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1月09日

黄亚生:共和党无一例外的选择了效忠特朗普

作者:黄亚生



专家简介

黄亚生全球化智库(CCG)学术委员会专家,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副院长、政治经济和国际管理教授。





编者按

2019年12月,美国国会众议院票表决通过了两项针对现任总统特朗普的弹劾条款,这两项条款分别指控特朗普滥用职权和妨碍国会。然而,在这次投票中,没有一名共和党人投票支持参与投票的两项条款中的任意一条。接下来,参议院将对特朗普弹劾案进行审理和投票。不出意外,共和党人将继续紧密围绕在特朗普身边,一致反对针对特朗普的弹劾案。


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黄亚生表示,“共和党正在沦为一个‘黑帮社会团体’,无条件的效忠和服从自己的‘老大’——特朗普......共和党从一个曾领导解放奴隶发展运动的政党到今天成为一个黑帮社会团体,这是美国最大的悲剧。"


全文共4550字,阅读时长约8分钟。


共和党曾经是美国一个伟大的、先进的政治力量。在19世纪,是共和党人林肯领导了伟大的奴隶解放运动。但你知道吗,今天的共和党党员对特朗普的评估比对林肯还要高。根据美国民调网站YouGov.com2019年11月末针对美国共和党党员的问卷调查,有53%的受访者认为特朗普是比林肯更杰出的总统。——这就是今天的共和党。


2019年12月,美国国会众议院投票表决通过了两项针对现任总统特朗普的弹劾条款,这两项条款分别指控特朗普滥用职权和妨碍国会。其中,滥用职权的指控是围绕特朗普的“通乌门”电话,而妨碍国会的指控是控诉特朗普在国会调查“通乌门”电话期间,拒绝配合调查。在此之前,美国历史上只有两位总统被众议院投票通过了弹劾条款(分别为1868年的安德鲁·约翰逊和1998年的比尔·克林顿,“水门事件”的主角尼克松在众议院投票前就选择了辞职)。


众议院针对特朗普的弹劾,共和党众议员没有一人投票支持参与投票的两项条款中的任意一条。在我看来,共和党议员在投票中,以及投票后的一系列表现都表明,共和党正在沦为一个“黑帮社会团体”,无条件的效忠和服从自己的“老大”——特朗普。



共和党人目前紧密团结在特朗普身边

图片来源:The  Atlantic


特朗普弹劾案显示共和党正沦为“黑帮社会团体


我在之前的公众号文章《黄亚生:共和党,一个没有底线的政党》中介绍过弹劾特朗普的原因。相关细节媒体已经报道很多,这里就不赘述了。事件的背景起因是特朗普要求乌克兰新任总统泽伦斯基帮忙调查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美国前副总统、2020年美国大选民主党提名人的争夺者之一乔·拜登(Joe Biden)的次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在担任乌克兰一家天然气公司董事期间,是否有不法行为。第二件事情是调查一家名为Crowd Strike的网络安全公司的背景。这家Crowd Strike公司曾对“通俄门”进行过调查,并得出了“俄罗斯在2016年对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发动过网络攻击”的结论。特朗普曾多次公开表示认为Crowd Strike的所有者是一名乌克兰富翁,2016年攻击美国选举的其实是乌克兰而不是俄罗斯。


然而,这两个都是伪命题。经过调查,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亨特·拜登有不法行为。而所谓“乌克兰攻击门”已经被清晰的证实是俄国情报机构杜撰的谣言。


如果可以证明一名总统通过国家间的外交活动来干涉美国大选,那么这是明显的滥用职权,是很严重的犯罪行为。国会众议院进行弹劾调查并举行听证已经相当完整地收集了支持这一指控的证据。在听证会的过程中,美国现任代理驻乌克兰大使比尔·泰勒(Bill Taylor)和美国驻欧盟大使戈登·桑德兰德(Gordon Sondland)先后表明,他们都清楚特朗普将调查拜登父子作为是否给予乌克兰援助的筹码。桑德兰德更是直接表态,特朗普身边的高层官员都是了解事情细节的。听证会上还揭示了大量的其他证据。



美国驻欧盟大使戈登·桑德兰德出席了国会对弹劾特朗普调查的听证会

图片来源:business insider


但是没有一个共和党众议员被这些确凿的证据所动,他们无一例外的选择了效忠特朗普个人,而不是国家和美国宪法。在投票前的最后辩论中,多名共和党人更是用极为夸张的方式为特朗普申诉。佐治亚州共和党众议员巴里·劳德米尔科(Barry Loudermilk)表示,特朗普在弹劾过程中受到的待遇甚至不如耶稣受难前受到的待遇。而另一名共和党众议员迈克·凯里( Mike Kelly )则表示在美国历史上,众议院弹劾特朗普的这一天会和美国珍珠港被偷袭那一天一样耻辱。


在众议院通过弹劾条款后,下一个程序就是弹劾案件将被移交给参议院。而参议院审理弹劾案件的流程和形式类似于一个法院庭审(trial)。美国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将主持参议院阶段的弹劾审理流程。众议院将选派一组众议员充当“公诉人”的身份,来阐述众议院弹劾总统的原因和依据。在这个过程中,所有参议院的参议员将作为“陪审员”听取陈述,并做出投票。参议院需要2/3多数的票数才可以通过弹劾罢免总统。


法律没有写明的是,参议院的整个审理过程需要多久,具体的流程规章是怎么样的,以及审理可不可以引入众议院调查期间没有出现的新的证人和证言。这些事情都需要美国两党参议院领袖们在参议院展开审理前达成共识。


在众议院弹劾条款投票通过后,甚至是早在投票前,共和党多名党内领袖就已经明确表达了不愿与民主党人就参议院审理流程进行合作协商的态度。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人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在众议院对弹劾条款进行投票的前一天就公开表示,面对接下来的参议院审理,自己“不会是一个公正的陪审员”。麦康奈尔的理由是,“弹劾完全是一个政治程序,里面不包含任何的司法因素。”麦康奈尔同时表示希望整个审理过程越快结束越好。而就在麦康奈尔表态前的几天,另一名资深共和党参议员林德赛·格林汉姆(Lindsey Graham)也公开表示,在参议院的审理过程中,自己不会“努力装作一名公正的陪审员。”



林德赛·格林汉姆(图左)和米奇·麦康奈尔(图右)都表态,在参议院审理过程中,自己不会做“公正的陪审员”

图片来源:Hollywood Reporter


麦康奈尔表示弹劾是一个政治程序,这一点没有说错,但他同时也在偷换概念。整个弹劾过程,从发起、调查,到裁决,都是由国会,而不是法院主导,这当然是一个政治程序。然而美国宪法在给予参议院决定是否通过弹劾罢免总统的权力时,美国宪法也希望参议院的弹劾审理流程是类似司法流程的。其中体现宪法这一意图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在进行弹劾审理前,每一名参议员都需要庄严宣誓。而宣誓的誓词全文是“我庄严的宣誓,在面对关于某某审理中的任何事务中,我都会追随宪法和其他法律,做公正的法官。所以,上帝请保佑我。”(原文:I solemnly swear (or affirm) that in all things appertaining to the trial of ____, now pending, I will do impartial justice according to the Constitution and laws, so help me God.” )这样庄严的誓词体现了参议院弹劾审理流程的庄严性和参议员需要的公正性。麦康奈尔和格林汉姆的表态都是对这一誓词的直接违背,而且最让人吃惊的是他们毫无顾虑地公开表示他们对宪法地蔑视。

 

除了公开表态不做“公正的陪审员”, 麦康奈尔更是直接拒绝了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民主党人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要求在参议院审理过程中召见包括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在内的四名没有出席众议院弹劾调查听证会的关键证人的请求。麦康奈尔公开表态,自己不会同意在参议院的审理过程中,召集新的证人作证。到现在为止,麦康奈尔目前还没有表示出愿意和舒默共同通过协商和妥协来制定参议院审理的具体流程规章的诚意。但是麦康奈尔一直在和白宫协调。麦康奈尔表示,“在整个弹劾过程中,我一直会和白宫保持实时沟通。在如何处理这件事情上,我们会尽全力保证我们的立场和总统的立场保持一致。”麦康奈尔完全不是把自己界定为美国宪法的捍卫者,而是扮演的是自己党派总统个人捍卫者。这是个典型的黑帮行为。


从克林顿到特朗普


有人会说,弹劾本身的性质就会导致党派内部抱团的行为,因为罢免总统会对其所在政党造成极大的政治伤害。然而,如果我们回顾1998年民主党人克林顿所经历的弹劾程序,我们就更会发现,民主党虽然也是有它的政治偏见,但总的来讲,民主党是基本遵循按着法律程序的。



在特朗普之前,上世纪末克林顿的弹劾案也曾引起极大社会关注

图片来源:business insider


在1998年,克林顿因为试图掩盖自己的婚外情丑闻对调查他的大陪审团撒谎。克林顿的行为确确实实是一个”犯法行为”,这是没有疑问的,但关键的争论在于是否这是一个应该被弹劾的”犯法行为”。在讨论这个问题时,我们必须搞清楚三件事:


第一,我经常听到一种言论,说犯法就是犯法,如果总统犯法就应该被弹劾。这实际上是不准确的。弹劾是一个法律和政治交接的概念。比如美国法律规定,如果你过马路闯红灯就是犯法。但你很难想象国会会对一个闯红灯的总统启动弹劾程序。


第二,一般在法律界的共识是滥用权力的总统应该被弹劾。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概念。闯红灯和为婚外恋撒谎都不是总统独有的“权力”。我们任何人都有可能闯红灯和为婚外恋撒谎。(本人多次闯过红灯,但没做过另外那件事。)不是总统独有的就不可能称之为“滥用权力。”


第三,被弹劾的行为应该是会引发严重后果的(”consequential”)。克林顿在婚外恋上撒谎在道义上应该受到谴责,但是从美国国家利益角度来讲是没有任何严重后果的。


而特朗普的行为在所有这三个方面都是符合弹劾标准的。从后果角度来讲,特朗普和克林顿是不可同日而语的。特朗普的行为直接危害了国家安全,破坏了美国民主的基石——大选。


但是即使对克林顿的弹劾是一个共和党赤裸裸的党派行为,当年的民主党还是采取合作的态度,和今天共和党的行为形成鲜明对比。在当时投票弹劾条款之前,众议院也对克林顿展开了调查。与2019年10月份没有一名共和党人投票支持展开弹劾调查所不同的是,当时有31名民主党众议员投票支持对自己党派的总统展开弹劾调查,收集证据。并且当时有多名民主党人公开谴责了克林顿掩盖自己婚外情丑闻的行为。而在正式的投票弹劾条款的过程中,也有多名民主党人投票支持弹劾克林顿。


在协商制定参议院审理流程规则的时候,当时的民主党人也积极与共和党人合作,试图尽可能公正的审理克林顿。当时的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民主党人汤姆·达施勒(Tom Daschle)即使在面对自己党内总统被弹劾的情况下,也选择与多数党领袖,共和党人特雷特·洛特(Trent Lott)合作。达施勒曾接受采访回忆,“我对当时我们的合作感到自豪。我们两人可以没有任何顾忌的互相去对方办公室聊天讨论,试图找到制定参议院弹劾审理流程规则的最优解。”事实上,除了达施勒,当时很多民主党参议员都对弹劾问题保持开放态度。达施勒事后回忆,“很多民主党人在参议院审理前都表示不确定自己会如何投票。可以说,克林顿当时是真正面临着被定罪的风险的。” 对于民主党来说,最高的原则是要尊重法律程序。



汤姆·达施勒(图左)和特雷特·洛特(图右)曾在克林顿弹劾案期间紧密合作 

图片来源:NYT


而在最终被确定的参议院审理流程规则中,包括克林顿出轨对象莱温斯基在内的三名关键证人虽然没有当场出现,但却提前录制了证言录音带,并在参议院当场播放。讽刺的是,当时麦康奈尔是极为支参议院持审理中纳入证人证言的,他甚至认为莱温斯基等关键证人应该当场出现。然而如今,他却拒绝所有的证人和证言。1998年的参议院的共和党表现的也远比现在有底线和操守。在当时,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人洛特也主动和达施勒合作。他在众议院投票通过弹劾条款后第一时间和达施勒表示,两党的参议员应该努力合作,拒绝党派政治。


结语


共和党的黑帮化可以说就是从1998年对克林顿弹劾开始的,那时的众议院的共和党已经开始滑向黑帮组织了。当时,一个最激进的共和党众议员就是今天参议员和特朗普死党——格林汉姆。但即使是当时最激进的格林汉姆也曾试图要求说服克林顿完全坦白他的行为,以此来取消对克林顿的部分指控。这样的斡旋在今日的共和党中是难以想象的。


共和党在特朗普上台前已经黑帮化了,但是特朗普的上台又进一步催化了共和党的“黑帮化”。特朗普代表的极端思想撕裂了美国社会,让党派政治大行其道。我在去年的公众号文章《黄亚生:只要你支持共和党,就是支持特朗普》中就表示,“特朗普完全代表共和党,甚至可以说共和党完全代表特朗普……今天的共和党已不再忠于一个理想,一个愿景或一个立法程序,而仅仅是效忠和崇拜一个具有强烈独裁意识的,一个很有可能是里通外国的,一个几乎肯定是极端腐败和无能,无畏的人。”


共和党从一个曾领导解放奴隶发展运动的政党到今天成为一个黑帮社会团体,这是美国最大的悲剧。



文章选自微信公众号“亚生看G2",2020年1月8日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