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8日

赵穗生:中美规避战略误判之道

作者:赵穗生


赵穗生,CCG学术委员会专家、美国丹佛大学约瑟夫•克贝尔国际关系学院终身职正教授兼美中合作中心主任



观点摘要

现在特朗普完全放弃了美国的价值观念,成为自由主义本身的一个挑战者,甚至可以说是自由主义国际秩序、自由主义理念、美国的人权价值观念的一个最大挑战者。


对华接触政策在美倍受指责?


赵穗生指出,今年美国政界、学界总结对华政策效果时,对接触政策的指责日益增加,一些人甚至认为对华接触政策为美国制造了一个竞争对手,并未达到美国的战略目的。对此,赵穗生首先系统回顾了美国对华接触政策40多年的演变史,并指出,中美当初达成合作共识,事实上是一种“错位共识”。因为美国想把中国变成一个像它一样的西方式的民主社会,而中国现代化的目的只是要富国强兵。在这样一种错位的共识下,中美之间的接触在上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很成功,美国认为中国正按照它想要的方向变化着。


冷战结束后,中国按照邓小平的指引,韬光养晦,不出头,不搞对抗,加强合作。这又给在美国支持接触政策的人找到了根据,认为只要保持耐心,中国市场导向的经济改革一定会导致政治上的自由化和民主化。


“然而,如今美国责备中国,说中国变了;中国责备美国,说美国遏制中国。”赵穗生认为,“美国逐渐认识到中国不接受它的一些理念,而它也没有能力改变中国。”


分水岭就是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赵穗生指出,金融危机对美国伤害很大,中国却从中很快走出来。中国的政治领导人、学者都对于中国发展道路越来越坚定信念。中国声音、中国方案、中国智慧等对美国主导地位的挑战越来越强。所以,美国开始担心中国是不是要建立一套自己主导的国际秩序,替代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


特朗普欲颠覆对华接触政策?

  

“这种背景之下,中美两国一个越来越没有信心,没有安全感;另一个则变得越来越自信,错位共识消失了。”赵穗生指出,因此接触政策受到了很大挑战。美国开始反思并认为接触政策难以为继,美国要改变战略,对中国实行强硬政策,并且主要集中在对华采取强硬的经济政策。

  

“特朗普上台后,其实还是继续停留在对华政策的上下、左右摇摆的周期。”赵穗生认为,特朗普他所关注的跟中国接触的问题中只有两个:朝鲜和贸易问题。他的问题点很集中,而这些贸易摩擦并不完全只针对中国,“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不认为特朗普的对华政策产生了本质性的变化。”

  

赵穗生指出,美国把很多经济上的问题归结为政治上的问题。在安全问题上,一些学者认为中美之间产生修昔底德陷阱,可能会因为相互之间的恐惧而产生冲突和战争。中美关系一直是上上下下。一个新的总统要批评他的前任,所以会采取强硬政策,一段时间后会发觉中美关系很重要,开始软下来;然后一段时间发现新的矛盾和问题,又开始强硬起来。赵穗生强调,“特朗普并没有走出这样一种周期。”

  

对华接触政策呈强硬转型之势?

  

“十年以前绝大多数的东亚国家和美国的贸易额都超过这些国家贸易额的50%,现在只有20%左右,而中国和这些国家的贸易额已经超过了50%。”赵穗生表示,“这种情况下美国要想跟亚太地区国家保持好的关系就必须和中国接触。”并强调,尽管有这么多批评,但是美国没有办法放弃对华接触政策,主要原因有,接触政策中国受益很多,美国也受益很多;美国要想在亚太地区继续存在,就必须跟中国合作;接触政策也在很大程度上防止了中美对抗,对于中国发展有利,对于地区的和平和稳定也非常重要。

  

“过去的接触政策是要改变中国,现在是不求改变中国,只求维护美国的利益。”在赵穗生看来,美国对华接触政策不会被放弃,却正在发生转型。“也就是说过去的接触政策强调是用合作来定义竞争,而现在的接触政策是用竞争来定义合作。”

  

对中美双方而言,如何规避战略误判,准确把握对方核心利益诉求,寻求新时代合作共赢之道或许是将这种曲折中走过近40年的中美接触政策进行到底的唯一正确出路。正如在此前的有关演讲中,赵穗生曾指出,美舆论认为中国要和美国竞争,重新塑造国际秩序的美式“担心”并不客观。


寻求中美战略误判规避之道

  

“我觉得中国目前要做的事情并不是要取代美国,”赵穗生认为,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中国现在还没有能够取代美国的硬实力。第二是中国软实力现在也还没有达到这样一个程度。第三,中国还是现存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的最大受益者。

  

“由于这三方面的原因,中国尽管对现存的国际秩序有不满,认为是在一定程度上不公正不合理,但是中国现在还没有条件替代美国在亚太地区或在全世界独自塑造国际秩序。”赵穗生认为,“多年来,中国被很多国家说为是一个搭便车者,中国现在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在很大程度上是要求改革现存国际秩序,而不是要重新塑造国际秩序。”

  

赵穗生强调,如此中美两国之间就有相当大的合作空间和谈判空间,如果美国能够和中国谈判,让中国有更多发言权,美国让渡一些霸权,这两个国家就可以联手共同塑造现存国际秩序。从中国的角度来讲,中国也应该明确向美国或者向全世界宣布,中国是现存国际秩序的维护者。因为中国仍然是受益者,中国要改革的是国际秩序当中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或者激进国家的发言权和代表权。这是中美之间全球博弈的焦点。



文章选自中宏网,2018年6月23日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