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8日

黄亚生:H1B签证收紧损及华裔,“美国优先”出发点是种族而非法律

作者:黄亚生



编者按

近期,一篇发表于纽约时报,作者署名为Frida Yu的文章讲述了自己H1-B工作签证被拒的经历。MIT斯隆管理学院教授黄亚生指出,许多为美国优先叫好的华裔不明白,特朗普收紧H1-B政策的出发点不是站在一个法律视角,而是站在种族视角。

本文于“亚生看G2”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文共1800字,阅读时长约4分钟。      

       

       201611月特朗普当选后,我在麻省理工学院中国创新与创业论坛2016年年会发言。参加这个年会的很多都是STEM中国学生。我在发言中预测特朗普政府会大规模调整H1-B政策,每年的H1-B的指标有可能会减少50%。很多参会的人,其中有些是川粉,都是计划要申请H1-B的,他们不相信我的预测,争辩说特朗普要打击的是非法移民,而不是打击他们这种作为STEM背景的,可以为美国做经济贡献的合法移民。

 

       我在这里引用一句话——“Too youngtoo simple” (太年轻,太幼稚)。他们的幼稚就在于不明白特朗普的出发点是站在一个种族视角而不是一个法律视角。特朗普心里有一个名单,一个正在剥削美国的国家名单,里面包括中国和墨西哥。特朗普反对移民,他提出的“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实质上可以说是要“Make America White Again”,是要把美国恢复到种族比较单一的50年代和60年代的状况。我预测H1-B签证数量将削减50%就是基于美国60年代的H1-B的指标,当时H1-B指标大致相当于美国现在H1-B的指标的50%。(H1-B本身不是移民程序,但是很多H1-B持有者会申请绿卡,转为合法移民)




美国H1B签证的收紧将极大程度加大外国人才留美的难度。

图片来源:RedBus2US

       

       还有一个川粉没搞清楚的事是从操作层面上讲,在美国要清理合法移民要比清理非法移民容易得多。合法移民必须要走一个申请程序,要控制的话就调整申请程序和标准就可以了。而非法移民的清理需要动用大量的警察和司法的力量,是很难的。另外在美国大部分的非法移民是西裔美国人。西裔美国人有很强的政治势力,他们会全力维护他们本族的权益。要全部清理非法移民是有相当程度的政治成本的。合法移民是没有政治保护的。


       过去一年里,特朗普已经做了对H1-B的政策大规模的调整。在今年331日,美国国土安全局颁布了一份政策备忘录。在这份政策备忘录中,美国国土安全局指出之前对于H1-B抽签中计算机编程领域特殊人才的定义不够明确,无法突出人才的特殊性。因此,在这份新的备忘录中,美国国土安全局要求仔细定义计算机科学特殊人才,抬高H1-B发放门槛。在这份备忘录颁布后,美国计算机公司需要提供更多的资料来证明申请H1-B的外籍员工具有技术的不可替代性。虽然很多美国大型科技公司拒绝对这一备忘录的颁布进行评论,但很多专家都推测这会给美国顶尖科技公司的人才招聘造成阻力。


    

美国国土安全局签署备忘录,放出收紧H1-B信号

图片来源:路透社


       418日,特朗普颁布了一条买美国制造,雇美国员工的行政命令,要求联邦机构优先购买美国生产的产品,并保障美国公民的就业机会。在行政命令中,特朗普要求联邦机构对国土安全局提出的政策备忘录提供具体化实施意见。在威斯康辛的一个制造工厂谈到他的行政命令时,特朗普说这项行政命令是一个历史性的举措,并称我们政府的方针就是要积极地推广和使用美国生产的产品以及保障美国人可以有工作。 美国国土安全局三月底的政策备忘录、特朗普的行政命令、以及早些时候特朗普提出的取消H1-B加急出结果服务的命令,都体现着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的理念。


   

  特朗普在宣传他的“买美国制造,雇美国员工”的行政命令 

图片来源:华盛顿邮报


       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已经开始影响中国留学生了。今年感恩节周末,美国纽约时报刊登了一篇来自一位斯坦福大学MBA中国毕业生Frida Yu的文章。在文章中,Frida Yu讲述了她近年申请美国H1-B工作签证,在被抽签抽中的情况下仍被拒签的遭遇。H1-B签证系美国最主要的工作签证类别,发放给美国公司雇佣的外国籍有专业技能的员工,属于非移民签证的一种。持有H1-B签证者可以在美国工作三年,然后可以再延长三年。每年申请H1-B签证的外籍人士众多,因此,美国每年都对H1-B签证有配额限制,每年以抽签的方式对65000个配额进行分配,而幸运被抽中的外籍人士就可以拿着材料去申请签证。一般来讲,抽中H1-B配额就基本等同于拿到了美国工作签证。


   

 

2017年的H1-B 名额总计85000个(20000个专门给研究生毕业生),而H1-B开放申请前五天就收到了236000份申请,竞争激烈。 

图片来源:USVISANOW

      

       然而今时不同往日,Frida Yu在抽中H1-B配额的情况下,仍然被拒签了。通过FridaYuLinkedin账号了解到,Frida Yu 2005年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次年又在牛津大学拿到了法学硕士。在那之后,FridaYu先后在北京、香港等地从事金融工作,并于2015年考入斯坦福大学商学院,攻读MBA。从斯坦福毕业后,Frida Yu担任了一家名叫minMax Opimitization公司的联合创始人。这家公司由斯坦福大学的教授和校友联合创办,致力于通过大数据等前沿电脑技术来为客户进行最优化方案选择。从任何标准来看,FridaYu过硬的学术和工作背景都符合签证的要求,她被拒签则表明特朗普对合法移民政策调整的重大改变。纵然作为STEM背景的,可以为美国做经济贡献的合法移民,也在打击的范围之内。

Frida Yu与美国前国务卿赖斯在斯坦福商学院的合影

图片来源:美国华人


       已受其害却仍抱着幻想的川粉们,能不能请你们向Frida Yu说声抱歉?另外,你们在2020年还会再打出“ CHINESE AMERICANS FOR TRUMP”这个旗帜吗?



图片来源:News and Observer


文:MIT斯隆管理学院教授 黄亚生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