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5月02日

李成:特朗普是特殊时期的特殊总统

作者:李成



李成,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学术委员会专家,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李成26日下午做客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主办的“智库报告厅”,与深圳的专家学者和普通民众畅谈了世人眼中特立独行的特朗普总统。


  李成认为,如果仔细了解特朗普作为一个商人的行为模式,就会看到他为什么在选举以后的一段时间当中对中国的强硬。在《交易的艺术》一书中,特朗普讲到这样三点:首先你必须在谈判的时候把对方最在乎的东西亮出来,而又先前不在谈判桌上的内容放到谈判桌上来谈。第二开始谈判的时候你的出价要近乎荒谬般的高,而且你逐渐下来,你永远不会输的,你是处在一个非常好的地域,对方还觉得你已经妥协了,实际上你早就处于不败之地的谈判手段。第三,所有的议题应该是相联系、相关的,不要一个是经济、一个是政治、一个是安全,所有的东西要放在一起,这样可以扩展你最后讨价还价的余地,使你能够赢得主动。


  “特朗普也许是一个多变的人,但他不是一个复杂的人,实际上挺简单的,你仔细看他没什么秘密,他就是这个思路。”李成说,他强调跟中国的关系其实是不突然变化的,而是早在理念当中。他有很多的东西希望中国跟他配合,以前在一定理念上进,他对中国人的想法可能比前任几届的总统更了解,他对中国人来讲是全方位思考,他也是全方位在思考,把很多似乎没有关联的东西都连在一起。在这样的一个程度上,作为一个商人,也许特朗普跟前几届总统不一样。


  李成说,特朗普的执政特点确实有扑朔迷离的方面,他确实把这些东西都当成交易,犹太大商人索罗斯说他没有什么原则性,但是太大的原则性也解决不了问题,会变得非常意识形态。特朗普是以美国为中心的实用主义,或者说是机会主义、民族主义。他对意识形态输出不感兴趣,他大胆选用金融商业的领袖、退休将军,包括有争议的人,包括班农。谈判时候的蛮横、极度地要价,他不在乎形式,像基辛格说的那样,他着重于结果。非常重视大国关系,雄心勃勃,渴望有所建树,并且青史留名。


  李成认为,“特朗普要么成为美国最伟大的总统之一,要么可能会失败得非常凄惨,但就是不会介于两者之间”。他必须要做很多的事情来改变这个状况,也许这是美国的最后一个机会,但是由于他的价值观念的理念,他失败的可能很大,因为从总体来讲,他是特殊时期的特殊总统,但是有很多东西他讲到了,他反其道而行之到底能够走多久、走多远,都是一个我们无法知道的事情。


  最后,李成引用了卡特时期的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讲的一句话“发展速度的明显加快及发展轨道的不确定性是我们正在经历的历史特点”。



文章选自光明网,2017年第4月27日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