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3月16日

陈文玲:国有企业要主动谋篇布局以更开阔的视野赢得未来

作者:陈文玲



专家简介

陈文玲:全球化智库(CCG)学术委员会专家,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



  各位专家、朋友们,大家下午好!非常感谢李政教授的邀请!今天能以在线这种形式开一次研讨会,我认为这本身就是创新,也说明吉林大学中国国有经济研究中心能够紧跟形势、发挥舆论引导作用,走在了前面。我知道在线有一些研讨会,但是真正的研讨企业转型,特别是研讨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在疫情后更加有作为,可能你们是第一家。因此,我首先向您表示敬意,向参会的男神们表示祝贺,因为今天是三八妇女节,您祝贺了我们的节日,我也要祝贺一下参会的各位男神!

  第一方面,中国国有企业在这次抗击疫情的战斗中,发挥了顶梁柱的作用,有家国情怀,有使命担当,高速度高效率地完成了国家交办的各项任务。在这次新冠疫情发生之后,我认为中国国有企业在大灾大难面前,发挥了中国顶梁柱的作用,可以用几个词来概括:一是有家国情怀,有使命担当。二是有速度,高效率,关键时候高速度高效率地完成国家交办的各项任务。比如火神山医院十天建成;比如中石化燕山石化600名员工12昼夜建成了一条日产6吨的生产线,每天可以生产制造600万只口罩的熔喷布,不是国有企业,我认为是不可能达到的。三是有规模,有力量。国有企业这次显示了国家力量,是中国力量的典范,国家一声号令就冲上去了,我们的国有企业如大型建筑集团企业,大型制造业企业、大型能源企业、国有公立医院等,都发挥了重大作用,这是中国力量集中的一次体现。四是发挥了协作协同精神。这次抗击疫情是一场人民战争的总体战、阻击战,而在这个总体战、阻击战当中,协同作战是相当重要的,其中做得最好的协同,是国有企业之间以及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的协同。五是有组织,有纪律。组织工作非常严密,可以说在每一个环节、每一件事情,在全国的一盘棋中,国有企业按照党中央的统一部署,习主席亲自部署、亲自指挥、亲自领导,国有企业的组织能力显示得非常充分。

  所以,我认为国有企业不愧是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的主力军,是中国力量的代表。为什么现在有一些国家的疫情这么严重,但是却没有中国这样的组织能力?一方面,现在要拷问这些国家政府的执政能力到底怎么样?执政理念到底怎么样?执政者到底有没有把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还要拷问有没有这样一支力量,在关键时刻能够上得去的企业?我们的军队已经上去三批医务工作者了,有令必行,马上行动,再就是我们的国企,国有企业在抗击疫情的各个领域都发挥了重大作用。

  现在抗击疫情已经取得阶段性胜利,习近平主席指出,必须打赢这场人民战争、总体战和阻击战,不获全胜绝不收兵。中国在一个月之内基本把疫情控制住了,这是非常伟大的,是非常不容易的,众志成城,群策群力,真的是14亿人气冲一孔。国有企业发挥了骨干作用、带头作用、中坚作用,社会各个方面协调配合。但是现在的形势依然很严峻,形势严峻主要在于:

  第一,国际上一百多个国家出现疫情,有些国家的疫情发展还很快,比如韩国、日本、意大利、伊朗,也包括美国,风云突变。国际上一些国家疫情的可控性没有中国这么强,这将是一个很大的变数。

  第二,美国虽然发生了疫情,但是对中国的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并没有停手,没有止步。比如,美国最近准备对中国生产C919飞机的发动机停止供应。比如最近准备把相关国家向中国出口高技术产品中含有美国零部件,原来要求比重在25%以下,可以决定向谁出口,现在准备降到10%以下,这就意味着像台积电这样的企业向中国出口会受到影响。我们企业大量芯片委托台积电加工,就有可能受到美国新规定的影响,使我们的进口7纳米芯片受阻。

  第三,美国在中国疫情严重的时候,单方面公布取消中国发展中国家地位。美国宣布取消了25个国家的发展中国家地位,但是美国并没有这个权利,取消谁的发展中国家地位是WTO组织,美国一个国家怎么能替代一个国际组织呢?美国的做法本身就是非法的,可以明显地看到,它的矛头主要是直指中国。

  第四,在中国春节期间,也是疫情最严重的时候,美国派军舰到南海来进行骚扰。

  第五,美国是最先从中国撤侨的国家,也是最先对中国实行限制性措施的国家。现在全球130多个国家对中国实行了限制性措施,有20多个国家对中国的贸易出口进行限制。因此,美国仍然把中国当成最大的战略竞争对手,尽管中美已经签了第一阶段的经贸协议,但这仅仅是一个休止符,决不是终点。

  所以,中国既面临着国外的疫情的爆发流行,恐怕还有输入型回流的风险,又面临着美国没有因为中国疫情有丝毫的怜悯之心,或者给我们休养生息的时间,反而把遏制中国的绳索拉得越来越紧。美国去年出台了若干干预我国内政、分裂中国的关于台湾的、香港的、新疆的法律,今年又出台了关于西藏的法律,新出台了关于台湾问题的法律,企图分裂我们国家。我们面临大国之间关系变化格局,和美国的关系的变化,对我们来说仍然是最大的挑战。

  第六,一些疫情严重的国家,会对世界经济造成新的影响。比如中国、韩国、日本,这几个国家在全球产业链布局和在东亚产业链布局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这三个国家先后遭受疫情的灾害,全球的产业链、全球的复工恐怕会受到一些影响。

  就中国来说,比如汽车,我们占全球汽车中间品贸易的70%,这是2017-2018年的数字,全球汽车产业的中间品70%是中国生产的,包括三分之一的发动机是中国生产的、22%的玻璃是中国生产的,24%的车的轮毂是中国生产的,等等。我们在全球制造业的产品在世界市场占比很大,比如智能手机占90%,PC占90%,电视机占70%,新能源汽车占60%。美国苹果集团的工厂在全球一共59个,其中有52个在中国,这52个工厂中,2019年在中国增加了20个。美国特斯拉在中国上海年产50万辆的生产线已经完成。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上的地位非常重要,我们停产差不多有一个月的时间,影响全球的产业链正常运营,我们现在正在复工复产,但是又面临着新的不确定性的因素,中国复工复产,而现在疫情严重的国家则可能受到影响,我们面临的国际形势还是很严峻的。

  所以,对于国有企业来说,并不是说中国疫情控制住,国有企业就尽到了责任,国有企业要有逆周期的思维、逆周期的调节。就是说,我们现在要面向疫情控制住之后,我们在全球如何布局,在中国国内要做些什么事才能把握主动权,才能真正把这次危变成机,我们要认识这次危机,顺势而变,顺势而为,才能真正地使国有企业尽到企业社会责任。

  中国的疫情总体上控制住了,我认为我们的人民战争是打赢了,这场总体战、阻击战,在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打得是非常漂亮,出乎世界各个国家预料,包括也出乎美国预料。他们作梦也没有想到我们在不到一个月时间能够控制住疫情,而且能够复工复产。现在除了湖北以外,全国复工复产在80%以上,多的地方在90%以上。所以,中国的经济还是能稳得住的,能够在二季度、三季度、四季度把一季度的损失补回来。总的来说,中国经济增长还会在合理的预期之内。当然,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没有提出今年实现GDP的具体目标,只要中国经济稳得住,不管是6%也好、5%也好,没有大的跌宕起伏就是胜利。我个人认为,中国不会因为疫情发生大规模或者坍塌式的下行,这已经成为定势,如果二、三、四季度消费出现反弹,投资也能跟得上,中国经济基本面还是稳的。按照目前20多个省发改委公布的数字,现在准备投资的重大项目在40万亿元以上,投资拉动经济的动力会是非常强劲的。大家知道,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中国出台了4万亿刺激经济,现在投资40万亿拉动经济,力度与10年前不是同日而语。

  我认为,中国今年的经济形势总体上还将是世界经济的稳定之锚。因为在2019年中国拉动世界经济增长占29%,仍然在30%左右,也就是说世界经济增量的三分之一是靠中国经济拉动的。中国经济今年初出现了大灾大难,但是经过我们后面百倍的努力,我认为可以补上这些损失。包括消费、包括投资、包括进出口,这三架马车并驾齐驱,中国经济增长今年不会低于5%,有可能仍然能达到6%左右。

  在这样的一个国内经济形势下,国际上仍然面临着很大的不确定性,面临着很大的风险和挑战。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人民14亿人统一行动、统一指挥,这么快的时间把疫情控制,到现在基本上除了武汉以外新增病例零增长,全中国10例以下,我认为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其他国家想也不要想,别说14亿人,就是4000万,400万,我认为都不大可能。这是我们的制度优势,在这个制度优势里边,就有国有企业在其中发挥的非常重大作用。

  第二个方面,国有企业未来应该怎么样化危为机,寻找新的增长点、新的突破点、新的创新点,使国有企业继续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排头兵,继续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引擎,主要从六个方面来考虑。

  第一,要创造新型的商业模式。通过这一次疫情,推动国有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把国有企业的数字化生存能力、数字化发展能力、数字化协同能力进一步发展,形成线上线下相融合的新商业模式。比如,这一次一些大型的民企发挥了很大优势,比如腾讯的“好大夫在线”、“企鹅”、“杏仁”、“丁香”、“医联”、“微医”,把五大互联网整合成一个医疗服务平台,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疑似病例可以在线服务,五大平台联网可以快速诊断疫情,疫情诊断速度提高了十几倍,诊断是否是新冠肺炎患者,分析判断从55分钟缩短到27秒。这些都是通过企业数字化转型,通过网上在线的服务,提高了服务效率。像百度进行语音机器人替代人工,这次也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我前两天看微信,好像是百度制造的警察头盔,它可以在5米之内测量到每一个路过的人的体温,能够发出警报,完全可以不接触,通过人工智能,警察戴一个警盔,在街上溜达着就能把疫情及时排查了。另外在机场、在一些公共场所现在都是无接触的测量体温,各种无接触服务发展特别快。我们的国有企业除制造型企业例外,有一大批服务型企业,比如我们的机场、高铁、通讯等行业国有企业,我们的一些公共场所,我认为推动数字化转型,无接触的服务在当前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当然,未来有一些无接触的服务有可能变成常态,有可能成为国有企业创造新的商业模式的方向,无接触服务行业,就是一种线上线下融合的数字化转型。

  第二,国有企业应该提高快速响应市场的能力。快速响应市场就是瞄准市场的即期消费需求,挖掘潜在的消费需求,通过供给侧改革创造崭新的消费需求。中石化在抗击疫情中一些做法在国有企业中就特别突出,我刚才举了中石化溶喷布的生产线,实际上从疫情一发生这家企业就和一些企业联合或者合作,已经在全国布局了11条生产线。我认为,中国的口罩现在已经不短缺了,发改委秘书长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中国可以一天生产一亿只口罩,现在医疗产品的生产,不光是口罩,包括呼吸机、防护服,现在生产能力不仅能满足国内疫情防控的需要,而且到了加大向全球出口,把这些产品作为出口商品重点的时候了,快速响应市场。我们既要瞄准国内的市场,也要瞄准国际市场,这也是我们在危中抓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机会。

  国有企业还可以像民营企业学习,瞄准共享经济,共享员工,实现共生价值。比如可以向阿里巴巴盒马鲜生学习,这次有好多餐饮业的职工来不及回家,或者没有准备回家,像西贝莜面村这样大型的餐饮企业,停业后员工就没有工资了,账面上只够发3个月工资。在这种情况下,盒马鲜生与餐饮业企业共享员工,因为这些员工经过体检,符合提供饮食服务和鲜生服务的身体条件,这两行业的企业共享员工,盒马鲜生有了快递员、有了服务人员,西贝莜面村解决了员工的工资及流动资金的问题。这些都是新的商业模式,但也不必照搬,国有企业规模比较大,不像民营企业船小调头快,但是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些思考和启示。

  还有,企业应该把智能服务用好,实现国有企业线上线下的协同。这次疫情,14亿人在家,除了物流、交通运输、警察、医生、公安这些必须在一线的人员,很多人的工作方式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就给我们新的启示,将来可以实行更加弹性的工作方式,以前可能是围绕着公司的管理层转,围绕着领导人转,企业多层次、矩阵式,未来企业在数字化转型中可以实行弹性工作或者扁平化的管理,扬弃很多原来的组织管理方式。可能将来的在线、独立、协同,围绕着任务和需要,实现人员的组合,进行线上线下的协同,组织结构的变革会提供新的思路。

  第三,要重视创造新消费。后边几个季度,也包括明年,要努力把被压抑、被冻结的消费释放出来。对国有企业来说,我们始终要把握市场的敏感度,要从几个维度做工作。一是,如何满足现在的消费需求,挖掘潜在的消费,通过我们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创造崭新的消费。二是,我们既要满足实物商品消费、服务消费,也要重视精神层面的消费,比如文化消费、教育消费等。三是,除了国内消费以外,要立足于开拓国际市场的消费,比如“一带一路”相关国家。现在我们不少大型国企很大一部分业务在“一带一路”相关国家,比如中国高铁、中国土建、中国电力、中国水电,一大批国有企业在国际市场上开拓。我们要研究国际市场,比如中老经济走廊,现在中老铁路修通以后,老挝的国家战略未来就是建设沿中老铁路经济带,这将产生很多的投资机会,扩大我们投资的需求,进而扩大在国际市场消费需求的份额。比如,国有企业未来要和我们国家已经建立的自贸区结合起来,因为国家之间有零关税政策和相关的互相减让的税收政策。比如我们的周边关系,现在在亚洲的RCEP一体化,通过“一带一路”的互联互通,我们的国际市场环境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比如建设中日韩自贸区,在疫情之前已经在加快推进了,现在可以通过中日韩共同抗击疫情,建立更紧密的中日韩的合作关系,疫情之后加快推动中日韩经济合作。

  在拓展这些国际的消费需求中,我们也会更多地占领市场。中国已经是120多个国家的第一大贸易伙伴,是7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第二大贸易伙伴。美国希望因为中国疫情而使产业链转移到美国,没有想到自身出现很大的问题,而且产业链转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我认为我们在新型消费中,一方面要释放蕴藏在中国民众间的消费、释放疫情抑制的消费,把被冻结的消费潜力挖掘出来。另一方面,要通过抗击疫情的合作,进行战略性的选择,把那些和我们能够建立共同基础的这些国家的市场,作为我们国有企业未来发展的重点。我国2019年的消费率目前到了57.8%,尽管今年有疫情,今年的消费率也不会低于57.8%,会在60%左右。

  第四,国有企业未来要关注的重点就是新型基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是非常重要的。原来的一些重大项目都是在国有企业,但是将来的主体恐怕既有国有企业,也有民间的投资。在3月4号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再次提出要推动新型基础设施建设。2020年之后,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是我们国家投资的方向。在3月4日政治局常委会上提出“两个加快”,一是加快推进国家规划和已经明确的重大工程和基础建设,一个是要加快推进5G网络、数据中心这些新型基建的速度。我认为,这次对我们是一个重大机遇,使我们能够换道超越。如果未来把我们国家规划确定的工程和基础设施建设、5G数据中心建设起来以后,我们会出其不意地超越美国。比如我们现在新基础设施建设,提出了7个大的方面,包括5G建设、特高压电网建设、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间轨道交通的建设,包括充电桩建设、大数据中心建设、人工智能建设、工业互联网建设。2008年我们国家出台了4万亿启动经济,这之后把高铁网络体系建设起来了。我们未来的高速铁路会形成“八纵八横”,而且我们可能会形成更多的城际交通轨道。我认为这样一个网络体系的建设会支撑未来中国经济发展几十年甚至几百年。比如我们5G基础设施建设,这个方面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应该在1万亿以上。我国去年发了4张商业牌照,在6年之内会完成5G的全覆盖。疫情之后,如果我们加大新基础设施建设,我认为会比6年要提前,它会带动十几万亿的消费,产生新的商业模式。中国在原来的4G互联网基础上,已经出现了很多新的商业模式,包括“阿里”、“京东”、“苏宁”,也包括像“菜鸟”、“美团”等新的商业模式,也包括我们95%以上的移动支付普及率,这都是非常大的变革,人们生活方式的变化。5G基础设施建设之后会发生更大的变化,比如我们将来的大数据中心建设,我觉得我们现在的大数据中心60%还集中在美国,我们通过这个新基础设施建设会形成一大批在中国的大数据中心,我们在新一轮数字革命、数字经济时代会加快占领制高点。人工智能也是一样,特高压也是一样,中国的特高压建设能力、建设水平已经在全世界位于第一了,我们会在这些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

  包括我们的充电桩建设,这个投资方向也很重要,它会使我们的新能源汽车真正开动起来。中国的新能源汽车产量和销量在世界比较也属于第一,但是制约瓶颈是充电桩不够。所以,当我们的充电桩建设跟上去以后,新能源汽车起码在整个中国会像以汽油为动力的汽车一样,会畅通无阻,会逐渐用新能源替代传统能源。

  所以,我们国家通过这个疫情更看清楚了自己前行的方向,并不是说只是讲怎么能战胜疫情、消灭病例,使病例下降为零。我们是在谋划未来疫情之后,怎么能够使我们国家超越。我们不要跟美国打嘴仗,美国怎么抹黑中国都是无所谓的,中国干好自己的事,一件事一件事地谋篇布局,一步一步地努力,我认为中国一定会实现超越。而这个谋篇布局里,真正的实施者、施工者,首当其冲的就是我们的国有企业。

  第五,下一步投资重点,还会向公共医疗卫生体系倾斜。肯定是以国有医疗机构是主体,但是仍然要大力发展民营医院,发展商业化医疗保险,发展多元化多层次药品生产制造和流通。当然,我们未来会形成公共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加上我们的医疗保障体系、药品流通体系,形成满足人民需要的新型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医疗体系。这场疫情告诉我们,中国医药卫生体制不能是西医主导、西医领导、西医标准,一定要把中国的中医药发展有用上升到国家战略,形成中医、西医两个优势互补、中西医并重、中西医并举、中西医并跑这样一个相互独立又相互配合和互补的新的医药服务体制,来造福于人民。美国的医疗卫生费用的支出,已经占GDP高达15%以上,而中国占不到6%。有人说,我们的人均医疗费用在世界排得非常靠后,但是应该看到我们因为有中医的优势、有中药的优势、有养生的优势、有中国积累几千年的饮食文化的优势,所以实际上我们是用了占GDP不到6%的付出,使中国人均的预期寿命和美国大体相同。这是我们很大的优势,只不过我们的优势还没有真正发挥出来。这次抗击疫情,中医药发挥了重要作用,包括钟南山、李兰娟院士当时都说,新冠肺炎无药可治,是从加速研发疫苗开始。但是我们现在有5万多人都已经治愈了,我认为绝大多数是靠中医药,加上西医的重症抢救治疗,所以才获得现在这样的进展。

  因此,我们必须考虑,未来公共医疗卫生体系,国家的医药卫生体制如何改革。我们到底要一个什么样的医药卫生体制,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所以,国有企业既要考虑我们有西医的优势,未来一大批国有企业还要考虑怎么能建立中药材的生产基地,建设一批优质的中医药企业和医院,恐怕也是一个重要的投资方向。日本在中国建立的生产基地是按照最高标准,就是我们古代的那种生产药材的标准,高价收购,在日本生产成汉方药,再高价卖给我们。我们现在的国有企业,我认为就应该恢复我们传统的文化、传统的医术、传统的具有哲理的最高水平的医术,我们也担当着传承和恢复、创新的责任。在这场疫情中,带给我们很多的思考,我们的短板就是我们未来的方向。

  我们的投资会优先推动那些对未来中国经济长周期发展能起到支撑作用的重大项目。比如现在规划的马上要推动的川藏铁路、沿江铁路、京沈高铁、天府国际机场、引江济淮工程。我个人认为,中国实现现在的谋篇布局,就是面向未来“两个一百年”,当然第一个一百年,脱贫攻坚是没有问题,面向第二个一百年的谋篇布局实际上已经开始了,我认为2020年还会有比较大的动作,一方面是面向未来的谋篇布局,一方面是战胜疫情之后,怎么以百倍的努力能够补上这段时间我们所遭受的损失。

  第六,还要有新型的思维方式。现在通过疫情,给了我们很多思考的空间或者反思的空间,国有企业有国有企业的优势,但是国有企业也有它的劣势。我们可以看到,一些民营企业在市场的适应能力还是比我们强,创造利润的能力比我们强、创造新的商业模式的能力比我们强、创新思维能力比我们强。所以,如何把国有企业既有的优势充分发挥出来,把已经积累的巨大的优质资源的存量盘活,变成巨大的增量;另一方面,怎么把国有和民营两种优势发挥出来,形成中国独特的,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具有国家现代治理能力、具有现代底蕴的运营能力。不管是哪种所有制,都是国家整体实力和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只有中国真正形成了一个新的更优的体制机制,比美国这些国家更优的国家治理体系,我们才能最终取胜。我们到底要一个什么样的举国体制,才能在世界上更优,才能使中华民族更快地走到世界前列,能够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我认为,现在给了我们一系列的拷问。当然,国有企业的答卷已经答得很好了,我认为面向未来,解决新的问题、回答好新的答卷对我们来说更为重要。谢谢。


本文系2020年3月8日陈文玲在吉林大学中国国有经济研究中心举办的“新冠疫情下国有企业责任担当与数字化转型”线上论坛上的发言实录。



文章选自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2020年3月13日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