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1月13日

黄亚生:我们的梦魇时刻

作者:黄亚生



专家简介

黄亚生全球化智库(CCG)学术委员会专家,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副院长、政治经济和国际管理教授。



编者按


随着当地时间1月3日凌晨美国政府在伊拉克巴格达国际机场击杀了伊朗军界一把手苏莱曼尼后,美伊之间的关系急转直下,迅速恶化。随后,当地时间1月8日凌晨,伊朗向美国在伊拉克境内的两个军事基地发射数十枚导弹作为回应。虽然美国时间1月8日早上特朗普对伊朗导弹袭击事件的回应并没有提到会进行军事层面的回击,但美伊之间爆发军事冲突的可能性还是真实存在的。


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黄亚生指出,“现在我们很有可能见证着特朗普和共和党挑起本世纪美国第三次由共和党发动的战争。”黄教授表示,“这是一个全人类的梦魇时刻。可悲的是,这不是一次黑天鹅事件,而完全是在我们2016年预料之中的。” 


全文共4336字,阅读时长约5分钟。



2018年5月,特朗普官方宣布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使得在当时被国际原子能机构认定执行良好的协议陷入瘫痪,伊朗计划重启核试验。而在朝鲜方面,虽然特朗普和金正恩进行了历史性的会面,但美朝关系的改善以及朝鲜无核化没有任何进展。随着2020年开年美伊关系的迅速恶化,我对于2020年“不发生核战争”的愿望变得愈发担忧。美国媒体开始公开谈论,一旦美伊爆发军事冲突,美国只有两种方式可以获胜,一是恢复征兵制度,扩大兵源,二是用原子弹抹平伊朗。


特朗普时代下,我们的梦魇时刻是不是快来到了?



1月8日,特朗普针对伊朗的导弹袭击发表演讲

图片来源:vox


对于我自己来说,进行政治选择的标准非常简单和清晰。当我进行投票前,有四个问题是我最关注的:1)候选人对于战争的看法;2)候选人对于全球变暖问题的态度;3)候选人是否愿意对美国政治制度进行改革;4)候选人对于美国国内控枪问题的立场。而在这四个问题中,候选人对于战争的看法是在我心中排名第一的,因为和平应该是每一个普通人最基本的诉求。然而,现在我们很有可能见证着特朗普和共和党挑起本世纪美国第三次由共和党发动的战争。


伊朗局势的急转直下


特朗普2016年上台后,美国和伊朗的关系一直十分紧张,而这种紧张的关系在2018年5月特朗普正式宣布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后达到了一个顶点。但是,在当时,人们主要忧虑的是伊朗重启核试验,而不是美国和伊朗直接进行正面的军事冲突。然而,美伊两国之间的关系在2020年1月3日美国于伊拉克国际机场击杀了伊朗军界一把手卡西姆·苏莱曼尼(Qassem Suleimani)后急转直下。事实上,在2019年的最后几天里,伊朗和美国曾在伊拉克进行过军事摩擦,而随后伊拉克亲伊朗团体还对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进行了打砸。但当时,没人预料到特朗普会快速下令击杀苏莱曼尼。然后是昨天的伊朗发导弹袭击美国在伊拉克的军事基地。


苏莱曼尼在伊朗国内的影响力被广泛认为仅次于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而几十年的军旅和谍战生涯也使得其在整个中东地区有着极大的影响力。同时,苏莱曼尼也被认为是伊朗国内最强硬的反美人物之一。事实上,美国政府内部很早之前就有人建议除掉这样一个“眼中钉”。然而,根据《纽约时报》报道,特朗普之前的两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和奥巴马都曾否决过杀死苏莱曼尼的提议,理由是认为此举会引发中东地区一系列难于预测的动乱。



苏莱曼尼在伊朗国内的影响力被广泛认为仅次于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

图片来源:free press journal


小布什和奥巴马的顾虑是有道理的。第一,苏莱曼尼在伊朗国内有着极高的声望,在非战争时期将其直接击杀会极大加剧伊朗的仇美情绪。同时,这样的击杀行为对伊朗政府等同于羞辱,势必引来报复。就在当地时间1月8日凌晨,伊朗对美国在伊拉克两个军事基地发射了数十枚导弹作为对苏莱曼尼之死的一个回应。

 

第二,伊朗在中东地区影响力很大,一旦因苏莱曼尼之死所导致的美伊摩擦升级为大规模的军事冲突,局势对美国会十分棘手。根据英国智库“战略研究国际中心”(IISS)2019年11月发表的研究报告,伊朗是目前中东地区最有影响力的国家,超过其主要地区竞争对手沙特阿拉伯。报告指出,经过几十年的经营,目前伊朗对于叙利亚、黎巴嫩、伊拉克和也门这几个国家的国家事务都有着很强的影响力。而伊朗在中东地区还有着极强的导弹打击能力。据统计,伊朗目前拥有1000多种短-中程导弹和10多种弹道导弹,其导弹打击范围覆盖整个中东地区。

 


苏莱曼尼的死在伊朗国内引起了极大的悲愤情绪

图片来源:the times of israel


虽然美国有着绝对意义上的军事优势,但是和伊朗在中东地区卷入长期大规模军事冲突对美国并不明智,会给美国和整个中东地区带来极大的灾难。另外,请大家千万记住一条可以说近乎于铁律的经验和教训:强大的军事实力本身不是最终胜利的保障。要不然,今天的越南应该是属于美国的,而今天的阿富汗应该由苏联坐镇。但历史恰恰不合作。今天的阿富汗变成了美国的泥潭,而苏联自己已经不存在了。


好战的共和党人

特朗普对于苏莱曼尼的击杀是十分突然的。美国国会的核心议员都是在行动之后才被告知的,更不要说美国的主要盟友国的领导人了。特朗普的击杀显然不是他一个人的个人决定,其决定背后是一批美国政府内以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为首的共和党“新保守主义”(neo-conservatism)人物。根据美国《华盛顿邮报》得到的美国政府内部消息透露,是国务卿蓬佩奥的一再游说,再加上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和国防部长马克·埃斯波(Mark Esper)的支持,促使了特朗普做出了击杀的决定。事实上,蓬佩奥早在几个月前就多次游说特朗普,希望他击杀苏莱曼尼。然而,特朗普一直不愿出手。然而,伊朗2019年12月底对美国在伊拉克的军事基地的袭击使得特朗普倍感压力。袭击发生后,蓬佩奥多次和特朗普通话,希望其动手。而后,其更是在白宫对特朗普进行了当面游说。消息源透露,这次游说成功的一个重要前提是蓬佩奥在和特朗普汇报前先和埃斯波通了气,这两名西点军校的校友在见总统前就确认了双方立场一致。消息源透露,如果是前任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击杀行动是不会实施的,因为作为共和党少有的理智派,马蒂斯是不会赞同冒这么大的风险的。



作为西点军校的校友,蓬佩奥(图左)和埃斯波(图右)都主张打击伊朗

图片来源:usatoday


我们必须意识到,击杀苏莱曼尼并不完全体现的是特朗普的个人意愿,体现的是其背后一批鹰派共和党政府官员的意愿。可以说,击杀苏莱曼尼的行动是共和党内部鹰派人物利用一名弱智总统造成的空间和机会所策划的行动。这已经不是共和党第一次这样做了。小布什当年发动伊拉克战争也很大程度是源于其背后共和党硬派高官的推波助澜。根据事后公布的证据显示,在当时,共和党副总统迪克·切尼(Dick Cheney)明确通过多个情报来源知道伊拉克国内并没有大规模杀伤武器,也没有证据证明伊拉克政府和基地组织和911有任何关联。然而,切尼还是一再在公开场合赤裸裸的撒谎指责伊拉克藏有生化武器并且核基地组织关系密切,试图推动伊拉克战争的发生。而正是因为切尼和当时的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Rumsfeld)以及副部长保罗·沃尔夫维茨(Paul Wolfowitz)的极力游说,一个屡屡犯拼写错误的,不看书不看报的,承认自己没有任何好奇心的小布什才得以下定决心发动伊拉克战争。


美国社会将承担战争的后果


美国是世界上军事实力最强的国家。然而,这不意味着美国发动战争不需要付出惨痛的代价。这样的代价会影响整个美国社会。美国经济学家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曾在2008年出书统计了直到美国完全脱离伊拉克战争,美国所为伊拉克战争所总共需要投入的代价。斯蒂格利茨表示,总代价将高达3万亿美元,其中不仅包括战争的直接投入,还包括战后伤员的医保,石油价格因战争导致的上升,战后军火的维修补充等等成本。



美国经济学家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曾在2008年出书统计了直到美国完全脱离伊拉克战争,美国所为伊拉克战争所总共需要投入的代价

图片来源:goodread


相比伊拉克战争,一旦美国和伊朗发生军事冲突,成本只会只高不少。同时,美国国内还将有数以万计的家庭过着因为家人奔赴战场而提心吊胆的生活。在伊拉克战争期间,美国多名高级军官都抱怨过人手不足的问题。事实上,在战争前,美国将军埃里克·辛斯基(Eric Shinseki)就在国会作证,表明要想打赢伊拉克战争,美军需要投入80万人。如果和伊朗开战,人力投入只会更多,因为伊朗的人口是伊拉克的三倍,军事力量也更强。如果我们简单根据人口比例乘以三(当然,战争不是这么简单的乘法游戏,只是作为比喻),那么美国也许需要投入240万军人参与作战。然而,美国国内总计只有约220万编制军人(包括预备役的85万人左右)。还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在伊拉克战争期间,英国等美国盟友也都参与了作战。而如今,美国主要盟友是否愿意卷入伊朗冲突是需要打一个很大问号的。美国很多国内媒体现在都在讨论是不是美国应该放弃志愿兵役制度,重新恢复征兵制度。不论美国是不是恢复征兵制度,一旦和伊朗开战,受到最大伤害的会是那些支持共和党的低收入白人,很多服役的美国军人都是他们或他们的家人。

 

共和党发动战争会对美国整个社会造成极大的影响,包括我之前讨论过的一个很特殊和奇特的特朗普支持团体——“华川粉”。这些华人特朗普支持者以自私著称,甚至为其自私自豪,但他们经常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华川粉反对加税,反对救济福利,但他们一次又一次坚定的支持好战的共和党。他们搞不清楚共和党领导的政府已经在一个完全无谓的,一次毫无意义的战争中浪费了3万亿纳税人的钱的政府。等他们的孩子在常春藤大学毕业之前被强迫征兵去中东打战,在黄河边上,“华川粉”也许会领悟到一点点政治常识。


结语


从今天早上(美国时间1月8日)特朗普针对伊朗向美在伊拉克的两个军事基地发射导弹事件的讲话来看,我们希望战争不会马上爆发。但是,特朗普的任期已经来到了一个关键时刻。第一,他有可能还会进一步升级美伊摩擦,将美国带入战争深渊。好战的共和党人注定了共和党任期下美国会和其他国家摩擦不断。即使这次特朗普忍住了,战争的风险还会真实存在。第二,伊朗政府已经宣布中止履行伊核协议的最后阶段,放弃伊核协议中的“对离心机数量的限制。”伊朗一旦达到制作核武器的水平,美国和以色列必然会对伊朗动武。另外,即使热战不马上爆发,如果伊拉克驱逐美国军队,伊拉克有可能陷入一个无政府状态,ISIS会卷土重来,造成整个地区的不稳定。

 

这是一个全人类的梦魇时刻。可悲的是,这不是一次黑天鹅事件,而完全是在我们2016年预料之中的。 



文章选自微信公众号“亚生看G2",2020年1月9日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