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28日

何梅,一位全情培养“世界公民”的使者

作者:何 梅



何梅,是外联出国集团董事长,也是全球化智库(CCG)的副主席。在她的身上,你能找到作为世界公民的多元、互联、共情和格局。何梅在千禧年之初涌入移民规划这片蓝海市场,多年的深耕让她从一个远见者成长为一位拥有500多名员工、在纽约、悉尼、温哥华等30个城市设立了全资机构,业务横跨欧亚美澳四大洲的企业领袖。近二十年间,何梅因为工作原因游历海外,正是这些经历让她具备了独特的国际视野。她也因为工作与千万个留学家庭紧密相连,亲眼见证了这些家庭的变化,以及他们在海外对多元文化作出的贡献。




NYO-China 中华青少年交响乐团在中国巡演


 105张中国面孔的骄傲 


  卡内基音乐厅的圆拱顶内正回响着柴可夫斯基的《降B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斯特恩礼堂的素净白色墙壁点缀着零星飘散的金色装饰,像婚礼蛋糕的糖霜一样优雅。舞台中央的105张中国面孔洋溢着骄傲。


  台下的2804位来宾正在为这支原装自中国的青少年交响乐团喝彩,大家站起来,掌声绵延不断,但喧闹的人群之中却只有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观众席中,她欣喜地注视着这一切,内心波涛汹涌,只有五个字回荡在她的脑海中——“我们做到了!”


  这个人正是这支中华青少年交响乐团的创办者,何梅。


 结缘 NYO 

  

  何梅如何与艺术结缘,并成为一支乐团的创办人,还要从三年前的一场演出说起。


  2015年夏天,何梅支持了美国国家青少年交响乐团(NYO-USA)在中国七个城市的巡演,由钢琴演奏家李云迪助场。在NYO-USA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的演出上,何梅听到了中国作曲家谭盾的《帕萨卡利亚:风与鸟的密语》。由美国的青少年音乐家来演绎中国作曲家编写的曲目,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融合却创作出和谐美妙的音乐之声,何梅赞叹音乐的奇妙,它打破了语言的隔阂。


  何梅高兴地告诉朋友们:“NYO 是全国青少年交响乐团的英文缩写,是世界各地艺术机构或音乐爱好者自发为本国青少年组办的民间交响乐团。1948年,随着NYO-Great Britain(大不列颠青少年交响乐团)的成立,如今NYO 已经在全球打响了名号,包括美国、加拿大、德国、荷兰、新加坡等20 多个国家都相继成立了自己的NYO。”朋友问她“那中国有没有自己的NYO呢?” 何梅遗憾地摇头。


  演出很精彩,回家的车上,何梅望着窗外霓虹闪过,车载收音机的频道里,主持人在赞叹NYO-USA刚刚结束的表演,她心里蓦地生出一个想法——我要帮助中国的小音乐家们展现中国音乐新生代的魅力,在NYO的名单添上中国的名字。



何梅在 CCG 举办的“2018 全球人才流动、移民与移民法”学术研讨会上发言



 成立属于中国的NYO-China 


  卡内基音乐厅的行政及艺术总监克里夫·基林森爵士(Clive Gillinson)在上海期间到了何梅的办公室对她表示感谢。基林森爵士是创办NYO-USA的倡导人,他认同成立中国的NYO 是顺应音乐发展的需求,他愿意全力支持并承诺让这支中国的青少年乐团在卡内基最大的礼堂演出。


  得到了基林森爵士的支持,何梅给这支即将成立的乐团命名为NYO-China,中文译为中华青少年交响乐团。这支乐团不受地域限制,让在海外学习的中国留学生也能够参与其中。她寄情于“中华”二字,还因为这支乐团将承载培养中华儿女对音乐的乐趣,并且希望他们以这支乐团为荣耀。


  在何梅的号召下,团队很快吸引来包括耶鲁大学音乐学院院长、中国音协主席等等名家的支持。得益于众人的努力,何梅在2016年末正式宣布NYO-China 成立,由耶鲁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的几个年轻人运行,在全球范围内召集优秀的中国籍青少年音乐家。


  这样一个拥有高规格的青少年乐团要首演,最快也要2018年。而这个时间于何梅而言,却是“太晚” 。 “对我来说,这绝不仅仅是速度太慢的问题。”何梅回忆起当时的心绪,“在每个阶段,机会和资源都十分有限,晚一点去推进一些事情,就意味着一批人失去了机会。”让中国真正有音乐才华的青少年错失良机,这是何梅绝对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在召集通知发出后短短两个月,何梅就从全球收到了数千份申请。随后,通过公平而专业的线上盲听筛选,105位14至21岁的中国籍音乐学子脱颖而出,他们来自全球各地38所音乐院校或普通高校,组成了首届NYO-China。为了确保勤奋、有天赋的音乐家不会因为经费问题而错失展示才华的机会,何梅还一力承担了105 位入选学员的学费、交通费和饮食住宿费,这才有了2017年7月的那个夏夜,由105张骄傲的中华面孔汇聚而成的音乐华章,在熠熠生辉的纽约卡内基音乐大厅内久久徜徉……这也是卡内基音乐厅126年历史上首次官方呈现来自中国的青少年交响乐团的演出 。


  这群小音乐家们还演奏了普利策奖作曲家周龙的《鼓韵》和由叶小钢编曲的中国乐曲《旱天雷》。在西方音乐的殿堂奏响的中国之声,不仅向外国友人展现中国音乐家在传统文化方面的深邃修养和在音乐创新层次的新高度,也向世界传播了中国文化,促进多元发展,体现了世界公民的社会责任。


  从2015 年夏天在上海感受NYO-USA, 到2017年夏天聆听NYO-China,何梅依然是坐在台下,但心中的情绪却迥然不同。NYO的图册上终于有了中国浓墨重彩的一笔,何梅感到欣慰,她做到了,NYO-China 做到了。


  “我们做到了!”


 匈牙利的音乐之声在中国绽放 



  2018年10月,秋天的布达佩斯,整座城市都被金黄色的秋叶所浸染,金碧辉煌的索菲亚宫也不例外。何梅眺望着多瑙河粼粼的波光。在她身后,外联出国集团匈牙利公司的员工们正紧张有序地忙碌着,为了今天的重要日程做着准备。


  李斯特音乐学院院长安德鲁·巴塔博士(András Batta)带着只有14岁的马巴索· 博罗斯(Misi Boros)敲响了索菲亚宫的大门。博罗斯是2017年匈牙利Virtuosos古典乐的冠军钢琴家,他是巴塔博士眼中的未来音乐之星。紧随其后到来的是中国驻匈牙利大使馆的参赞以及匈牙利官员。他们要在今晚共同见证匈牙利与中国相互的文化交流。


  Virtuosos 面向儿童和年轻人,不仅仅是一个电视节目,还是培养国际音乐大师的摇篮,每个普通人都可以通过电视展示自己的才华。14岁的博罗斯就是从这档音乐节目走出来的钢琴新秀,在获胜后的一年间便在卡内基等世界知名音乐厅举办独奏会。巴塔博士更是加盟Virtuosos 和多明戈欧洲音乐家成为小音乐家们的顾问,为他们提供世界一流的音乐指导。


  “把Virtuosos 引进中国,让更多中国小音乐家有机会向全国、甚至向全世界展现自己的才能。同时,他们又可以通过手中的乐器去传播中国独特的音乐文化。” 匈牙利作为“一带一路”计划在欧洲的枢纽,是中国长远的合作伙伴,而Virtuosos 的引进更是通过电视节目的方式加强两国间的文化交流,共享艺术资源。


 在布达佩斯讲中文 


  何梅与华东师范大学副校长戴立益共同为“华东师范大学布达佩斯中国研究中心”揭牌,这是外联出国集团与华师大的第二次合作。


  何梅一直致力于培养具备全球化视野的世界公民,她不仅仅是要培养中国青少年成为世界公民,还要让更多海外人士学汉语,通过中文了解中国文化,让他们也加入到成为世界公民的潮流中来。


  中国学术研究中心的成立能鼓励和促进中匈双方在包含中国传统文化和当代中国问题研究在内的中国学术研究领域的合作与发展。同时,该研究中心还能起到弘扬汉语魅力的作用。何梅对这个新生的“文化鹊桥”寄予着厚望——它将是海外推广汉语文化教育的铄铄序言。


  早在中国研究中心成立前的2015年,作为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的何梅就与哥大教育学院签署合约,开设中文教师培训中心,进行国际中文教材的研究和开发。随后,她又将中文教师培训中心的理念引进匈牙利,成立了布达佩斯的中文教师培训中心。在这里,中文教师培训中心研发的中文教材将参考中国国内的汉语课程,合作出版更具备互动性的初级中文教材,帮助海外学生深入理解和提前适应中国文化。


  对于何梅而言,学习汉语和中国文化是海外人士深入了解中国文化精髓的途径之一,并且也能助力更多海外人士培养国际视野,放眼于中国,联动多方文化传播的纽带,成为世界公民。



 用艺术教育普惠中国家庭 


  在创立NYO-China 的过程中,何梅接触到了国际艺术教育领域的顶尖师资资源。在同茱莉亚学院的钢琴系主任约赫韦德·卡普林斯基博士谈及中国音乐教育现状时,何梅请她为音乐老师进行业务培训。卡普林斯基博士回应道,“如果艺术不能为大众所熟悉和认同,那就没有意义。”会谈结束后,何梅仍在反复思考着这句话的意义。她认识到只有将国际优秀艺术教育资源引入中国,才能够解决艺术教育资源的不均衡性,并普惠中国家庭。


  受人工智能和互联网的启发,何梅积极推进科技创新在艺术教育领域的应用,通过人工智能技术搭建了一款教育平台,缩小了地理空间的局限性,让孩子足不出户也能建立起国际视野,接触到一流艺术教育资源。“我们希望给没有出国机会的孩子提供同样平等的机会,让他们也接受到国际教育资源,实现教育的公平性”。此时的何梅,不止是一个对国际市场有敏锐洞察的企业家,也是一个心系孩子发展的教育家。


  让孩子能够直接接触到一流艺术导师只是第一步。然而许多偏远地区的孩子因为没有足够的技术和资金支持而无法接触到国际艺术教育资源。于何梅而言,实现教育资源的公平性的意义正在于此。她在硅谷所投资设立的人工智能研究室应运而生。因互联网的蓬勃发展,远程教学成为推广传播优质艺术教育资源的良好媒介。对于偏远地区而言,远程指导则是理想的首选,老师们因此得以接受系统的培训,将一流的国际教育理念传递给广大偏远地区学生。何梅认为,成为世界公民并不一定要出国,在国内也可以享受到世界教育资源:“我们要从真正意义上做到均衡教育资源,实现教育公平,让每一个孩子不再受客观条件的束缚,都有机会成为世界公民。”



 艺术教育的价值 

  

  引入优质的国际艺术教育资源只是一个开始,何梅希望越来越多的家庭可以从先进的艺术教育之中受益,培养极致思维和设计思维。正如法国著名作家罗兰所言,艺术的伟大意义基本上在于它能显示人的真正情感、内心生活的奥秘和热情的世界。


  “艺术教育是感性意识发展的重要一环。艺术教育帮助孩子从感性的角度了解世界,让孩子在发挥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同时,感受到生活的美好。”


  何梅不止是一位教育家、一位企业家,更是一位筑梦师。教育是最大的公益,教育也是传承新时代人文精神的最好载体。每每谈及自己帮助过的无数中国家庭和培养青少年成为世界公民的理想蓝图,何梅脸上所洋溢的温暖笑容都令人为之触动。正是这样的感染力,让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同她一起创造更多的价值来回馈社会,并赋能年轻人,打开成功之门。



 “三班倒”的日程 


  暮色时分,何梅来到了与全球化智库(CCG)相约的地点——马未都先生的观复博物馆。选择这里并不是无因可循,何梅此番前来是为了同马未都先生商讨公益活动,以求帮助更多的孤儿,她希望与马未都先生达成合作,救治更多的中国孩子。而我们也有幸在此契机对何梅女士进行简单的采访。


  从纽约到布达佩斯再到北京,何梅穿梭于世界的各个角落,履行着“世界公民”的使命,同时她也不忘担负起作为一个领导者对企业的责任,正是在她的带领下,外联出国不断地刷新行业记录——在绿卡办理数量和办理速度上领先。伟业非一日之功,罗马非一日建成。何梅多年来亲力亲为,除了出差在外,每天基本都是“三班倒”的状态:清晨五点是她一天工作的开始,精神抖擞地与美国的五个办公室分别开会,了解并指导他们的工作内容;上午九点,她和所有正常的上班族一样,踏进上海办公室,开始开会、会见客户;下午四点左右恰好是欧洲办公室的上班时间,她继续与欧洲各国的同事们开会商议,确定接下来的工作安排。


  何梅的“三班倒”有效地让她从企业家角度陪伴公司成长,她还远赴实地考察研究。何梅喜欢称自己为“移民政策的研究者”,她对美国、澳洲、加拿大、欧洲等许多国家和地区的快速移民政策了如指掌。正因她数年的钻研,何梅不仅帮助了优质人才的国际流动,也帮助国家吸引了一批批海归回流,为祖国共筑繁荣。



 为中国建言,为全球献策 

  

  对于未来,何梅有着许多构想,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以多年来深耕于移民行业的经历,与各国领导人和专家、学者深入探讨移民政策背后的动因,为政策的制定及修改建言献策。


  “对于哪些国家的移民政策是为了吸引人才,哪些是为了吸引资金,哪些是为了吸引就业机会,我还是比较了解的。”何梅的语气中透着诚恳与笃定,“我看到过许多成功与失败的案例,所以很希望与各国的立法机构分享我的这些经验,发挥正向而积极的作用。”


  今年4月,中国国家移民管理局正式成立,也标志着具有现代化治理水平的中国国际移民治理体系迈向全新的征程。担任着全球化智库(CCG)副主席的何梅,对此充满了期盼,也更加明白身上那份沉甸甸的责任。何梅对全球人才流动和移民等领域有深入的研究,对CCG 移民研究中心的成立给予支持,并担任中心的企业家委员会主任和研究员,为国家移民管理局的建设与发展贡献更多建言。她坚信,可以通过自己多年来从事移民行业的丰富经验,帮助更多海外人才回流中国,同时吸引各国优质资源,将外籍人才引流到中国,响应全球化的号召,践行新时代的使命。而全球化智库(CCG)的宗旨——“以全球视野,为中国建言;以中国智慧,为全球献策”,也被何梅牢牢铭记在心中。何梅清晰而沉稳地说出这二十个字,言语之间,透着展望未来、开拓创新的坚毅与决心。


  秋意盎然的北京,在古韵悠长的观复博物馆,何梅迎着清冽而醉人的阳光,轻声说道:“时间,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人这一辈子,总要为自己所热爱的事情而努力。我并没有在为一己之利而做事,而是为了一份社会价值。我也相信,我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我常常能感受到有一种力量推动我不断前行。”


  人生最好的状态就是对生活报以热忱。在这条培养世界公民的道路上,何梅一直在全力以赴。面对年轻人圆梦时的笑容,她又怎会感到疲惫不堪呢?正是这源源不断的能量,让何梅现在这般满怀希望。



文章选自《中国与全球化智库》2018年10-12月刊 总第74期,作者为CCG编辑部,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按钮