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30日

90后的戴威,与80后的胡玮炜、张旭豪有何不同?

作者:戴 威


5月15日,消息称ofo拒绝了滴滴方面的潜在收购要约。5月17日,ofo宣布成立区块链研究院。能自救吗?

ofo CEO

戴威

90后戴威

“如果不想战斗到底,现在就可以离开,公司未来将保持独立,ofo的五位创始人将各自拥有该公司九人董事会中的一席。”

南华早报消息称,5月15日,OFO拒绝了滴滴的潜在收购要约。戴威还把目前OFO的现状比喻成电影《至暗时刻》,号召大家“战斗到底”。

电影《至暗时刻》中,丘吉尔带领着英国政府陷入了被动战争的局面,为了坚决反对绥靖政策,给盟军争取时间撤离敦,他不惜牺牲了一部分的英国军队。如同戴威说的:“你可以现在就离开”。

ofo希望独立发展。起码,戴威希望如此。

但是共享单车一天没解决盈利的问题,每一天都仍在巨亏中挣扎,尤其是处境尴尬的ofo。其最大的竞争对手摩拜,今年上半年被美团收购。而另一家哈罗单车也在凭借阿里的支持崛起。

钱是个大问题。

阿里也一度大力输血ofo。今年3月,ofo 获得E2-1轮融资,达55亿元人民币,领头的正是阿里巴巴,蚂蚁金服等跟投。55亿元中,包括更早于2月份,阿里就曾借款ofo17.7亿元,已动产抵押的方式。

但钱很容易花完。据全天候科技的报道,ofo每月仅运营维护的成本竟然高达3-4亿元,当中还不算3000多名的员工工资。而目前ofo还欠下供应商款额(30多亿元)的80%未还,3月份的融资能称得上多久,很难说。

91年出生的戴威年轻气盛,不愿意妥协,但如何应对滴滴和阿里大股东的需求。战略投资人不等同战略投资人,要满足公司发展业绩上与方向上的问题,ofo似乎短期内都没办法做好。

既然要独立运营,就要有独立运营的能力,ofo已经开始了自救。例如APP上接受打广告了,甚至连单车车身,也开始实行广告化。

戴威还想到了区块链。5月17日,ofo宣布成立区块链研究院,将在全球范围内应用区块链技术赋能大数据、物联网,解决共享单车运营痛点和城市治理难题。

区块链作为当下最热门的金融工具,却只是个开端。如何设计,如何应用,还有待观察。区块链可通过设计协调好消费者、劳动者、创造者、所有者和组织者之间的关系,同时可激励与约束系统中的参与者。

但具体如何操作与应用,市场保持怀疑态度。也许是设计一套通证经济系统,用户付款到ofo,ofo返还token币。“如果ofo能骑行挖币,并且币可以在交易所流通,我百分百天天骑。”lookbc区块链技术社区站长对瓦斯财经的采访曾如此回应。

但短期之内,不管依靠微薄的广告利润,或尚待检验的区块链技术,ofo都难以看到立竿见影的好消息。如何续命,还是其亟待解决的最大问题。

据闻,两周前,戴威还与程维进行了交谈,表示永不放弃。然而,这个90后的创始人,除了一腔热血与倔强的坚持,接下来该如何做?

不仅在投资人眼里,有点不识时务。连在普罗大众的消费者眼里,这个创始人似乎也还是太年轻了,人们对ofo的不信任正在扩张。

80后胡玮炜

 

另一边的85后胡玮炜,此前却因摩拜被美团收购,身价大涨。网上流传开来的一篇文章引起热议,《摩拜创始人套现15亿: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

我们也曾对此进行过报道:《胡玮炜真的能套现15亿元吗?》显然不能。

虽然不能,但对于收购,摩拜创始人班底展示了与戴威不一样的态度,虽有无奈,不乏乐观。

回到4月3日晚间,摩拜召开股东会议表决通过美团收购案。在股东大会上摩拜CEO王晓峰最后发表一番感言,他称,自己的态度其实一直都是坚持公司独立发展,但胳膊拧不过大腿,在中国创业公司永远绕不开各种巨头。“稍微让我有点欣慰的是,团队和公司还没有把大家的钱亏光,还有点小的收益。”

第二天,胡玮炜发了朋友圈,强调并不存在“出局”,一切是新的开始。

虽然被拿下了,但美团CEO王兴在内部信中表示,摩拜将继续保持独立品牌、独立运营。摩拜管理团队将保持不变 ,王晓峰将继担任CEO,胡玮炜将继续担任总裁,夏一平将继续担任CTO,王兴担任董事长。

并入美团后的摩拜怎样了?近来我们没有得到太多的新闻,主要是目前美团的主力仍放在与阿里饿了么的外卖竞争,和滴滴的网约车竞争之间。不过,摩拜不用愁的是能得到持续的资金投入,日后也有可能并入美团的出行蓝图中。

反倒是滴滴,失去了摩拜的收购之后,如今也遭ofo拒绝,接下来是起底别家公司还是自己做,都令人关注。

戴威有自己的执着,事实上,被公认为“理想主义者”的胡玮炜也相当感性又文艺,这些年轻的创始人,与过去几百年来中国传统企业家的形象都不太一样。只是面对犹豫与不安,有的人坚持到底,有的人说希望不会后悔。

85 后张旭豪

其实企业被收购的担心很容易理解。

这多是出于两方面的顾虑。一是每个创始人在创业时都对公司有自己的一番理想蓝图,但那会还是自己的公司。被收购后,可能会面临“非自愿”的转型换道,失去独立性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其二是创始人自己还将有可能淡出。

今年4月2日,饿了么以95亿美元被阿里巴巴全资收购。饿了么创始人兼CEO张旭豪将出任饿了么董事长,并兼任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的新零售战略特别助理,负责战略决策支持;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王磊(花名:昆阳)则接替出任CEO一职。

从CEO转任董事长,很有可能意味着张旭豪从饿了么具体运营中淡出,其未来的命运面临不确定性。

尤其从过往被阿里收购的企业来看,创始人淡出的现象已有先例。

 

2014年2月,阿里全资收购高德。同年7月,高德正式完成私有化进程,开始与阿里巴巴集团进行全面业务融合,组织架构随之变化:时任阿里巴巴集团CEO陆兆禧出任高德公司CEO,原高德CEO成从武则出任CEO特别顾问。2015年3月,陆兆禧在一封内部信中宣布,俞永福正式担任高德集团总裁,高德地图创始人成从武将不再担任高德的管理职务,从此淡出公众视野。

 

无独有偶,2015年1月,阿里巴巴通过战略投资并控股了易传媒。2015年6月,阿里巴巴内部邮件曝光,易传媒和阿里妈妈正式合并,合并后公司脱离阿里体系独立运营,最终将向大数据精准营销平台转型。易传媒CEO闫方军在易传媒出售给阿里巴巴不久后选择了离开。

 

至于饿了么此番被阿里全资收购后,张旭豪未来是否也会淡出,只能交给时间来检验了。不过,我们似乎也隔了一段时间没有听到其声音了。

 

不同选择的年轻人,也将得到不同的馈赠。或许,坚持独立运营的ofo能承载我们不一样的期待?

文章选自凤凰网,2018年5月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