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人生12讲(五)】于刚:瞬间决策 长久思考

发布时间:2014-3-17 0:00:00 来源:ccg

fiogf49gjkf0d


    于刚, 武汉大学空间物理学士,康乃尔大学物理硕士,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沃顿商学院决策科学博士。曾任戴尔全球采购副总裁,亚马逊全球供应链副总,2008年在国内创业成立1号店,任董事长。

(演讲实况请关注6月中下旬将在上海广播电视台、东方卫视黄金时间播出的,由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与东方卫视联合策划的《海归中国》系列节目。)


    于刚:瞬间决策 长久思考


    回到校园里非常开心,谢谢同学们的热情和激情。

    有一次我和平安董事长马明哲打球,我们谈到一个球手,他说球手分成五类,五流的球手用手打,二流球手用臂打,三流球手用臀部打,顶尖的球手用腿打。我始终不明白,现在明白了,一流的球手是用膝盖,我最多是三流球手,用腰就了不起了。

    人在机会面前,五流人看不出机会,分辨不出什么是机会。四流的人没有准备好,机会来了又走,丢掉了机会。三流的人看到机会了,机会也来了,他瞻前顾后不敢冒风险,浪费了机会。二流的人机会来了也准备好了,也敢冒风险抓住这个机会。但是顶尖的人才我认为会创造机会,也就是说很多很多机会本来不属于你的,但是由于你去创造机会,你遇到的机会的几率比别人大很多。

    我认为我这一生有很多很多机会应该是我自己创造的。

    人生座右铭在沃顿找到

    很多人问我是哪里人,我经常说我是五湖四海的人,祖籍山东,出生在山西,成长在湖北,在美国呆了24年。我是77级的,文化大革命刚结束,当时我做过两年多的时间工人,在开始做钳工,后来做车工,最后做电工,当工人的时候可以说为后来找感觉埋下了种子。

    1977年高考大门打开,我很幸运地考上了武汉大学空间物理系,当时受到李政道、杨振宁的影响,空间物理,是非常崇高的梦想,去读武汉大学。

    我是和张朝阳是同一年去的美国。当时到了康奈尔大学,学的是理论物理,那个时候读的都是数学。

    读了几年之后我就慢慢发现我的兴趣不是从理论到理论,从概念到概念,我认为我真正的兴趣和以后的能力是怎么把这种概念变成现实,把这种理念转化成价值,这是我最感兴趣的事情。

    当时很有意思,有一个机会我和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教授联合写了一篇文章,然后我去了宾大,和他合作完成这篇文章。后来我发现以前在康奈尔是在大学城里面,全部人口也就是七八万人,当时学物理,一心一意想将来拿诺贝尔奖的,所有我的榜样崇拜的人都是爱因斯坦、沃尔、海森堡、李政道等等。

    去了宾大之后发现大家都希望转到沃顿商学院,当时看了一个校报,很风趣,采访一个年轻的入校的女学生,说你在宾大读书几年的愿望是什么?她当时也开一个玩笑,嫁一个沃顿郎,我当时跑到沃顿商学院看了,它那个名人堂里面都是全球顶尖企业的CEO等等,很多非常有名的,很多顶尖的非常有名的商业界的领袖。

    于是我就到沃顿商学院找了当时两院的院士,美国科学和美国工程师的院士,也是科学协会的会长。那天我就去敲他门,我说我能不能跟你谈10分钟,我想了解一下你做的事情。他说他没有时间,我说我是康奈尔大学学物理的,我想跟你聊聊。最后10分钟的谈话变成一个小时,我说物理的学习让我有很深的体会,有了新的世界观,

    我当时说了这样一句话:“复杂性是世界之妙,简单性是宇宙之灵,简单性后有复杂性之根,复杂性后有简单性之本。”

    这就成了我一生的座右铭。

    什么意思呢?我看所有的事情,看这个世界,我既要看到它有规律的一面,再混乱、复杂的事情都有它的内涵,都有它的规律。再简单的事情追究到细节之后都有它复杂的一面,这些理念后来成了我一生,不管做企业、学术还是高管的座右铭,所有的事情我都要找它的内涵、基石,找它的广义性的东西,但同时我要注意所有的细节。

    四天以前我还在康奈尔,四天以后我转到了沃顿商学院。从此改变了我的一生。

    “如果业界的任何一个人和你握手比和你签约还重要的话,你的一生是不会失败的。”

    毕业以后去了奥斯丁,德州大学奥斯丁分校当教授,当教授时候我开始做了很多的咨询,给航空公司做的,给IBM做的,给AMD等等很多公司做咨询。

    之后跟美国大陆航空公司签了一个航班管理系统的合同。120万美金,签字的时候手都在发抖。等到系统上线之后才发现它的价值巨大,以后这个系统我再也不卖那么便宜了,后来卖给西点航空公司400多万美金,还有西南航空公司,最后卖了将近1000万美金。

    我记得有一件事让我终身难忘,当时我在和一个航空公司签约的时候,400多万美金,卖了一个系统。它的董事长在谈判所有过程当中一直没有见过,因为这对他们来讲是一个小的购买,但签约的时候他过来了,过来之后他和我握手,他跟我说了一段话我觉得这是我一生的荣耀。

    “如果业界的任何一个人和你握手比和你签约还重要的话,你的一生是不会失败的。”

    因为这个市场毕竟太小,我决定就把它卖给了美国一个很大的咨询公司埃森哲。后来我回到中国,那个时候刚好中国刚开始做EMBA,所以我那一年在中国北大、清华、中欧、交大、香港科技大学、香港中文大学教了EMBA学生。在我在中欧教课的时候收到一个邮件,说全球一个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有常重要的职位推荐我。

    我当时马上回了,我刚卖掉公司,考虑回到中国来。五封邮件过后,我飞到西雅图,稀里糊涂参加了亚马逊的面试。第二天见了9位亚马逊高管。后来去了亚马逊,管它全球的供应链,在亚马逊我学到了很多创新的理念和前瞻的视野,后来借戴尔的机会回到中国。

    100万只换来21笔订单

    我跟大家讲讲创业1号店的故事。在戴尔的时候我和我的搭档都是戴尔的高管,实际上我们两个认识还是迈克戴尔做的媒。我们俩聚会的时候多数是谈工作,因为他是做销售,我是在后面采购。我一共管180亿美金,当时感30个供应商,多数是韩商、台商、日商,还有中国的一些企业。

    可是这天他把我拉到一个湖北餐厅,他知道我是湖北人,没谈别的,专门跟我讲希望我和他一起出来创业,当时我一直觉得创业的基因还在我血液里流淌,让我回想起以前创业的甜酸苦辣,非常美好的回忆,尽管很坎坷,但是也是最精采的,我真正在创造价值,把我那些概念和学术里面的理论、模型真正转成有价值的东西。当时没有思考多长时间,当场就说好,那我们就做这个事。

    以后我们有一个小小的仪式,在他的车上,我说要做我们就得破釜沉舟做,我们该得离开这,不然对戴尔不公平。于是就离开这,当时找我以前EMBA的同学借了一个房间,一张桌,面对面坐着。四个月时间,你想创业一定要耐得住寂寞、经得住折磨,两个人就讨论,写商业计划,争得面红耳赤,我们两个都是非常强势的人,虽然价值观非常一致,但是对于商务模式和将来怎么做怎么切入,对我们做的各种假设有大量的争论。

    我们还没有一个员工的时候我们就在思考我们一定要做一个将来可能基业常青的企业,我们对将来企业文化的一致概括为八个字:诚信、顾客、执行、创新。

    没有精神的军队是不可能打胜仗的,没有文化的企业不可能基业常青。还没有任何员工的时候就在考虑我们的企业基石是什么,等到08年春节的时候我们才招了第一个员工,那个员工就是我们的CTO,当时他是在另外一个公司当CTO,他看我们出来什么都不顾,也被我们感动了,愿意接受四分之一的薪资跟我们一起创业。

    创业之后整个春节我说将来电子商务的核心就是系统,一定要把这个技术打好。我就开始把所有系统大的需求写出来,两个星期之内他把它翻译成了将近400页的系统的描述,然后我们招了IT的10多个人到位,花了四个月时间打造系统,7月11日正式上线。

    可是我们上线的时候就犯了一个大错误,当时我们认为看到有些企业做的目录特别好,在一个国际会议上专家讲将来的电子商务是目录和网站的结合,于是

    我们开始做目录,花了三个多月时间谈供应商,拿到商品,做了非常精美的300多页的目录,印刷一本10元,大手笔,一下子印刷了10万多本,100多万,我们出去发目录,到处发,在小区里发,到地铁站发,所有地方发,发完之后开业那天我们想几万本目录发出去了,订单肯定像雪花一样飞过来。结果只有21个订单。

    一定要证明他是错的

    当时我们去融资,准备了非常好的PPT,非常有信心,到了浦西找到一个VC合伙人,他说你们这个都是以前典型的职业经理人,你们懂得怎么从1做到10,你们根本不会怎么把0做到1,我说我在美国从0做到1的,我现在的系统美国的航空公司都在使用。他说那是美国,这是中国,所以我明白了,做所有的事情都得重新地证明我自己。

    那次回家路上他和我第一次一句话都没说,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我将来一定要证明他是错的。这个人丧失了投资最大的机会,如果他那个时候投了1号店的话,他的价值至少翻100倍。

    决策是瞬间做出的,思考是长久的。比如我这种创业的想法还是希望能够最大地发挥自己的潜力,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为社会创造价值,这些都是我很长很长时间的思考。当时我觉得如果真的是全身心地承诺做这个事情而不是只是说一说的话一定会做一件轰轰烈烈的事情。

    而且我认为如果我不做的话将会后悔。

    (演讲实况请关注6月中下旬将在上海广播电视台、东方卫视黄金时间播出的,由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与东方卫视联合策划的《海归中国》系列节目。)本文选自快播上海。


海归人生十二讲:

【海归人生12讲】王辉耀:开放式人生
【海归人生12讲】陶景洲:人生别怕”历史误会”
【海归人生12讲】童世骏:在源头经历“全球化”
【海归人生12讲】陶闯:归来有点迟
【海归人生12讲】于刚:瞬间决策 长久思考
【海归人生12讲】高西庆: “一架精妙的机器”
【海归人生12讲】王巍:不极致很幸运
【海归人生12讲】张军:为了构筑发言权
【海归人生12讲】刘西拉:永远奔腾的就是我
【海归人生12讲】萧丽河:走下去才叫梦想
【海归人生12讲】蒋琼耳:忐忑与上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