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经】WTO副总干事沃尔夫:12月后上诉机构不至于彻底混乱,但各国都要贡献力量

发布时间:2019-11-26 11:15:00 来源:第一财经





  半个多月后,也就是12月10日,世界贸易组织(WTO)上诉机构或将陷入瘫痪。


  负责裁决全球贸易争端的上诉机构本应常设7名大法官,截至目前却仅余3位,其中美国籍和印度籍的两位法官也将于今年12月10日卸任。上诉机制的瘫痪会是倒下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吗?




  在全球化智库(CCG)近日于北京举办的圆桌会上,WTO副总干事沃尔夫(Alan Wolff)对此却并不悲观,他并不认为争端解决机制会陷入彻底的混乱:“这取决于各成员方是否有务实的解决方案应对。譬如说,印度尼西亚和越南表示如果上诉机构瘫痪,会遵守此前法官的裁决。同时,欧盟和加拿大将任命上诉机构以前的成员担任仲裁员。这是大家各自的决定,但我的猜测是,各国会找到出路,所以我不认为会出现巨大的混乱。


  他同时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危机也可以创造出机会,我们需要每个国家去思考自己到底能够给这个体系贡献些什么,而这是过去几年中都未曾出现的。



WTO是如何陷入困境的?



  沃尔夫解释称,WTO当今陷入的困局是由多重因素造就的。譬如说,民粹主义在许多国家显露崛起之势,就业错位被归咎于贸易而不是被多数人视为进步的科技变革,新晋选举出的政府相比往届更不受多边主义精神驱动,在世界舞台崭露头角的经济体与其多数贸易伙伴差异明显,以及WTO争端解决机制不容置疑的合法性缺失等。


  他称,有些危机的动因是新出现的,而有些则已经蓄谋已久。他称:“美国对WTO争端解决机制的不满,最终将这种默默燃烧的厌恶情绪转换为了行动。反制措施后对应的是不能解决分歧的反制措施。在WTO争端解决机制所受的威胁日益增长的同时,在过去25年中,多边贸易体系的规则制定机制却没有新增任何解放贸易的制度安排。


  不过,沃尔夫并不认为,当WTO在严重的贸易争端面前无法提供解药,就意味着其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他称:“在人类历史上,如果当事方蓄意发动一场战争,没有任何条款可以阻止。许多国家没有根据地动用了贸易限制条款,也越来越多地使用国家安全作为理由。


  与多边贸易停滞不前相比,近年来更多双边贸易协议不断繁衍涌现。对此,沃尔夫表示,所有的贸易协议,即使不在WTO框架之下,实际也都建立在多边的基础之上。他称:“一些国家可以以此实现与邻国的更深层次融合,这非常有意义。这是美国和一些欧洲国家所正在做的,也是非洲国家希望通过其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来完成的事情。”但他补充道,没有参与其中的国家或地区也完全有权利质疑这些协议是否有利于全球福祉的增加。


拿什么拯救WTO?


  在各方利益分歧不断加大的情况下,我们还可能找到普遍性的准则吗?


  沃尔夫提出,拥有一个可行的多边贸易体制的根本,是要想清楚市场力量能否决定竞争结果。他解释道:“无论是在主要贸易成员间还是发达与发展中国家间,一个根本性的问题是贸易体系是要相融还是共存。当前WTO体制是建立在要融合的基础上,但如果我们期待的是共存,这也是可以实现的,不过会以全球经济活动水平大幅减少为代价。


  他称,为了开启多边贸易体系的新篇章,我们要让成员方拥有共同的理想和目标,要让所有成员无一例外地为共同利益做贡献,要承认所有国家无论规模都享有平等贸易和平等机会的权利,同时也要有匹配的同等水平的义务。此外,还要推出新的治理结构,让与WTO目标一致的规则制定变得更有可能,也让WTO的争端解决机制对成员国的需求更加敏感。


  他指出,当今世界需要领导力,这要求承担领导责任的国家拥有更宽广的视野,将自我利益放在比眼前之需更高的地方,去追求惠及所有人的全球性安排的存续和改善。


  在被问及当前各方递交的改革方案哪个最可行时,沃尔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过去,欧盟的大多数精力都花在双边贸易协定上,但现在它已经将自己的注意力转到WTO上来了。还有许多的主要经济体,比如澳大利亚、日本和新加坡也都是如此,我们需要每个国家的参与。如果危机能在这种情况下得到好转,那无疑是很棒的结果。



文章选自第一财经,2019年11月22日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