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3日

薛澜:这是划时代的报告

作者:薛 澜






  2017年10月18日上午9:00,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会在人民大会堂大礼堂举行,习近平同志代表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向大会作报告。


  就报告的一些亮点和变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了全球化智库(CCG)学术委员会专家、清华大学公管学院院长薛澜。他认为,习近平同志的报告是一个划时代的报告,对中国的发展做出了历史性的重大判断——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进入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对中国未来的发展给出了新的战略定位。


新时代的战略地位 

 


  《21世纪》:习近平同志代表十八届中央委员会作报告有哪些历史性变化?


  薛澜:这是一个划时代的报告。首先,报告提出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有关中国所处历史时期阶段的一个重要的、划时代的历史判断,进而报告还提出了我国社会面临的主要矛盾所发生的重大变化。这两个重大判断为中国未来的发展进行了历史性的战略定位。


  第二,报告明确提出了未来中国“三步走”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即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从2020年到2035年,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上,再奋斗十五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从2035年到本世纪中叶,在基本实现现代化的基础上,再奋斗十五年,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第三,报告明确了实现新的“三步走”的指导思想就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其核心就是“14个坚持”,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重大发展,是中国改革开放多年实践经验的历史积淀和智慧结晶,是指导中国实现“三步走”的行动指南。


  《21世纪》:报告提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如何理解这一历史判断?


  薛澜:这是一个历史性变化,我国的历史发展阶段改变的根本原因就是社会主要矛盾的改变。此前,我们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主要矛盾是在1981年十一届六中全会所提出的,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根据报告中做出的重大判断,我国已经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其主要矛盾已经转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对此,我们需要关注两点,即矛盾的双方都在发生变化。首先,过去我们讲“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主要是温饱层面的需求,现在已经升级到了美好生活。实现温饱的吃穿用已经基本得到满足,但精神文化生活以及对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的要求还有待进一步满足,这就要求我们在未来的发展中不能一味追求发展速度,而要更多地追求发展的质量,拓宽各种产品和服务的内涵及品质。


  其次,过去我们说落后的社会生产,现在我们提不平衡和不充分的发展,这说明我们的发展到了今天已经具备相当的规模和体量,总量已经与需求可以匹配了。所谓不平衡,就是区域、城乡和阶层之间仍然存在较大的差距;所谓不充分,就是我们供给的产品和服务基本的量达到了,但质不行,我们的潜力还没有充分发挥。


  因此,基于这个新的历史判断,中国未来的发展不能再是粗放型发展,而必须是高水平、高效率、高质量的发展。


中国要为全球贡献智慧和力量 


  《21世纪》:报告提出了深化机构和行政体制改革,你认为有哪些亮点?


  薛澜:这是非常重要的改革领域,值得关注的亮点有“完善国家机构组织法”,“赋予省级及以下政府更多自主权”,“在省市县对职能相近的党政机关探索合并设立或合署办公”。针对这三点,预计十九大之后会有比较多的动作。


  至于说,省市县职能相近的党政机关的合并,这主要取决于大部制思路引导下的机构改革设计,地方上有一定的尝试与创新空间。目前在地方政府的市场监管职责领域已经做了不少的尝试,包括深圳等地也已经做过一些试点。虽然联署办公可以节约资源、提高效率,但也还需要不断试错和改进。


  《21世纪》:报告提出要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对此你如何解读?


  薛澜:报告中多处提到中国参与全球治理的内容,非常值得关注。


  报告提出中国要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始终做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不但要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还要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这也是习近平同志所提的“不忘初心”的重要体现,所谓“不忘初心”,一是要为人民谋幸福,二是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不仅仅体现在中国自身强大,还体现在中国为人类社会发展贡献智慧和力量。



文章选自《21世纪经济报道,2017年10月19日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