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30日

黄亚生:弹劾特朗普三部曲之一:美国的“金光大道”

作者:黄亚生





黄亚生全球化智库(CCG)学术委员会专家,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副院长、政治经济和国际管理教授。



编者按

8月21日,特朗普经历了被美媒称为“可能是总统任期中最糟糕的一天”。他两位重要亲信——前私人律师科恩和前竞选主席马纳福特,在1个小时之内双双因金融犯罪被定罪了。两人的定罪很有可能为进行了一年多的特朗普‘通俄门’调查迎来突破。

 

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黄亚生指出,“美国民主在2016年犯了一个历史性的错误——选择了特朗普做总统。而民主有责任和义务做自我纠正。为了美国的未来,为了民主的未来,唯一的‘金光大道’就是弹劾特朗普。”


此文为黄亚生教授“弹劾特朗普三部曲”的第一篇。三部曲的后两篇会在近期陆续发出,敬请关注!

 


全文共3827字,阅读时长约8分钟。


上世纪70年代过来的中国人都会记得那个年代有一部很有名的小说,叫《金光大道》,这部小说后来还被改编成了电影。小说主要展现了中国农村社会主义改造运动。作家浩然从农村创办互助组写起,一直写到成立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展现了中国农村通过变革,走上了“金光大道”。



小说《金光大道》曾在上世纪70年代风靡一时

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当下,美国和自身民主制度的“金光大道”就是让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下台。我们已经开始走近,甚至已经走进了这个“金光大道”了。走上这个“金光大道”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就是8月21日。在这一天,特朗普的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和特朗普的前竞选主席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分别被定罪。科恩在纽约达成认罪协议,对八项罪名认罪,包括逃税、欺诈和违反竞选条例。而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关于违反竞选条例的指控,这条指控直指特朗普。科恩表示其“在一名总统候选人(特朗普)的指使和协助下”给两名女性封了口费,让她们在2016大选期间保持沉默,“我参与了这些活动,目的就是影响大选。” 马纳福特也在弗吉尼亚被裁定八项罪名成立,包括税务与银行欺诈、以及未主动公开外国银行账户等。


作为特朗普曾经的两名重要亲信,科恩和马纳福特的定罪会对特朗普产生重要影响。如今,特朗普面临一个双重法律危机。首先,科恩的认罪以及对特朗普的指认会使得特朗普直接成为科恩的犯罪同谋。给两人支付封口费构成了政治捐款,而不披露政治捐款是犯罪行为,违反了《美国联邦竞选财务法》。更为重要的是,科恩和马纳福特在面对刑罚压力下,很有可能选择配合特别检察官罗伯特·S·穆勒三世(Robert S. Mueller III)的“通俄门”调查。科恩的辩护律师兰尼·达维斯(Lanny Davis)在接受MSNBC和CNN电视台采访时,明确表示科恩拥有会让特别检察官穆勒“感兴趣的证据”,暗示科恩可能会为了减刑而配合特别检察官穆勒的调查,为穆勒的调查带来实质性的证据和突破。



特朗普曾经的两名亲信迈克尔·科恩(图左)和保罗·马纳福特(图右)在8月21日分别接受了庭审

图片来源:CNN


让美国总统下台不需要我们“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我们可以去通过法律和政治程序,来弹劾特朗普。对于美国总统这个特殊身份,想要只通过法律程序起诉他是很困难的。因此,想让他下台,需要在有法律依据的基础上走政治程序。弹劾特朗普需要两个步骤。一是需要法律依据,二是启动弹劾这个政治程序。在我看来,目前有两个潜在的弹劾特朗普的法律依据,就是上一段中提到的特朗普面临的双重法律危机。当然,让特朗普下台最重要的是第二歩的政治程序——弹劾,但是即使是政治程序也是要有强大的法律依托的。


法律依据一

迈克尔·科恩和《美国联邦竞选财务法》

科恩周二在纽约联邦法院承认了8项刑事指控,其中包括两项直接涉及特朗普的《美国联邦竞选财务法》违法行为。科恩表示,在2016年大选之前,他对两名女性付了封口费,以隐瞒她们与特朗普有婚外情的事实。两笔封口费,一笔13万美元,给了美国艳星斯通米·丹尼尔斯(Stormy Daniels),另一笔是15万美元,用于遮掩涉及Xx的绯闻女模特卡伦·麦克道格尔(Karen McDougal)。科恩告诉联邦法官,他这样做是试图影响选举结果。虽然科恩在法庭没有直接说特朗普的名字,但他明确表示自己是受到“时任总统候选人”的指使,相当于直接说出了幕后主使特朗普的名字。检察机关针对科恩违反《美国联邦竞选财务法》的指控主要有两点,一是他要去一家公司对特朗普的竞选活动进行了非法捐款,二是他本人对特朗普的竞选活动做出了超额捐款。

 

法庭文件显示,科恩安排公司AMI以15万美元买下模特麦克道格尔的故事版权,并将相关故事压了下去。这是第一个违法行为。检察官表示,这笔款项是对特朗普总统竞选活动的实物捐助,违反了禁止企业向竞选活动捐款的禁令。

 

科恩的第二次违法发生在大选前几天,科恩向丹尼尔斯支付了13万美元的封口费。科恩承认支付了这笔钱,这样她就可以“封口”,不会损害特朗普的竞选。检察官表示,这13万美元是科恩对特朗普竞选活动的超额捐款。根据联邦法律,在每个选举周期(包括初选和大选),个人竞选捐款限制在每人最多5400美元(而且还要以夫妻的名义,单人名义的上限是2700美元),并且需要披露。即使特朗普在事后进行了偿还,这笔资金也需要上报。

 

8月22日,特朗普坚称,由于支付给这些女性的钱不是由他的竞选委员会支付的,他们没有违法。他在《福克斯与朋友》(Fox & Friends)节目中说:“他们不是从竞选活动中支出的,这很重要。”他还说:“这甚至算不上违规。”

 

问题是犯不犯法不是由特朗普决定的。 根据《美国联邦竞选财务法》,捐款是“任何可以影响联邦选举的有价值的捐赠、贷款或提前支付。”关键的问题是目的:这笔钱只要是为了影响选举,这就是选举捐款。这就是为什么科恩的认罪书这么重要。科恩供出特朗普命令他付封口费的目的就是影响大选,这就是犯法。

 

科恩的律师达维斯在庭审后发表声明,表示“今天他(科恩)宣誓作证,特朗普曾指示他通过向两名女性支付款项,主要目的是为了影响一场选举,他因此犯下了罪行,如果这些款项对科恩来说是犯罪,那为什么对于特朗普来说就不是罪行呢?”



迈克尔·科恩的律师兰尼·达维斯表示,“如果这些款项对科恩来说是犯罪,那为什么对于特朗普来说就不是罪行呢?”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法律依据二

穆勒的“通俄门”调查

自从去年五月成为特别检察官以来,穆勒关于“通俄门”的调查主要涉及两个方面: 一是俄罗斯干预2016美国大选,特朗普团队是否有协调的行为,也就是所谓的“通俄门”。 二是特朗普在“通俄门”调查期间是否有阻碍司法过程和程序的行为。“通俄”或是妨碍司法,这两个罪名有一项成立就有可能构成所谓的“严重犯罪和不检行为”(High Crime And Misdemeanor),为弹劾程序启动提供了充足理由。



特别检察官穆勒

图片来源:Axios


对于妨碍司法公正的罪名,目前已经有很多指向特朗普的证据。前联邦调查局(FBI)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B.Comey)在被解职后曾公开表示,特朗普总统曾向其施压,要求停止调查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 T. Flynn),此举有可能已经构成了妨碍司法。而在科米被解雇后,特朗普在接受美国NBC电视台莱斯特·霍尔特(Lester Holt)的采访时表示,他在解雇科米时,脑子里一直想着“俄罗斯的事情”。这可以看作是特朗普无意识承认解雇科米的目的是要阻碍科米开启的“通俄门”的调查。

 

美国的司法需要证明你是否有“邪恶的意图” (“corrupt Intent”)。科恩和马纳福特被定罪的重要性就在于他们有可能可以提供特朗普邪恶意图的佐证。 科恩是特朗普的私人律师,和特朗普有超过十年的交情。而马纳福特曾是特朗普的竞选主席。两人是内部人中的内部人,应该手握众多有关特朗普的关键信息和证据。而在前文我已经提到,科恩的辩护律师达维斯明确表示科恩拥有会让特别检察官穆勒“感兴趣的证据”,而马纳福特更是直接参与了2016年小特朗普和俄罗斯方面在特朗普大厦的秘密协调会面,知晓会面的内幕。


的确,如同特朗普律师所言,科恩和马纳福特的定罪和“通俄门”是没直接关系的。但是特别检察官穆勒可以用判刑的量度向两人施加压力,促使两人选择与穆勒在“通俄门“调查上和他合作,向检方提供特朗普竞选运作的内部信息。对于科恩来说,即使他选择了认罪,仍有可能面临5年以上的监禁刑罚。 而对于马纳福特来说,他最多可能被判囚80年,另外,他下个月还要就被控洗黑钱、作虚假声明等控罪,在华盛顿特区法庭应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在美国也是管用的。


弹劾的政治程序

我们经常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话是这样,但实际不是这样的。如果特朗普不是美国总统,那么依照事态的发展,他现在就肯定会像科恩和马纳福特一样被起诉。但是因为他是在任总统,把他拉下马,直接走法律程序可能是行不通的。在美国能不能直接起诉现任总统是有争议的。因此,最后可能只能走政治程序。而政治程序就是弹劾。



美国历史上一共有三位总统经历过弹劾程序

图片来源:CNN


根据美国宪法的规定,如果有足够多的议员投票认定总统犯有“叛国罪、受贿罪和或其他严重罪行和不检行为”,国会可以在总统任期未满前解除其职务。首先,众议院会就一项或更多弹劾条款投票表决。如果以简单多数通过至少一项弹劾条款,总统就会被弹劾,这其实就相当于法律程序中的遭到起诉。接着,参议院在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的督导下进行审讯。扮演检察官角色的是来自众议院的一组议员,他们被称为检控干事。总统会有辩护律师,参议院则充当陪审团。如果有至少三分之二的参议员认为总统有罪,总统便会被解职,由副总统接替其职务。

 

美国如今的现实是共和党控制的国会不会启动弹劾的程序。 这就需要中期选举使民主党能够控制国会,至少民主党要在众议院赢得多数席位。 这就是为什么上面的法律讨论对于启动弹劾这个政治程序是重要的。 这些基于法律的事实和判决会影响民众投票。根据民意调查网站RealClearPolitics的调查,在2018年中期选举的民意调查中,民主党一直保持领先,而在最近,这种领先的优势还在扩大。而根据《经济学人》数据分析师乔治·莫里斯(George Morris)5月份的统计模型分析,民主党目前有65%的可能性夺取众议院多数席位。俗话讲“万事皆备,只欠东风。”一旦民主党中期选举获胜,弹劾特朗普就会摆在日程上了。



根据RealClearPolitics的调查,最近,民主党的民意的领先优势在持续扩大

图片来源:RealClearPolitics


结语

美国民主在2016年犯了一个历史性的错误——选择了特朗普做总统。但民主有责任和义务做自我纠正,而且我认为仅仅通过选举的机制—2020年的大选—来纠正这个错误是不够的,应该通过司法的程序和政治机制设置的制约来纠正这个历史性的失误。原因很简单:选举可以纠正一个错误,但是选举不应该是一个纠正犯罪的机制。一个罪犯总统是没有资格再次参与大选的。一个罪犯总统必须要用司法和弹劾的手段解决。

 

通向美国的未来和她的民主未来,唯一的“金光大道”就是弹劾特朗普。



文章选自 亚生看G2,2018年8月29日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