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1月20日

何亚非:在中美竞争前景难料的情况下,中国智库需担负起历史责任

作者:何亚非




何亚非

全球化智库(CCG)联席主席、外交部原副部长、国务院侨办原副主任。



  2019年12月17日,“新时代的中国思想与世界变局——中国智库国际影响力论坛2019”在中国人民大学举办。外交部原副部长何亚非出席论坛并作主旨演讲。以下是他演讲的主要内容。


  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际秩序与全球治理非常混乱无序,中美关系更是跌宕起伏,已进入长期的复杂、敏感战略博弈竞争期。几十年来,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使国际力量格局发生重大变化,特别是中国的发展,以及中国发展独特的道路和模式创造的发展奇迹,既改变了中国,也影响了世界。与此同时,美国等西方国家内部,国内矛盾的恶化,社会分化、分裂严重,狭隘的身份认同、身份政治成为政治正确。


  前不久在香港参加一个Asia Global Dialogue,美国哈佛大学的傅高义老教授,在讨论会上发表主旨演讲,他并没有站起来就开始讲,而是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纸表示因为中美关系非常敏感,所以必须要念稿子。结果他从头到尾完全是按照稿子一句一句地念。足见美国国内政治正确已经堕落到什么样的程度。


  美国国内不平等和贫富差距的扩大,民粹主义、民族主义、保护主义泛滥,白人种族主义死灰复燃,资本主义在美国显然已经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制度性危机,美国国内矛盾的激化会进一步外溢,首先就表现为美国对中国发展的焦虑。


  中美关系的重要性决定了两国的博弈和竞争,不仅对双边关系会产生重大影响,也将决定今后我们是建立一个开放性世界,还是堕落为相互割裂、相互封锁的世界。


  世界正在经历新一轮技术革命洗礼,给人类的经济活动、生活方式,乃至国家竞争方式都产生了重大变化。各个大国都加大了对新技术研发投入,都寄希望技术革命能够改变世界经济不断下滑的状况,都寄希望于在技术革命中占据先机,从而在竞争中占据先机。


  这个大变局对中美关系是有很大影响的,而中美关系的演变本身又是推动大变局变化的一个外部因素或者重要变量。美国的对华战略判断发生了根本性变化,锁定中国在美国两党、社会各界已经有了基本共识,这在历史上是罕见的。


  中美关系过去40年能够经历风雨而持续合作,来自于两国发展战略、对外战略具有契合点。而经济全球化则为中美合作提供了国际环境,几十年来,美国对华战略的基本思想是要把中国纳入美国主导的经济体系,引导中国采纳美国的发展模式,进而推动中国在政治制度上,在意识形态上向美国式民主靠拢。但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道路、成绩,和我们政治制度的坚定性打破了美国的幻想,美国对中国的发展由战略焦虑,转变成对中国发展的严重战略误判,现在,关于中美两国陷入全面对抗的修昔底德陷阱的预测不绝于耳。


  美国对华新战略是竞争战略,竞争是主线。美国对华战略竞争主要反映在一系列相互呼应,步步紧逼的政策和做法,包括经济和技术的脱钩,地缘政治和军事的遏制,意识形态的孤立和妖魔化,利用贸易、南海、香港、台湾、新疆等问题对中国施加压力,干涉中国内政,企图迫使中国屈服。


  在美国以班农、纳瓦罗为代表的极右派,他们所主张的文明冲突论,已经从美国政治的边缘逐步走向主流,开始影响美国对华战略的制定。美国建国的时候就自称为上帝的选民和山上的灯塔,自立国以来,美国具有极强的文明、宗教、种族的优越感,现在这些优越感对制定对华政策,对华战略的影响已经开始显现。


  尽管中美关系出现了这样那样的变化,但是全球化的大方向不可能逆转。美国一家独大的“American Century”已经终结,这是事实。国际秩序和全球治理也从西方独大向东西方共同治理的方向演变,国际关系民主化逐步形成一些势头。全球生产链的巩固,生产者的自我调节,消费者追求商品的愿望都是全球化发展的动力。即便中美贸易战继续下去,全球贸易流也会自我地调节,就像河流,这条路走不通会流向其它渠道,两国贸易流就会转变成三方、多方的贸易流,美国是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现在中国正在成为最大的消费市场。美国是世界的资本运转中心,而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制造业基地,也是美国西方企业巨额利润的来源之一。所以在世界经济体系里,中美都举足轻重。两国经济的融合已经成为复杂的全球价值链系统的组成部分,支撑着世界经济。


  中美经济冲突还会蔓延升级为政治、外交、军事、文化等各个领域的竞争和博弈,这对中美关系和世界秩序它的影响都难以估量。面对这些严峻的挑战,特别是全球化的挑战,中国就解决全球严峻挑战提出了一系列新方案,包括“一带一路”全球伙伴关系网络,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并多次强调我们要建设新时代新型中国智库。新时代呼唤中国新型智库的成长,希望中国智库为沟通中外创新思想做贡献,为中国的发展和对外交往提供智力的支撑,为世界经济增长,全球治理改革提出中国特色的思路和方案。


  在目前中美竞争前景难料的情况下,中国智库需担负起历史责任、发挥重要作用。


  第一,继续讲好中国故事和中美合则两立,斗则俱伤的道理。讲故事、讲道理有三个基本要素不可少:一要有好的故事;二要有讲好故事的人;三要有讲好故事的平台。这方面人大重阳、光明日报、中国网等都是杰出代表。人是第一位的,要花大力气培养党性强、业务精、视野广、胸襟宽的智库人才,要建立人才的储备,充分利用政府、媒体、大学、企业各方面资源打通循环门,让智库人才在体制内流动起来。


  第二,建立新型智库就需要智库人始终坚持学习党的方针政策、发展战略、对外战略,学习中国文化、历史、制度,了解中国国情。要学习掌握各种新知识和交流手段,特别是要善于运用社交媒体进行传播,还要学习其它国家,我们所交往的国家的文化历史,知己知彼。


  第三,新型智库主要从事文化文明之间的沟通与交流,这就要求中国智库要了解中国文化和我们对象国文化的基本内涵与不同,以和而不同的精神克服文化和意识形态的隔阂和障碍,打通不同文化沟通交流渠道。我们既不能被西方的话语体系牵着鼻子走,试图用西方话语体系来讲中国故事,也不能只用我们自己的话语体系自说自话,关键是要融合,要用对方听得进去、听得懂、能够理解的方式进行交流。


  第四,智库是做人的工作,是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与交流,所以相互信任、相互理解、相互学习很重要。中国智库不能像美国智库那样居高临下,永远认为自己是对的。当然我们同样不能自卑,不自信,遇到敏感问题绕着走,。中国智库要抓住历史机遇,迅速成长,真正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竞争力的智库。西方智库已经经营几百年,对世界舆论有很强的影响力,话语体系的惯性也很大中国智库和中国话语体系起步晚,要做更大努力。


文章选自中国网,2019年12月24日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