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CCG


11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如期抵达北京展开为期三天的国事访问。正如此前CCG专家分析,以成果为导向的特朗普在抵京两小时内就率领其贸易团队得到了90亿美元大单,11月9日,中美两国又签下创纪录的2535亿美元大单。此外,中美两国首脑在会谈中也确定建立外交安全对话、全面经济对话、社会和人文对话、执法及网络安全对话4个高级别对话机制。从目前来看,此次会晤也将会为中美两国的长远发展奠定基础,指明方向。


专家研讨




在特朗普结束访华行程之际,CCG联合宾大沃顿中心举办研讨会,CCG学术专家委员会专家、美国加州杰普曼大学传播系终身教授贾文山,CCG高级研究员,商务部美洲大洋洲司原司长江山,CCG特邀高级研究员、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寿慧生,CCG特邀高级研究员、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副院长谢韬,CCG特邀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等中美问题专家就首脑会后的中美关系的重要突破进行深度解读。CCG副主任兼秘书长苗绿博士、宾大沃顿中心总经理华桦博士代表主办方致辞,CCG副主任王欣主持研讨会。





元首高层次外交开辟中美外交新时代



  中国方面对特朗普此访上升为国事访问+的级别,这在历任访华美国总统里还是首次,历史上也是首次。可见首脑外交对中美关系的良性发展很重要。刁大明认为,元首之间的密切互动发挥了引领作用,特朗普上台以来双方十次通话加致电,元首间的坦诚沟通和私人互动是国际外交史上的重大创新。当然,刁大明教授也认为,特朗普和习近平之间的私人关系并不能完全视作是中美之间是真正的朋友关系,元首外交是引领,民间外交是基础。元首外交为民间外交提供了榜样,元首外交和个民间外交同样重要。


  谢韬也强调,第一,不能把两国首脑见面多等同于两国关系好。第二,中美间到底是真朋友假敌人,还是真敌人假敌人的关系,尚无法回答。第三,从特朗普的个人层面来说,特朗普想把中国当做真朋友假敌人,但即便如此,特朗普会面临美国国内前所未有的压力。对于美国国内来说,美国国内从特朗普当选时的担心把中美关系搞砸,变成现在的“担心被中国收买”。美国国内的意愿则是“美国只能是世界第一”。首脑外交很重要,但是远远少于中国学生去美国交流的时间,重要的还是要回归到民众外交中。现在中国最缺乏的是中国社会层面对美国的吸引,中国的艺术、教育或者是商品,还有最重要的中国特色的价值观,这需要全世界的认同。


  苗绿博士也认为,中美双方应该更加关注人文方面的交流,比如说双向留学的问题,奥巴马政府当年的十万强计划,预计在未来四年内招揽10万名美国学生到中国留学,但是据统计这个数字只有三万左右。所以,希望习特会能在这方面有所突破。





从购买到投资—中美经贸关系是世界经济的压舱石


  此次中美两国签下创纪录的2535亿美元大单引起国际各界的关注,对此,刁大明认为,两千多亿的大单可以说史无前例,但是这个数字不能说明什么,这只是中美关系站在新起点上的新开局,如果以前说经贸关系是中美关系的压舱石,那么现在可以说是世界经济的压舱石和稳定器。谢韬教授表示,这个数字可以说是惊艳,但是仔细观察清单可以发现,中美经贸关系已经从以前的购买转变为投资。这对中美两国意义重大,对美国来讲,中国的投资可以为美国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对中国来说则意味着中国的资本已经走向美国。


  寿慧生也赞同对美投资的重要性,他表示,在美投资是未来的趋势,也是双方的需要,可以说是双赢。而中美关系现在更多的是需要尊重对方的发展诉求和双方的需求,这也是维护中美关系的基础。


  贸易逆差一直是媒体和学术届对特朗普此次访华最关心的问题。江山认为,贸易逆差是老问题,而近几年中方一直在致力于解决贸易逆差问题。贸易逆差的产生取决于很多方面,其中统计方面是一个问题,尤其在全球化的今天,价值链、产业链已经基本构建起来,如果还按照以前的海关统计来计算已经不适合。


  江山以大家都熟悉的苹果手机为例,“苹果手机在中国组装,但是核心技术在美国,这样就存在贸易转移的问题。”可以说,贸易逆差的原因很复杂,但这次的大单已经体现了中方最大的诚意,贸易逆差问题一夜之间不能解决,美国和加拿大、日本都有贸易逆差问题,也都没有得到解决,中美之间追求的是基本平衡的贸易关系。中方一直努力,而且逆差的数字会通过双方共同努力会越来越小,但是美方也必须表明态度,尤其是对高科技产品的控制,因为放开管制后,美国的高科技产品和附加值高的产品就可以进入中国,这对从根本上解决贸易逆差是起到决定性作用的。



发展高层面的中美合作关系推动建设新型国际关系



  “特朗普此访可以说很大程度上明确了中美关系未来的发展方向,而不是在政策上。”寿慧生说。他分析,从目前来看互相满意,互相尊重,并且证明中美关系在今后的很多年定位明确,即避免冲突,这也是海湖庄园会晤后再次确认中美关系不会变。单纯讲中美关系的话,当然有很多的问题,但是,李克强总理说到中美关系的时候,定义中美关系到了深度融合的经贸互利格局,这也意味着中美双方目前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关系,也就是世界上从未有过的两个大经济体深度上融合,因此中美关系必须要在宏观的层面上解决,因为未来决定中美关系,不是在于两国之间如何融合、如此互动,而是需要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彼此找到合作点。


  谢韬则认为,十九大报告中提到了新型国际关系而不是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这表示特朗普只是中国全球战略的一部分,中美关系只是中国外交的一部分。对此,江山表示,中美关系是对外关系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中美关系的发展和合作对于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和亚太地区的繁荣稳定,以及世界稳定是有重要的意义。贾文山总结道,特朗普此次访华各方面都是A+级别的待遇,所以现在就是要把A+的待遇能够获得A+的结果。因此,无论特朗普目前是否有成型的亚洲战略,中美关系的重点就是营造稳健、均衡、共赢的中美关系。



全球化智库(CCG)

  CCG从美国大选启动以来,持续关注美国大选对中美关系的影响,发布《特朗普时代的挑战、机遇与中国应对》、《抓住美国移民收紧机遇 更加开放国际人才政策》、《中美基础设施领域合作前景广阔,为中美关系提供新机遇》、《CCG 赴美调研报告:寻求稳定、均衡和共赢的中美关系》等报告,提出特朗普时代未来中美关系将面临的机遇、挑战和可行性政策建议,并在特朗普上任前后举办二十余次研讨会,就百日计划、中美全面经济对话、美国发起贸易调查、中美人文外交新机制等议题进行研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