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09日

金灿荣:今年半岛局势会怎么变化,全看朝鲜的了

作者:金灿荣



金灿荣,全球化智库(CCG)学术委员会专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



新年伊始,半岛局势即迎来新一轮的风云变幻。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新年贺词中向韩国抛出一枝“橄榄枝”,表示有意就派遣代表团参加平昌冬奥会等事项与韩国举行会谈。韩方立刻积极响应,提议1月9日在板门店举行高层会谈,并于1月3日与朝鲜进行了近两年以来的第一次通话。

然而,在向韩国释放友好讯号的同时,金正恩不忘以核按钮“敲打”美国,称美国全境都在朝鲜的核打击范围内,并且核按钮就在他的办公桌上,引来特朗普隔空回怼,称自家的核按钮“更大、更厉害,而且真的有用”;中方则表示始终致力于维护半岛和平稳定,同时也致力于推动通过对话协商、以和平方式解决半岛核问题。

半岛局势再度变化,朝鲜对美韩的“一拉一打”究竟基于怎样的战略考量,背后是否藏着一篇大文章?眼看朝美双方已经以“核按钮”唇枪舌战,看得人胆战心惊,2018年半岛局势是否将有根本性改变,中国又将如何自处?观察者网专访了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美国问题专家金灿荣教授,听听“金政委”如何解读这番动作。



金正恩发表新年贺词,并表示有意参加平昌冬奥会 图/视觉中国

观察者网:金老师您好。新年伊始,朝核问题似乎是有所好转,特别是朝鲜方面不断在释放善意。想请问您一下,金正恩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候释放善意?

金灿荣:朝鲜的态度其实是比较复杂的。朝鲜确实对韩国释放了善意,但对美国是“示强”的。金正恩说了,他具有摧毁美国的能力,而且核按钮就在他的桌子上。结果大家可以看到,老特朗普憋不住了,回了一个推特:请你们转告金正恩,我也有核按钮,而且比你的更强大更可靠。所以朝鲜发出这个信号,不能简单说成是释放善意,这个不准确。实际上朝鲜是发出了复杂的信号,对韩国姿态要好一点,但对美国是很强硬的。

那么发出这种信号的原因呢?第一还是想控制一下紧张局势。因为最近这半年多,半岛趋势是越绷越紧,如果再往前走,冲突的可能性就上来了。所以朝鲜就往后撤一撤,把局势往下压一压。这是朝鲜一贯的打法,所谓“战争边缘政策”。先把局势弄得很紧张,再往后退一退,朝鲜一直在用这个游戏来维持其国际上的知名度。

另外发出这个信息也是经济上的需要,因为联合国今年连续通过了三个制裁议案,朝鲜现在是很困难的。

还有一点就是他也看到了某种可能性,因为2017年5月9日,文在寅出任韩国总统。文在寅政府被国内称为“进步派”,对北方的态度是比较好的,所以朝鲜也看到了机会。

在国际制裁统一战线当中,韩国这个环节是最脆弱的。韩国本身也是受朝鲜威胁最大的,如果发生冲突,损失会很惨重,所以韩国本身也是有恐惧感的。再加上现在韩国政府偏左,所以朝鲜会觉得这张牌比较有效。

所以这是金正恩现在讲话对韩国释放善意的原因。第一就是想对紧张局势有所控制,因为紧张一直发展下去就是直接的军事冲突,这对于朝鲜是最不利的。第二就是通过定向释放善意,在韩国这个方向打开制裁的缺口。第三就是他认定现在是有机会的。但这只能说是在南北之间现在出现了一点缓和的信号,因为整个讲话对美国还是非常强硬的,所以说整个讲话释放善意是不对的。

观察者网:也就是说,这次信号依旧是一个综合博弈之后的结果,为的是谋求朝鲜能按照自己的节奏来控制局面?那您认为它是否能够占到主动权,或者说事情能够按照它希望的节奏来进行吗?

金灿荣:应该这么说,韩国政府呼应得非常积极。金正恩1月1日讲完话,第二天韩国政府就倡议1月9日在板门店进行高层会谈,而且1月2日上午和下午连打两个电话,3日朝鲜回了个电话。所以就南北关系的情况来讲,好像事态有一点缓和,但是能不能达成比较理想的结果,现在还是没把握的。

一方面,朝鲜方面对于发展南北关系的诚意如何,现在不知道。因为其实朝鲜以前老是这样的,紧张一段时间后释放一个缓和的信号,从韩国拿到一些好处以后,又搞这一套。所以这是一个老游戏,并不新鲜。此外,韩国内部现在保守派力量也很强大,也有一定的牵制作用。

另一方面,美国的态度也不够清楚。现在文在寅政府提议说,至少在平昌冬奥会前后美韩能推迟军演,但是现在美国好像回答得比较犹豫,态度也比较暧昧,所以美韩之间也需要磨合。所以我们只能这么说:对半岛任何的缓和迹象,中国至少都是支持的,今天我们的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对最近的进展也表示支持,但是就过去的经验来看,又始终不敢乐观,还要再看一看吧。

观察者网:整体来讲还是处于一个互相试探的阶段。

金灿荣:这个说法很准确。

观察者网:在这个时候朝鲜首先选择了韩国来进行试探,也就是说它认为,无论地缘也好,还是其他的角度也好,韩国是一个最好的突破口,而韩国整体来看也是比较积极的。那么您认为从韩国的角度考虑,它为什么会选择以这样一个方式来应对,或者您认为韩国现在是怎样的态度?

金灿荣:正如我刚才所说,韩国是个分裂的社会,文在寅政府一直希望用谈判对话的办法来解决朝核问题,这也是他一贯的主张。因为最近局势比较紧张,战争的风险也显现出来了,所以他现在还有点忧虑。所以对任何可能导致局势缓和的动向,文在寅政府都是非常欢迎的。因为其一贯的理念如此,而且现在这种危险的局面更促使他要抓住任何机会。所以现在韩国马上给予了正面回应。

观察者网:也就是说,这个时候韩国肯定是最不希望战争发生的,因为战争发生之后,不管怎么样,他肯定是首先直接接受冲击的。

金灿荣:对。

观察者网:您觉得朝鲜的这次释放善意,其实还是一个重复老动作,试探一下拿到他想要的东西之后就会撤回来。那在这样的情况下,您觉得这次朝鲜还能拿到它想要的东西吗?如果拿到或拿不到的话,它后续会采取一个怎么样的动作?

金灿荣:我估计它能拿到一点东西,比如说,只要南北开始谈判,美国主动动武去打朝鲜的理由就会少一点,这样朝鲜的安全性就好一点。第二点就是韩国提议春节前后进行南北离散家属的见面,而一般来讲,依照过去的经验,只要进行这种见面,经济上韩国总归要给朝鲜一点好处。所以这样来看,朝鲜在安全和经济方面稍微都会有一点收入。

观察者网:我们刚才提到,金正恩在对韩国释放善意的同时又喊话特朗普,跟美国说核按钮就在我办公桌上,他到底想传达一种什么样的意思,为什么会用这样一个方式来表示?

金灿荣:朝鲜对美国历来是又爱又恨的。一方面它恨美国恨得牙痒痒,因为它觉得它现在这么困难,主要是美国的封锁、制裁等举措造成的;但另一方面它对美国也有相当的期待,非常希望美国能改善对它的态度。因为它知道实际上有动机也有能力打它的主要就是美国。美国的能力是摆在那的,然后因为多年的敌对又有足够的动机。另外它其实对美国还有一点内在崇拜,觉得美国是唯一超级大国,如果跟美国和解,朝鲜的内外困境可以全部解决。

所以它对美国是一种复杂的爱恨交加的心态,非常想跟美国和好,但是出于很多原因,美国现在不喜欢它,如历史际遇、地缘政治等缘故,而美国也需要把朝鲜当作对手和敌对势力,凡此种种,最后的结果就是美国不理它,于是朝鲜就要通过发展核武,逼着美国来承认它。



特朗普发推回怼金正恩,称“我的核按钮更大更厉害,而且真的有用”

观察者网:所以朝鲜又想挑衅来吸引美国的注意力,然后同时又说我其实是不想跟你打架的,我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获得一个跟你交流的机会。

金灿荣:可以这样理解。

观察者网:朝鲜希望能够获得美国对它态度的改善,但是它似乎又首先跟美国存在一些根本性问题的分歧,同时又没有办法来完全满足美国的要求。那么这种情况下,它怎样才能获得美国态度的缓和呢?

金灿荣:朝鲜其实是挺逗的一个心理,它觉得美国人吃软不吃硬,想通过发展出自己的力量,发展出能够打到美国本土的带核弹头的洲际导弹,逼着美国坐下来跟它谈。

(对于美国)朝鲜没有其他的魅力,意识形态上跟美国是对立的;经济上块头又太小;从结构上讲,美国在这个地方已经有日本、韩国两个盟友了。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朝鲜正常情况之下对美国吸引力已经不大了。但是它又想跟美国好,怎么办?于是它就兵出奇招,吓唬美国。

所以金正恩威慑能打到美国本土也好,核按钮也好,其实是一贯的(表达),就是想通过不断地“示强”来引起美国的关注。

观察者网:所以说其实朝鲜解决问题的意愿比美国还要强烈,所以才会出现它一直去吸引美国注意力的这样一个情况。

金灿荣:对。从坏的方面讲,它认为美国是唯一威胁,从好的方面,它又觉得美国是可以全面帮它的。所以它表面上真的恨美国恨得牙痒痒,认为自己混成这个样子就是美国造成的,但另一方面又喜欢得不得了;同时还有悲剧,美国人就是不正眼看他,所以它就想办法用这种捣乱的方法引起美国的注意,即发展能够威胁美国本土的核导技术。

但这个东西反正现在看起来效果不一定好,特别是碰到特朗普这个家伙,算是一个小疯子碰到一个老疯子嘛。

观察者网:特朗普能够看透他想要做什么,能够知道他想要什么。

金灿荣:对。

观察者网:实际上特朗普也没有示弱,他直接说我有核按钮,比你的更大更厉害,而且还真的有用。

金灿荣:是的,金正恩这一套我觉得碰到特朗普,效果可能是零,如果是别人可能还好一点。

观察者网:为什么觉得碰到特朗普就会失灵?

金灿荣:第一是特朗普跟一般政治家不太一样,他属于“性情中人”,睚眦必报的。职业政治家一般都比较会装,心里恨你但脸上看不出来的。但特朗普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所以特朗普把金正恩叫做“火箭人”,包括今天在推特说,“麻烦大家转告这个贫穷、落后、封闭的国家”,转告就转告嘛,还要在句子前加这么一串挺刺激人的定语。

观察者网:特朗普整体上就是攻击性很强的感觉。

金灿荣:对,大家现在有点担心的地方就是两个性情中人,把游戏弄假成真了。

观察者网:以特朗普的政治判断,他会犯这样一个基本性的错误吗,还是会有其他的考虑?

金灿荣:不太好说,我们只能说正常情况。美国作为一个超级大国,同时也是战略很成熟的国家,应该不会犯特别简单的错误。但是一方面是特朗普本人很有个性,另外一方面美朝关系对抗性比较强,所以也可能有算错账的情况。像我们上面所说,本来是玩游戏,结果那个“度”没掌握好,最后弄假成真,这个危险也是有的。

观察者网:您觉得这个度的临界点是什么呢?

金灿荣:不知道,这个就是意外,谁都无法预测。现在朝鲜拥核是既定的,改不了的,无论怎么谈我觉得都是无效的,是一个恒量吧。因为朝鲜拥核的动机太多了。它对外宣称拥核是因为美国人吓唬我要打我,我只能拥核自保,但是实际还有深层次原因。

朝鲜拥核的第一个动机是所谓安全问题,第二个动机就是政权合法性,拥核是金家维持政权合法性的来源。因为朝鲜整个国家治理都不太好,世袭制在现代社会也是很招人反感的。通过搞“两弹一星”,可以带来民族自豪感,这与其政权的威信是密切相关的。

第三个动机是朝鲜希望拥核之后,在未来的半岛统一进程当中能够获得某种主导权。因为现在它与(半岛)南方差距太大了,人口上南方是它的一倍,GDP上南方是它的差不多46倍。所以无论哪个角度,朝鲜都没法跟南方抗衡。但是如果有核武器就不一样了,它可以通过战略性武器四两拨千斤,至少跟南方取得某种对等地位,至少不能让南方简单地吃掉自己。甚至有韩国保守派还说,朝鲜曾威胁过南方,声称自己拥核以后可以打到美国,美国就不可能保护韩国了,甚至还要韩国服从它,要进行(半岛)统一,韩国的财富积累一下变成它的了,所谓“人在天堂,钱在银行”。朝鲜原来真的讲过“用核武器来实现统一的圣战”。

第四个动机就是通过统一和拥有核武器,它能够在东北亚的地缘政治上获得一席之地。朝鲜的三个邻居,中国、俄国、日本,都很厉害的。他要是没有核武器,即使与韩国统一了,它的地位也是二流的。但是统一了再加上核武器,那个时候他就可以跟这三位强邻平起平坐。

但总的来看,就算美国跟朝鲜坐下来谈,也只能满足第一个条件即“不打朝鲜”,后面三个条件还解决不了。

所以朝鲜拥核是一个恒量。朝鲜可以跟美国保证,自己不把核弹头装在洲际导弹上,并且不扩散。但是不可能放弃核武器,因为背后的动机太复杂了。

而美国这边的态度分成三派,一派是老特朗普这一派,我倾向于认为这一派准备动手打掉它:你不弃核,我来帮你弃核。

观察者网:您认为特朗普有这个魄力,并且他认为打完这仗之后,结果会在他的可控范围之内,或者说对他来说是有好处的。

金灿荣:对,他们有评估,实际上如果打得顺利的话没什么损失。

另外一派以国务院的技术官僚为代表,这一派就准备妥协了,接受朝鲜是一个有核国家(这一既定事实)。国务卿蒂勒森就代表这一派。

第三派是CSIS(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主席约翰•哈姆雷(John Hamre),他最近发表了一篇文章,主张对朝鲜既不打、又不谈。因为打的话风险很大;朝鲜是个“骗子国家”,又没法谈,谈也是瞎耽误工夫,被它羞辱。哈姆雷给出的方法是遏制,像冷战时对付苏联一样,允许朝鲜拥核,但是准备好报复手段,把美国的防御体系搞好,只要朝鲜敢动用核武就彻底摧毁它。



约翰·哈姆雷发表文章截图

但是哈姆雷那一派我估计不行,因为其他人会反驳,朝鲜跟苏联不一样,苏联已经是拖家带口的超级大国了,还是很有顾忌的。但朝鲜光脚不怕穿鞋的,他(对核武器)是真敢用的,所以后发制人的危险性系数更高。所以我个人估计,第三派以后会逐渐边缘化。

所以真正争论的是动武派和谈判派,目前这两派看起来实力差不多。以特朗普为代表的主战派掌握了关键位置,蒂勒森等职业官僚派人数众多、势力庞大,所以目前是不相上下,下面就看朝鲜怎么出牌。出牌出得不好,就会帮主战派,出得好,就会帮主和派。

我现在比较担心的是,朝鲜现在因为正在受到制裁,处境相对困难,所以它可能有点时不我待,然后就会去做事情。所以要看它具体怎样去做,比如说他可能威胁(美国)要到太平洋去试爆氢弹,或者到美国的关岛东南西北大概30多公里的外海砰砰砰打几个警告弹,这样的话美国受不了的,我估计美国就会去拦截它,这就比较危险了。虽然朝鲜说你拦截我就是战争,但是如果对朝鲜搞氢弹试射和警告性射击无动于衷,美国面子上也过不去。

所以这是很重要的一个东西。如果朝鲜做这种挑衅性动作,美国的主战派肯定势力大增。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朝鲜不挑衅,但是按部就班地继续搞它的导弹试验、核试验,来个第七次、第八次核试,那美国肯定也坐不住,美国除了继续让联合国增加制裁,下一步可能就是海上封锁了,朝鲜肯定说这也是战争。

所以我现在有点悲观,我觉得朝鲜是既定的(结果):管你外面制裁不制裁,除非你直接打我,否则我就不弃核。

观察者网:如果真的发生这个情况的话,中国应该怎么办?

金灿荣:我认为2018年中国外交会有四大挑战,第一个是朝核危机到了临界点,无论是打还是谈判,今年都会出一个结果。战争对中国来说是很难处理的一个情况,(美朝)他们俩甩开中国直接谈判也是个挑战。

观察者网:也就是说这两种情况(的结果)都不在中国的控制之内了。

金灿荣:对。无论是哪个结果,对中国都不好。所以这是今年中国外交的一大挑战。

还有一个挑战,现在看来中印边界也消停不了。印度方面对中国的发展有很深的疑虑,然后对自己的力量有一种迷之自信,所以在边界闹点事的可能性非常大。

第三个挑战就是美国、日本、印度都有可能在打台湾牌,台湾当局也觉得时不我待。

第四个问题就是,由于中国的发展势头在大国里面相对较好,以及十九大报告所体现出来的自信,以西方为核心的外部世界受不了了,所以可能正在出现新一轮的中国威胁论。就在上个礼拜,华盛顿邮报刊出一篇文章,认为世界正在出现新一轮“中国威胁论”,就是包括印度、日本、澳大利亚、欧洲、美国等国在限制中国的投资、中国的文化影响等等等等。



John Pomfret发表文章截图

2017年对于朝核问题,我国是高度重视的,因为我们也知道,由于朝鲜的技术进步和美国政府的态度强硬化,朝核问题已经到了临界点了,越来越难以拖下去了。应该讲去年中国加大了在朝核问题上的协调力度,表现是提出了“双暂停”这个方案。原来中国有一个“双轨道”方案,即朝鲜弃核,美国承认朝鲜的合法性。去年又加了一个“双感情”。另外一个是中国加强了和俄罗斯的政策协调,后来又加强了与文在寅政府的协调。

所以应该讲去年中国对朝核问题重视度上升,而且做了大量的外交努力。今年随着形势的可能进一步恶化,中国肯定是会进一步加大外交努力,但是这个问题是相对来说比较不太好解决的。



文章选自观察者网,2018年1月6日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