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经济报道】没有美国的TPP要扩容,中国要不要加入?

发布时间:2019-1-11 13:40:0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1月19日,CPTPP成员国将在日本东京召开协定生效后的首次部长级会议,就哥伦比亚、印尼、韩国、泰国及英国等有意愿加入的国家举行第一次扩容讨论会。专家提出,中国应该正式向CPTPP相关机构提出申请。





  全球化智库(CCG)主任王辉耀认为,现在是中国加入CPTPP的重要窗口期,因为CPTPP刚刚生效不久,中美贸易争端也正处在“休战期”。在特朗普政府之后,美国是否会回归TPP尚未可知。但正处在谈判阶段的日美双边协定很有可能针对中国设置相关的“毒丸条款”,为中国未来加入CPTPP设置障碍。“中方先于美国加入可以避免再与美国进行谈判,掌握了对美主动权。”


  1月9日,CCG在北京总部举办《CPTPP,中国未来自由贸易发展的新机遇》报告发布会暨研讨会。王辉耀在会上指出,在加入WTO十八年后的今天,中国应该积极接触CPTPP,早日成为这一更高标准自贸体系的成员。


  在发布会的当天,中美经贸磋商结束。在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王辉耀认为,与其对美国一个国家开放市场,不如同时对更多的国家开放市场,这样中国的获益更多。他说,中国正在推动新一轮对外开放,“现在谈加入CPTPP是非常好的时机,氛围、条件、共识都在形成”。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屠新泉也赞同这一看法。“现在确实是中国申请加入CPTPP的好时机。”他说:“过去不太支持中国加入TPP,不是不应该而是不可能。但现在确实有这个需求,也有这个必要性,因为美国退出了。”


  2018年1月,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参与TPP谈判的其他11国对原协定作出修改,形成CPTPP。12月20日,由11个国家签署的“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正式生效。CPTPP的经济总量占全球的13.2%,贸易总量占全球的15%,是有5亿多人口的大市场。CPTPP国家的进出口总额和对外直接投资流出与流入规模在世界总值中的同期占比已分别达到约28.77%和34.81%。


  王辉耀指出,在经济全球化重大调整、WTO改革受阻、逆全球化不断上升、中美谈判进入关键时期,CPTPP为世界提供了一个新的发展方向。“作为一个以更低关税和更高自由贸易为目标的贸易体系,CPTPP代表着未来的自由贸易发展方向。”


  中国为何应加入CPTPP?


  报告指出,目前,中国对外开放的基本格局还都是18年前奠定的,如果还采取原来的开放态势和条件,不但不能保护自身经济和企业的发展,反而会因为对等原则,限制中国有竞争力的企业在海外的发展。促进竞争,让中国的企业在国际上参与竞争,才是中国企业得到发展的机遇。


  王辉耀指出,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的服务业有了长足发展,预计到2025年,中国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将达到60%。侧重保护知识产权和服务贸易的CPTPP协议可以与中国不断提升的服务业以及电子商务、信息技术等优势产业相符合,可以有效保证中国服务业的发展以及权益。


  “未来服务业将在中国GDP的比重更多,中国也出现了诸如华为、中兴、小米、阿里巴巴、腾讯、联想、美团等一批具有世界竞争力的电子商务以及信息技术产业领域的优势公司。”王辉耀说,“如果积极加入CPTPP,有利于中国这些优势产业争取到更大的国外市场从而为中国企业的‘走出去’创造出一个公平、自由而广阔的世界市场,为中国企业在这些国家提供了服务业方面的便利。”


  除此之外,王辉耀认为,为防止在当前中国面临紧迫的时间窗口期出现国际贸易上的被动局面,加入CPTPP将有利于中国解决未来于中美的结构性矛盾。同时,加入CPTPP可加强中国与第三方的合作,加大“一带一路”的国际平台支持。


  “中国现在强烈地表示要支持经济全球化,那怎么支持?目前来看,CPTPP是最好的展现平台,而且可行性相对较高,因为阻挠WTO改革的巴西、印度、南非都不在这里。”屠新泉说。


  中国应该如何加入CPTPP?


  报告建议,中国在积极加入CPTPP的同时,应同步继续坚定推进RCEP谈判和FTAAP进程以及中日韩自贸区协定等多边的地区自贸体系,为中国参与制定新的国际贸易规则创造机会和平台。


  王辉耀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预测,中国参与的RCEP有望在两年内谈成,而至于何时加入CPTPP将取决于中国政府的决心。他指出,美国在特朗普的任期不太可能回到TPP,这就给中国的加入创造了条件。“如果能把日本的工作做通,没准儿中国很快就加入了。”他认为,中国有可能在未来两到六年内加入CPTPP。


  报告还提出,中国应当抓住加入CPTPP的良好窗口期——中美贸易争端进入“休战”——主动作为,释放参与的积极信号,扩大符合中国国家利益的“朋友圈”,在加强中国对现有自由贸易体系的支持和捍卫的同时,避免被孤立在一个新的贸易体系以及世界贸易发展的潮流之外,并为加入CPTPP对其“国有企业章节”的规定做好准备。


  CPTPP与TPP有何异同?


  报告指出,为使CPTPP顺利通过,CPTPP在保留废除关税的约定下,冻结了知识产权保护、劳工标准等“最TPP的元素”20项条目,删掉了TPP中三分之一的原始文本,被搁置或修订最多的是与美国有关的22 项条款,半数与知识产权保护相关,但却保留了原有的三分之二的内容。


  除此之外,CPTPP对“电子商务章节”(即对通过数字贸易创建的数据提供广泛保护),“政府采购章节”(规定向外国投标人同等开放政府采购合同),以及“国有企业章节”(主要体现在限制成员国政府补贴国有企业和限制成员国政府干预市场方面)等加以保留,这是目前其他的自贸协定中所没有的。


  在生效条件方面,CPTPP比TPP更加宽松,只需有六个国家完成国内立法机构的审批手续,即可在60天后自动生效。首次生效即有包括日本、澳大利亚、墨西哥、新加坡、新西兰、加拿大6个国家签订生效,而后越南、文莱、智利、马来西亚、秘鲁也即将完成批准程序。


  王辉耀强调,值得注意的是,CPTPP的标注仍是“全面且进步”,超过一般自贸协定只为降低交易成本的目的,它还包括了对劳动和环境标准的要求,以及在知识产权、国有企业等方面的各项开放和自由贸易要求。


  王辉耀认为,中国加入CPTPP的最好时机是美国宣布退出TPP的时候,那时参与谈判可以对条款提出修改意见。“但现在也不晚,只要美国没回来就是很好的机会。”


  中国加入CPTPP有多难?


  对于中国加入CPTPP的难度,王辉耀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如果像越南这样国家都可以加入,中国为什么不可以?”他强调,很多CPTPP成员国的最大贸易伙伴是中国,包括日本、澳大利亚,因此,中国的加入对这些国家来说是机遇。


  屠新泉指出,中国加入CPTPP的难点在于中国特色如何与国际接轨之间的关系如何处理,最大的挑战在国有企业、电子商务和投资三个方面。但国有企业方面为例,他指出,实际上,越南、马来西亚就有很多国有企业,它们在CPTPP中提出了很长的例外清单,因此,“中国加入CPTPP也可以谈”。


  “但中国要享受跟越南一样的待遇不太现实,因为有些国家不把中国当成发展中国家。”屠新泉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尽管如此,依然有谈判空间,因为中国加入CPTPP最大的价值就是市场的价值,这还是很重要的筹码。”他认为。


  如果中国加入CPTPP,国内产业是否会受到影响?“如果单从贸易自由化的角度看,最主要是对国内相关产业的冲击。”屠新泉指出,加入WTO时,中国经济在快速增长,市场增长可以消化进口增长;而现在,中国经济增速在减慢,进口增长会带来更多竞争。


  “但目前来看,加入CPTPP 没有太大问题,因为这些国家总的来说对我们构成的竞争都还有限,可能日本稍微强一些,其它国家跟我们产业之间的直接竞争较少。”



文章选自21世纪经济报道,2019年1月9日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