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06日

黄亚生:美国早晚要出事

作者:黄亚生




黄亚生全球化智库(CCG)学术委员会专家,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副院长、政治经济和国际管理教授。


编者按

在上一周,美国发生了两起令人瞩目的暴力事件。一件是连环“炸弹邮包”事件,一件是周六发生在匹茨堡的严重枪击事件。

MIT斯隆管理学院教授黄亚生指出,一系列暴力事件的发生显示了目前美国社会和政治已经完全撕裂了。暴力远没有结束,只要特朗普还在执政, 美国早晚会出大事。



全文共3652字,阅读时长约7分钟。


2016年大选后有一位朋友问我美国将来会发生什么事。我回答她,“暴力会增加。”

 

上周,美国特勤局和联邦调查局先后发现了十多件寄给名人政客的“炸弹邮包”。在这些邮包中,调查人员均发现了炸弹引爆装置。所有“炸弹邮包”的收件人均为民主党领导人或与民主党密切相关的名人,包括美国前任总统奥巴马、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和民主党资助人、金融大亨索罗斯等。10月26日,美国执法机构逮捕了名叫塞萨尔·萨罗克(Cesar Sayoc Jr)的犯罪嫌疑人,他是一名极右翼分子,联邦调查局的调查人员发现他的汽车上贴满了极端右翼宣传标语和海报。



被捕的嫌疑人塞萨尔·萨罗克是一名极端右翼分子

图片来源:CNN


就在连环“炸弹邮包”事件发生的几天后,星期六(10月27日),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市一间名为“生命之树”的犹太教堂发生了严重枪击事件,造成11人死亡。据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报道,枪手是46岁的罗伯特·鲍尔斯(Robert Bowers)。案发时,他手持一支步枪(有可能是AK47)和两把手枪冲进犹太教堂,开枪时高喊着“所有犹太人必须死!”从鲍尔斯的社交媒体可以看出,他也是一名白人至上的极右翼分子。他在社交媒体上经常发布反难民、反犹太的言论。他甚至抨击特朗普还不够激进,认为特朗普依然支持全球化,不是一个民族主义者。

 

连环“炸弹邮包”事件和匹茨堡枪击案不禁让人想起了去年8月发生在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的暴乱事件。去年8月11-12日, 多个白人至上主义团体成员出现在夏洛茨维尔市的弗吉尼亚大学校园内,手持火炬集会示威。这场集会名为“团结右翼”,是为了抗议夏洛茨维尔市政府移除南北战争期间南方邦联军队主将罗伯特·李塑像的计划,同时呼吁白人团结起来对抗少数族裔,维护自身利益。12日下午,白人至上主义团体成员、来自俄亥俄州的20岁男子詹姆斯·菲尔茨(James Fields)驾车撞向反对者人群,造成一名32岁女子死亡,19人受伤,另有十余人因集会中的其他冲突而受伤。

 

夏洛茨维尔暴力事件、连环“炸弹邮包”事件以及和匹茨堡枪击案这一系列暴力事件的发生显示了目前美国社会和政治已经完全撕裂了。暴力远没有结束,只要特朗普还在执政, 美国早晚会出大事,原因有三:


特朗普时代暴力文化上行下效

首先,美国的现任总统公开宣扬和鼓励暴力。自特朗普竞选以来,他不断地通过激进的言语,甚至是诉诸语言暴力和人身攻击来煽动他的支持者。在竞选总统期间,特朗普曾直接把墨西哥非法移民描述成“他们是毒贩,他们是罪犯,他们是强奸犯”。在面对竞选对手时,特朗普更是以给对方起绰号的的方式,对对手进行人身攻击。在共和党党内初选时,特朗普将共和党参议员马克·卢比奥(Marco Rubio)称作“小马克”(little Marco),以讽刺其身高偏矮,男子气概不够。而在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角逐总统席位时,特朗普更是直接公开叫对方为“骗子希拉里”(crooked Hillary)。当了总统之后,特朗普依然维持这种语言暴力的风格。根据《纽约时报》统计,从竞选期间算起截止到今年7月,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骂了至少487次,有的针对个人,有时候骂地方,还有让他不满的事情。


在这次的连环“炸弹邮包”事件中,有一些邮包发给了媒体相关人员。一直以来,特朗普都毫不不掩饰对美国主流媒体的厌恶。他曾把CNN电视台叫做“假新闻”,把《纽约时报》称为“失败且腐朽的《纽约时报》”。特朗普曾公开把媒体称为“人民的公敌”。而在最近的一次集会演讲中,特朗普甚至当众赞扬了一名共和党众议员去年对一名记者的施暴行为。共和党蒙大拿州众议员格雷格·吉安福特(Greg Gianforte)曾在去年众议院特别选举竞选期间,把一名记者过肩摔倒在地。吉安福特因此被判罚参加愤怒管理课程和社区服务。特朗普在蒙大拿州的竞选集会上,号召民众在11月的中期选举中支持吉安福特连任。 特朗普表示说,当他去年刚刚听说吉安福特过肩摔了一名记者时,他担心吉安福特会在特别选举中失利。但是特朗普紧接着表示,“但我转念一想, 我很熟悉蒙大拿,我认为这样的举动对他的竞选会有帮助。而且选举结果证明了我的想法。任何人都可以进行过肩摔,这不要紧。 我就喜欢这类(喜欢暴力)的人。”



      特朗普公开称赞了蒙大拿州共和党众议员格雷格·吉安福特(图左)过肩摔了一名记者的行为
图片来源:POLITICO


特朗普的政治语言暴力化使得他的支持者越来越偏激,认为语言暴力,甚至更进一步的实际暴力行为,是可以帮助他们达成政治目的的正当手段。 因此,暴力事件的发生是早晚的事情。


美国的枪支泛滥是滋养暴力事件的温床

其次,美国国内的枪支泛滥为极端分子提供了实施更多极端暴力行为的客观条件。我在去年的文章《黄亚生:枪击血案再起,共和党反控枪原罪难赎》中谈到,因为共和党和其背后利益集团的阻挠,美国在控枪问题上一直没有进展。根据研究机构“小型枪支研究”2017年的研究报告显示,美国每100名居民就平均拥有枪支120.5把,人均枪支持有量高居世界榜首。也就是说,美国的民用枪支数量比美国人口还要多。根据研究机构“枪支政策”的统计,枪支数量与枪支造成的死亡数量有着明显的正相关性。枪支越多的国家,因枪支死亡的人数也越多。



美国每100名居民就平均拥有枪支120.5把,人均枪支持有量居世界榜首

图片来源:VOX



枪支数量与枪支造成的死亡数量有着明显的正相关性

图片来源:VOX


右翼是美国的政治暴力行为的主要来源

美国右翼的愚昧和无知使得他们极易相信一些虚假消息,并且很容易被极端言论煽动做出极端行为。这次连环“炸弹邮包”事件的嫌疑犯就是一个很说明问题的案例。 连环“炸弹邮包”犯罪嫌疑人萨罗克的律师在接受电视采访时表示萨罗克是一个悲惨的小人物,智商低下,五十岁多没有任何收入,原本一直借住在母亲家里,直到被母亲赶出。据《纽约时报》报道,萨罗克曾于2017年在一家披萨店工作期间,接受了种族主义反同性恋的偏激言论。他告诉他的同性恋经理,同性恋和民主党人都应该被放逐到一个小岛上,然后被核弹炸死。当萨罗克的母亲和姐妹们担心其思想过激会走偏,强烈建议他去进行心理健康治疗,他愤怒地回绝了她们,并和自己的母亲说他恨她。


萨罗克是一个典型的右翼极端分子的写照:思想激进,情绪激动,智商一般。俗话说愚人更容易办蠢事。萨罗克寄给美国CNN电视台总部的炸弹邮件的收信人写的是前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局长约翰·布伦南(John Brennan)的名字。虽然布伦南曾以嘉宾的身份出现在CNN的节目中,但他实际上他根本不是CNN的员工。布伦南现在是 MSNBC新闻台的国家安全分析师。萨罗克似乎对自己攻击对象,CNN和MSNBC,的区别都分不清楚。寄给布伦南的“炸弹邮包”的信封上,短短几行字出现了多个拼写错误,甚至还拼错了布伦南的名字。



寄给前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布伦南的信封上拼错了布伦南的名字,少写了一个n

图片来源:CNN


我在之前文章《黄亚生:为什么美国共和党人容易上当受骗?》中谈到,包括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人类学教授丹尼尔·费斯勒(Daniel Fessler)在内的多个美国心理学和人类学教授已经研究证明,由于心理特征的不同,相比左翼自由派,右翼保守派更容易轻信虚假信息。根据 2015年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54%的共和党选民认为当时的总统奥巴马是穆斯林。他们不仅容易相信假的政治信息,对于普通科学常识,他们也同样缺乏理解力。根据美国著名统计机构皮尤研究中心2014年的统计,只有43%的共和党人相信人类进化论。


美国右翼民众同时还很容易被极端言论蛊惑。特朗普最常用的心理手段就是激发支持者的恐惧心理,让他们觉得自己受到威胁,这在心理学上被称为诉诸恐惧(fear appeals)。更为重要的是,通过激发公众的恐惧心理来获取民众支持对于保守派尤其有效。 2008年几名内布拉斯加大学学者发表在《科学》(Science)杂志上的一项研究显示,与自由派相比,保守派对恼人的噪音和图片有着更强的生理反应。2011年几名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的科学家在《当代生物学》(Current Biology)杂志上发表了一项脑成像研究显示,那些在政治上倾向于右翼的人往往拥有更大的杏仁核——在恐惧和焦虑状态下,杏仁核是一种非常活跃的结构。以上两篇论文都表明,当面对具有威胁性的刺激时,右翼保守派的大脑有一种夸大的恐惧性反应。这些大脑反应是自动的,不受逻辑或推理的影响。只要特朗普继续散布恐惧信息,许多右翼保守派的大脑就会不由自主地活跃起来,就像被开关控制的灯泡一样。恐惧让特朗普的追随者总是热情高涨并且容易做出过激行为。


特朗普的一个效应就是把恐惧和焦虑的心理问题高度政治化了。 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这次的连环“炸弹邮包”犯罪嫌疑人萨罗克的社交媒体账号直到2016年都显得比较正常,发布的内容晒自己的午餐健身房锻炼,性感美女和体育运动的照片。但自2016年开始,萨罗克的社交媒体账户呈现出黑暗的、更多政治相关的内容。他开设了一个新的社交帐户,开始发布耸人听闻的右翼新闻故事,加上诸如“希拉里破坏操纵整个选举”这类具有煽动性的标题,并转发一些反伊斯兰的标语和照片。当他上周五在佛罗里达州被捕时,萨罗克的社交账户完全符合大家对于极端分子的印象,最近几周,他甚至发布了他希望用炸弹炸死民主党政客的推文。 哥伦比亚大学数字新闻中心的研究主任乔纳森·奥尔布赖特(Jonathan Albright)说:“他从发布女性,房地产,餐饮和汽车的照片,到发布ISIS,枪支和暴力的照片。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变化。”


结语

我以后的一篇文章将提出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之间可以说已经没有任何共识,文明冲突在美国已经发生,而且在不断加剧。 美国其实就应该一分为二,变成两个国家。在这之前,美国早晚要出事。


参考文献:

[1] Karp, A. 2017. “Estimating Global Civilian-held Firearms number. ”Small Arms Survey.

[2] Fessler, D., Pisor, A C., and Holbrook, C. 2017. “Political Orientation Predicts Credulity Regarding Putative Hazards.” Psychological Science, 28(5), 651–660.

[3] Oxley, D R., Smith, K B., Alford, J R., Hibbing, M V. , Miller, J L. , Scalora, M., Hatemi, P K., and Hibbing, J R. 2008. “Political Attitudes Vary with Physiological Traits.” Science, 321 (19 September) 5896: 1667-1670.

[4] Kanai, R., Feilden, T., Firth, C., and Rees, G. 2011. “Political Orientations Are Correlated with Brain Structure in Young Adults”. Current Biology, Apr 26; 21(8): 677–680. 



文章选自亚生看G2,2018年10月31日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