民主党必须控制众议院,并且在参议院达到2/3多数。然而,民主党只需要赢得众议院,就可以控制一些重要的国会委员会,这将允许他们对特朗普的一些问题展开监督调查,包括总统的商业交易行为和对他的性侵犯指控。而目前来看,民主党重新掌控众议院的可能性是很大的。根据美国著名政治分析网站538在9月10日更新的分析,民主党有78.4%的几率在11月重掌众议院。

 

参议院——民主党的关键

相对于众议院来讲,民主党想要重新掌控参议院的难度要大不少。在100个参议院席位中,有35个席位会进行改选。从目前的局势来看,民主党需要在8个势均力敌的席位中赢得7个才能重掌参议院。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35个改选的席位中,民主党有多达26个席位面临改选。其中有5个席位属于势均力敌、胜负难料,民主党需要保住这5个席位,不能有任何闪失。也就是说,在参议院的竞选中,民主党要侧重两点,除了要从共和党手中赢得席位,还要做好防守。这两重挑战让重掌参议院这个任务看起来比较困难。



在11月份的中期选举中,参议院有35个席位会进行改选

图片来源:BBC


投票率——中期选举的胜负手

虽然参议院竞争难度大,但赢得参议院对于民主党也并非不可能。无论是众议院还是参议院的竞选,中期选举的关键都在于选民的积极性和投票率。中期选举不像总统选举那样令人兴奋,这意味着投票率更低。大约60%的美国人会对总统大选投票,而只有40%的人参加中期选举。根据美国选举项目(United States election Project)的数据,2014年中期选举的投票率只有35.9%,是二战以来的最低水平。

 

根据BBC的分析,在以往的中期选举中,低投票率往往有利于共和党,因为那些参加中期选举的选民比参加总统选举的选民年龄更大、肤色更白。而上了年纪的美国白人很多是共和党的稳定票仓。



在过往的选举中,年轻人的投票率相对较低

图片来源:BBC


民主党希望,年轻人、女性和少数族裔选民对特朗普的反感,可以激励他们在这一次更多地关注中期选举。更重要的是,对于特朗普及其身边人的调查,可以进一步刺激民主党选民参加投票。

 

今年3月,在德克萨斯州举行的民主党初选中,有100万人投了票——几乎是四年前的两倍——但仍低于150万共和党人的选票。虽然这意味着德州可能无法成为民主党州,但其他州类似的投票率的提高可能会让它们变蓝。


结语

我在《黄亚生:弹劾特朗普三部曲之一:美国的“金光大道”》中谈到,想要启动弹劾特朗普的程序,除了要继续收集重要的法律依据,还有就是民主党要在今年中期选举时至少夺回众议院。

 

特朗普的一系列丑闻和法律问题可能会导致一个结果: 民主党投票率提高。中期选举更像是对于总统两年表现的全民公投。中期选举主要是投票率,谁出来投票谁就赢,而人们都是喜欢支持胜利方的。政治有点像创业,你乐观一点说不定就成功了。

 

想要弹劾特朗普,获得众议院的控制是一个必要的条件,但不是一个充分的条件。 但我们先争取满足这项必要条件,然后再去操心充分的条件。  



文章选自亚生看G2,2018年9月10日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