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观察网】递交材料厚达一寸 外国人拿张中国“绿卡”有多难?

发布时间:2018-10-30 11:45:00 来源:经济观察网


  不久前,胡瑜加终于递交了申请中国“绿卡”所需的所有材料。10月26日,他得到的最新反馈是,也许最早在明年3月份,他就能拿到一张属于自己的中国“绿卡”。


  中国“绿卡”,即“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人永久居留身份证”,是外国人在中国境内证明自己身份的合法证件,也是永久居留外国人享受在华资格待遇的有形凭证。持证人在中国境内办理金融、教育、医疗、交通、住宿、通信、工作、税收和社会保险、财产登记、诉讼等事务时,该证件可以作为身份证件单独使用。


  黄皮肤黑头发的华人胡瑜加并不太会说中文。出生于中国浙江的他,3岁就随父母搬到了欧洲,入了意大利籍,接受了欧洲文化和教育,并取得了博士学位。2014年,胡瑜加回到中国寻根,那时候的他并未想到,四年后,他会在中国获得了工作,结识了他美丽的中国妻子孙韵,还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当选择将中国作为长期居留目的地时,短期的工作签证已不足以满足像胡瑜加这样的外籍人士的需要了。他们渴望能像中国公民那样买高铁票、办银行卡、用支付宝,获得更稳定、更具备认同感的生活和工作。


  今年3月,胡瑜加开始了对中国“绿卡”的申请之路,在补交了两次材料之后,终于在前不久完成了完整的申请。他对经济观察报记者介绍,他是凭借上海市公安局于2018年初推出的“聚英计划”进行申请的,该计划中有一项政策为:具有博士学位的外籍华人可申请永久居留身份证。


  近年来,针对外国人永久居留证件的签发优惠政策在不断增加,签发量增幅正在扩大。2017年,公安部签发了新版“永居证”,拥有此证的外国人在购房、申领驾照、子女入学等方面享受中国公民同等待遇。据国家移民局数据统计,2018年上半年,共批准2409名外国人在华永久居留,同比增长109%。


“绿卡”制度


  中国“绿卡”的诞生,可以追溯到1964年。当年,国务院发布《外国人入境、出境、过境、居留、旅行管理条例》,以解决外国人在中国定居的身份问题。


  1985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人入境出境管理法》,首次明确了外国人在华“永久居留”的分类。此后第二年,德国专家格里西成为第一位被授予永久居留资格的外国人。


  2004年,中国出台《外国人在中国永久居留审批管理办法》,首次采用国际通行做法,实施永久居留证制度,中国“绿卡”制度有了实施细则。美国农业专家寒春,成为第一个获得中国“绿卡”的外籍人士。


  2015年6月,中国扩大申请在华永久居留的外国人的工作单位范围;2016年2月,《关于加强外国人永久居留服务管理的意见》印发,中国发放“绿卡”数量迅速增长,数据显示,2016年,公安部批准1576人获得中国“绿卡”,和2015年相比增加了163%。截至2016年,中国“绿卡”获得者人数已经破万。


  “绿卡”制度是各个国家在全球范围内开展人才竞争,吸引和留住高层次人才的一项重要制度。据中国与全球化智库数据,中国“绿卡”制度实施后,在2004年到2014年的10年间,仅有7300名外籍人口拿到了中国“绿卡”;据2015年统计数据,在中国居住的外籍人口有97万人次之多。相比一年就能发出100万张左右的美国“绿卡”,可以看出中国“绿卡”的珍稀程度。


  根据目前的审批办法,外国人申请中国“绿卡”的4类通道包括:在中国直接投资200万元以上、连续3年投资稳定且纳税记录良好;在中国担任副总经理、副厂长等职务以上或者具有副教授、副研究员等副高级职称以上以及享受同等待遇,已连续任职满4年,4年内在中国居留累计不少于3年且纳税记录良好;对中国有重大、突出贡献以及国家特别需要;亲属团聚。


  此外,针对外籍华人的申请还有特别的规定:具有博士研究生学历;或具有硕士研究生学历,且有4年以上工作经验;或在中国境内连续居留6年、每年实际居住不少于6个月,有稳定生活保障和住所的外籍华人,均可申请在华永久居留。


  为吸引更多优秀外籍人才来华创新创业,北京、上海、广东等地还推出了一系列优惠政策措施。如外籍人才积分制、外籍华人优惠政策、纳税达标渠道、就业居留向永久居留转换等。此外,在中关村、上海自贸区、广东自贸区工作的高层次人才,都有“绿卡直通车”,可申请永久居留。


第一批拿到“绿卡”的人


  范伟书是第一批拿到新版中国“绿卡”的人。身为慕尼黑再保险公司高管、美籍华人范伟书2010年就被派回中国工作,那时的他就深感没有中国“绿卡”的尴尬:小到去家乐福办购物卡、大到出差交通,没有中国“绿卡”就意味着无穷无尽的麻烦。在中国出门,他几乎随时随地都要带着护照,护照的表皮都因此磨损得几乎看不见字了。


  更为麻烦的是,由于工作性质的关系,范伟书需要经常去境外出差。此前他护照上持有的工作签证,每年都要在12月份提交下一年签证的申请,中间审批需要20-30天的时间,在此期间,他无法出境。这意味着,在他每年出差最为密集的月份里,他在香港的客户们如果想要跟他见面,都需要到深圳去,这给客户和他的工作带来了极大的不便。而因为没有身份证,不能网络购票,范伟书曾多次在凌晨5点跑去北京南站的售票窗口排队。


  那时,虽然“绿卡”制度(《外国人在中国永久居留审批管理办法》)自2004年8月由公安部、外交部开始实施,但在公安部2016年推出简化申请“绿卡”条件的政策之前,中国“绿卡”被人们视为“比较神秘”的存在。据范伟书回忆,那时候没有人知道怎么申请、什么人符合,这些问题一直困扰了很多人。


  2016年3月1日,北京20项出入境新政的施行让范伟书看到了希望。当时,国家对中关村的外籍人才开通永居“直通车”,降低申请门槛,将永久居留资格的审批周期由以往的180天大幅缩短为50个工作日。范伟书回忆,当时他和朋友们还向朝阳区金融办、朝阳区政府反映,既然“双创人才”可以得到这样的优惠,他们任职于财富500强的跨国公司,公司都是朝阳区的纳税大户,也应当受到这样的优惠。


  这一反映得到了政府的重视。2017年,朝阳区和顺义区成为继中关村后的第二批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相继启动外国人出入境服务大厅,外籍人才出入境新政也顺利落地。


  而范伟书也成为第一批吃到螃蟹的人。2017年6月16日,范伟书在中关村外国人服务大厅领到了新版外国人永久居留身份证。他终于可以绑定在线支付工具、骑共享单车,而且在“绿卡”10年有效期内不用再办理签证延期。


“很高兴正式成为中国永久居民”


  2017年7月10日,和睦家医疗CEO及创始人李碧菁在朋友圈里的一张手持中国“绿卡”的图片获得了200多个点赞。她在图片的配文中说:“38年后很高兴正式成为中国永久居民。”


  中国“绿卡”被李碧菁视为中国政府对她近40年扎根中国工作的肯定。从1979年第一次踏上中国的土地,这位犹太裔美国姑娘已经在中国成家立业,建立了中国第一家外资高端医疗机构和睦家医院,目前在中国多个城市设有医疗机构,符合申请中国“绿卡”的投资条件。


  为什么要申请中国“绿卡”?李碧菁觉得,中国就是自己的家,如果能有一个永久居住权,她会感觉更加有归属感和身份的认同感。虽然身份上是外籍人士,但她的一家人多年住在中国,都会说一口流利的中文,尤其是她的三个孩子,完全接受了中国文化的熏陶,对中国感情很深。


  目前,外籍人士准备证明材料依然需要花费很多的时间和精力。李碧菁对经济观察报介绍,她申请中国“绿卡”花了一年半左右的时间,递交的材料有一寸之厚。据她介绍,由于长居中国,在申请“绿卡”的过程中,有几项材料准备起来比较麻烦,比如无犯罪证明,即便是在中国长期居住了几十年,依然需要美国的公安部门给予证明、外交部公证、中国驻美国使馆认可等,这些都要委托朋友代办,或者自己一趟一趟去跑。


  李碧菁的丈夫目前也在申请中国“绿卡”,至今依然在为此奔波。因为要提交两人的结婚证书作为依据,他需要到26年前的结婚地点补开证明,同时还需要结婚地所在州的办公室补开证明,然后再去中国驻美国使馆更新证明。等到这些证明开好的时候,第一次提交的一些材料已经过期了,比如体检材料,他要重新预约体检。


  目前,李碧菁最大的愿望,就是自己的孩子也能获得一个中国“绿卡”。由于孩子已经成年,他们不能再随同母亲的“绿卡”身份,而是要自己每年去美国驻中国大使馆排队申请旅游或者工作签证。李碧菁的大儿子此前花了一年时间,才获得了一个工作签证,她另外在海外工作的孩子,每年只能通过旅游签证才能回到北京的家。


  在中国,一些海外的年轻人才正在流入中国,他们都渴望能够获得一张中国“绿卡”。一位名为Grady的外国青年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此前曾经有一份他非常喜欢的高管工作,由于这份工作无法给他提供中国的工作签证,他只能黯然放弃,选择另一份能给他提供签证的工作。


  李碧菁说:“我能理解中国要吸引最优秀的人才,不过,对那些优秀人才,应该有一个让他们感觉更加受欢迎的环境。”


逐渐被接受的中国“绿卡”


  2017版中国“绿卡”与中国居民身份证的式样基本无二。其正面包括持证人姓名、性别、出生日期、国籍、有效期限、签发机关和证件号码等。其背面则用中英文写道:“本证是持证人在中国境内居留的身份证件,可以在办理金融、教育、医疗、交通、住宿、通信、工作、税收和社会保险、财产登记、诉讼等事务时作为身份证件单独使用。”


  这意味着,在华永久居留的外国人在购房、去银行办理金融业务、申领驾照、住宿登记等方面都可依法享受中国公民同等待遇,在中国境内工作的也可依法享有社保和公积金等。


  不过,据李碧菁介绍,2017年拿到“绿卡”后,她依然无法用身份证在机器上取高铁票。当时,相关工作人员向她介绍,中国“绿卡”上的身份号码位数与国内身份证上的号码位数不同,机器上不适配。范伟书一开始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拿到“绿卡”不久后,他在深圳机场使用了一次,结果机场人员请示领导,等了半个小时才顺利通过。


  但是,中国“绿卡”正在被交通系统接受。在一些高铁站,适用于中国“绿卡”的自动取票机已经慢慢开始出现,人们也可以在12306最新版本的购票系统中,从“证件”一栏里找到“外国人永久居留身份证”这一选项。在机场方面,据范伟书观察,一开始是只有国航的飞机可以用,后来随着系统的升级,各个航空公司都可以用中国“绿卡”进行识别了。在城市范围上来看,北上广等城市先推广开来,一些二三线城市推广的速度相对慢一点。


  在接受中国“绿卡”的过程中,一些机构还是有些犹豫。范伟书曾带着中国“绿卡”去银行办理业务,银行工作人员把中国“绿卡”当做辅助证件,依然需要范伟书出示护照。



文章选自经济观察网,2018年10月26日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