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2日

任克英:全球经济同步复苏 新兴经济体市场将迎来牛市

作者:任克英


任克英,全球化智库CCG副主席,美银美林中国区主席




近日,由全球化智库(CCG)主办的第四届中国企业全球化论坛在海南三亚举行。美银美林中国区主席、CCG副主席任克英在论坛全体大会四发言时指出,从2007年算起,金融危机爆发迄今已经十周年,维护全球金融稳定是推动经济全球化的重要任务。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全球经济复苏的重要引擎,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成为国家经济工作的重心,2018年全球经济的走向成为各方关注的重点。


以下为部分演讲实录

 


全球经济同步复苏地缘政治风险超过经济

 


  全球经济同步复苏,特别是中美经济同步复苏实属罕见。美国第三季度经济增长0.7,今年有望国民生产总值GDP到3左右,失业率是17年来最低水平。20年前美国联邦储备局主席格林斯潘在定义全面就业的时候讲到,如果失业率达到4.4%,就可以定义为全民就业。所以说美国现在的失业率是4.1,实际上是已经达到全民就业的程度,这也是前所未有的。当前,美国的银行业和金融业非常稳健,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的银行业不断减债、收缩、去杠杆,所以现在银行业的资本很充足,资产负债稳健,市值也非常低廉。


  此外,欧元区在德国的强劲引领下,经济也是全面复苏,第三季度欧元区的经济增长是0.6,今年有望达到2.5%,欧元区消费出口和投资都是稳健复苏的。特别是欧元区的经济信心和消费者信心都是过往十年来最高水平。日本连续七个季度经济增长0.3,也就是说今年有望到1.4,过往十几年来这是日本经济增长连续时间最长的阶段。印度的经济增长7%,结构性贷款利率不断下降,经济收入、出口和投资不断提高。


  中国经济去年年终已经触底反弹,机构改革、消费升级、产业转型,甚至去产能也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总之,现在全球的经济同步复苏,但是地缘政治的风险已经此起彼伏,到了一个新的更危险的阶段。此外,所有发展体的老龄化、贫富差距等矛盾不断加深,此外,英国的硬脱欧也带来了很多不稳定的政治因素。


新兴市场前景乐观

  


  1976年以来,新兴市场的六次大牛市每次到来之前都有一些特点:第一,新兴经济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家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速相当于前五年的峰值下降了20%以上;第二,贷款的增速相当于前五年的峰值下降了20%以上。实际上我们这一段相对于前五年下降了30%多;第三,经常账户相对于国民生产总值的总额改善很多,百分比从百分之零点几到现在的2.2%左右;第四,全市场普遍估值下降到一定的水平。去年年中到年底,新兴市场特别是平均市净率的估值在1.3倍左右,后来有所回升,但是平均市场估值都下降到了非常有吸引力的水平;第五,在新兴市场经济牛市到来之前,美元一般都是走强的,而在牛市到达之后,美元开始走弱或者走稳。


  根据专业分析师的分析,现在这些条件都非常吻合。宏观上来看,新兴市场特别是中国包括A股市场会迎来新一轮大牛市,未来两年市场会翻230%。微观上也确实有种种迹象证实全球投资体对新兴市场特别是中国的热情有回复,至少资本开始向好。


全球投资体投资中国的五个主线

  


  投资中国的主方向依然没有变,大家对中国还是非常看好:


  一.人力资本。凡是跟教育、医疗、养老和人的智力提升相关的,都是中国投资体非常关注的投资领域。


  二.社交资本。不管年纪大小都需要交流,所以像脸谱、腾讯会继续获得非常有吸引力的发展。因此在社交资本领域还会有大量的投资机会。


  三.金融资本。当一个社会非常年轻的时候房地产会起飞,比如印度、巴西这样的地方。当一个社会进入老龄化的时候,它的资本市场是应该起飞的,资产理财应该获得指数级的增长,中国正好在这个阶段,所以金融投资、资产管理会有新的很大的机会。


  四.炫富资本。当人民富有了,可能希望有更好的衣着、更宽敞的住宅,对于高端消费依然需求畅旺。凡是跟高端消费服务升级相关的投资领域都机会非常大。


  五.绿色资本,即环境资本。当人们富有了,都希望自己的子孙后代住在绿色的环境里,环境投资上会加大力度,中国会在这方面引领未来环保的发展。比如人工智能、电动汽车,中国已经在战略上布局,可能会大大地在全世界形成引领的态势。特别是最近资本市场非常疯狂追捧地无人驾驶。


中国企业“走出去”的驱动因素和新挑战

  


  中国企业“走出去”依然有五个强有力的驱动因素,这些因素依然在没有变化。第一,国企改革的需要,国企需要进一步转型升级,需要进一步增加竞争力,所以只有“走出去”才能“买进来”,才能有助于自己的提升。第二,政治的需求,中国要进一步提高竞争力。推动“一带一路”有强烈的需求要“走出去”。第三,崛起的中产阶级需要更高的消费、更好的质量、更圆满的生活,这方面 “走出去”的需求非常强劲。第四,这个需求跟可持续发展有关,有的企业可能在中国发展找不到新的增长盈利点,所以需要到国外其他地方寻求新的盈利增长机会,也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需求。第五,高科技驱动。中国有市场、有规模、有资金,现在万事俱备,我们需要更多的高科技,这个驱动下我们需要买更多先进技术、先进产品。比如现在腾讯已经是一家投资公司,它们也在不断的投资中获得新的盈利增长点。


  总而言之,这五个驱动因素依然在,但是在投资方面有一些新的挑战。十九大以后,国企和民企信心大增,对于“走出去”的方向更加坚定不移。金融行业进一步加大科技投资,寻找跟资产理财相关的机会;制造业要买先进的技术,要提升企业的竞争力。不管是民企还是国企,“走出去”的决心和信心在十九大之后都更加增强了。


  但是现在面临的国际环境正好跟热情相反,也就是说,保护主义在全球范围内盛行,地缘政治风险不断升级的状况下,世界各国对中国的“走出去”还是有一股强烈的抵触势态。比如美国对所有中国的投资全部加紧控制,房地产等方面被列为审议的范围。


  所以在中国企业未来“走出去”的势态之下,面对新形势,我们必须有更创新、更协作、更创造互盈的状态,才能在新一轮“走出去”的过程中继续进步。




(本文根据嘉宾在由全球化智库(CCG)、商务部中国国际经济合作学会、三亚市政府联合主办的第四届中国企业全球化论坛上的发言整理,未经本人审阅,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